世代觀察:集體擁抱串流新歡 有人難忘實體舊愛

實體唱片不復返 消費者使用串流音樂平台的愛與恨
文:鄭景雯、趙靜瑜、陳秉弘/影音:洪凰鈞

文化+訪問了樂評人馬世芳,以及4名不同世代族群,他們多數歷經實體唱片年代,如今也都使用串流音樂平台聽音樂,藉由他們聽音樂的歷程,來看世代之間使用音樂載體的感受。

不同世代對不同的音樂載體,絕對有著不同的感受(圖:pixabay.com)

馬世芳:實體唱片年代不一定美好 串流音樂時代更多元

數位浪潮來襲,最先被衝擊的內容產業屬唱片業最明顯,尤其在串流音樂平台崛起後,多數人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拿起CD放音樂,除非是音樂圈的業內人士,像是樂評人馬世芳主持廣播節目,一年在節目裡至少要介紹超過100組台灣樂團或歌手,專輯就像是創作者的名片,代表著在這個圈子還默默無名的創作者,也代表著過去這些時日創作者的心血結晶,馬世芳認為,這是串流音樂平台還無法取代實體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然馬世芳無法割捨對實體專輯的喜愛,有很大一部分是情感因素,他表示,「實體的東西拿在手上還是不一樣。」尤其他喜歡翻閱實體專輯的歌詞本,細細感受作詞人的語意表達,「線上平台歌詞建置不完全,有時在魔鏡找還會有錯字。」再加上實體歌本會詳細介紹幕後製作團隊,專輯由誰混音,誰製作、封面是誰設計,「理解音樂的幕後製作,更能了解專輯創作的背後意義。」

馬世芳(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雖然音樂載體不斷演進,或許過去靠發行實體專輯維生的唱片公司,在串流音樂平台年代備受挑戰,然而馬世芳卻一點也不悲觀,「我不認為以前唱片動輒賣出十幾萬張、上百萬張就是美好年代。」在電視只有三台、黨國媒體操控的時代,歌手被層層包裝、創作型歌手很難出頭,到實體唱片蕭條時,唱片公司反倒是縮減音樂製作經費,花更多錢在行銷,把已經被市場淘汰的歌曲,硬是推到消費者面前,造成品質低廉。

反觀在自媒體年代,人人都有話語權,串流音樂平台每個月149元聽到飽,任消費者自由選擇想要聽的音樂,儘管無法像過去只能靠賣CD賺錢,但這個時代的音樂人必須樣樣都會,自己創作、混音、拍MV、設計封面等,可能都得一手包辦。而現場演出的魅力、社群平台的互動直播,更是讓粉絲加深黏著度的方式,馬世芳說,「搞不好這樣百花齊放的年代更多元也更美好,回歸更均富的年代。」

串流音樂平台當道,馬世芳唯一覺得可惜的是,過去聽CD,在歌與歌之間總會有3秒的留白時間,他喜歡這樣的停頓感,像是跟著歌手調整情緒,等待、深吸一口氣,再進入下一曲的情境裡。

聆聽古典 數位超便利 實體是記憶與情懷

總覺得一個人會喜歡什麼音樂,泰半跟慢慢變老的成長際遇有關,而且每個人、每個階段都不一樣。會一直引起我興趣的應該是那些關於作曲家的傳記、創作樂曲的背景、音樂的形式、音樂詮釋的多元面貌以及蘊含在背後的各種人文、歷史、文化、美學、科技乃至於消費行為等等諸多面向,都讓我想一層一層想理解進而探究下去。對我來說,聆聽古典音樂是一種記憶與情懷。

我是五年級生,我的第一張古典音樂專輯入手是在小學四年級,那是指揮帝王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的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那還是一張台灣永豐壓片的台版唱片。

其實很難說得清楚為什麼會喜歡古典音樂,就好像人生中總會有讓人感動到落淚的時刻,而很難用言語說清楚「為什麼會感動」一樣。

羅嵐君說,他最常使用的是Apple Music,但YouTube火力也很驚人(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從LP到卡帶,再從卡帶到CD,再從CD到數位串流,隨著科技進步,我聽古典音樂的方式也在改變,以前得帶著CD跟機器,現在則是把要聽的音樂收集起來存進手機,就可以到處聽。

我比較常用的是Apple iOs 推出的Apple Music。對我來說,我比較喜歡它的Audio 品質。但對於一個「弱水三千,我取三千」的愛樂大叔來說,YouTube 新推出的YouTube Premium 真正能讓我喊出「小孩才做選擇,我全都要!」它兼容了其他平台付費會員該有的特權,對已「知天命」的我來說,除了音樂會之外,音樂如果能用「看」的要比「聽」的來得有意思,YouTube 上面有包山包海的音樂會、現場演出、甚至是音樂會Live Streaming ,那是其它平台望塵莫及的,只要硬體規格火力支援達到一定水準,我認為這是目前使用滿意度最高的一種平台。(口述:羅嵐君,樂評人/整理:趙靜瑜)

串流年代流通便利 音樂不再像實體唱片時代珍稀

我是1976年出生,雖然沒經歷過黑膠年代,但也走過卡帶、CD、Mp3到現在的串流平台,音樂在我人生每個階段都扮演重要的角色,回想起第一次買卡帶是國小4年級,那時都跟表哥、表姐一起看余光的「閃亮的節奏」,當時也聽不太懂,只覺得聽西洋音樂很與眾不同,還買了人生中第一張卡帶「We Are The World」,之後也因為余光的推薦,買了喬治麥可(George Michael)單飛前組的團WHAM,現在只要每年聖誕節到來,街道上播著Last Christmas,依然會想到第一次聽WHAM的感動。

還記得小時候只有卡帶,我跟姊姊很愛聽音樂,有時聽到磁帶斷掉,還要用膠帶修補,那時買專輯很貴,不像現在串流音樂平台這麼便宜,買一張卡帶都要花存了好幾個月的零用錢才夠買,得來不易的音樂,也顯得特別珍貴。

Mimi說,小時候只有卡帶,她很懷念過往聽音樂得先拿出CD、卡帶,再放進錄音機、CD Player的儀式感(圖:pixabay.com)

高中時我念理工科,班上都是男生居多,印象裡那個時期盜版猖獗,理工男不像文科男生會說話、會寫情書,只好將把妹伎倆動到燒錄CD片頭上,把精挑細選傳達愛意的歌曲,集結在薄薄的光碟裡送給喜歡的女生。

雖然現在我已經不再用CD聽歌,但卻會懷念過往聽音樂得先拿出CD、卡帶,再放進錄音機、CD Player的儀式感,這是串流音樂平台無法取代的一點。也許是懷舊吧,但我仍然喜歡過去在網路不發達的年代,因為聽到某首歌,會花好幾天甚至一個禮拜的時間,反覆到唱片行找尋,找到的那一刻,音樂顯得彌足珍貴,不像現在上網很快就能找到資料,就算找到了很想聽的一首歌,也因為得來容易,反而沒那麼珍惜。(口述:Mimi,網頁設計師/整理:鄭景雯)

對我而言,買下專輯,是很特別的事情

最早開始認真聽音樂的記憶,應該是國中的時候,當時周杰倫、南拳媽媽、陶喆這些人,已經紅翻了天,根本沒有人不知道。那個時候同學聽什麼,都會被影響,大家會互相推薦、交流,很多東西是這樣才知道的。喔對,還有看電視,那個時候MTV台、Channel V,每天都會有節目介紹現在最流行的音樂,MTV的VJ推薦什麼,就會紅什麼,我還記得當時黑人(陳建州)跟Jason(唐志中)主持的節目「趴趴走」,影響我也很大。

國中那時,我會追當時出的專輯、買實體CD,高中因為越聽越多,需求變大,但零用錢就那麼多,所以開始跑二手的唱片行,找找看有什麼存貨,那邊比較便宜。

當時其實MP3已經開始流行,在網路上下載歌曲真的很盛行,在Foxy上面下載啊,然後燒成光碟,就這樣在朋友間流通,音樂的取得,在那個時候開始變的比較容易一點了。

玫瑰說,買下一張專輯,是很特別的事(圖:pixabay.com)

真的開始用串流音樂平台,我的印象應該是這5年的事,主要是因為很方便。對我而言,重點是聽到音樂的時候,音樂自己喜不喜歡,還是比較重要的。但是對於過去實體的唱片,我覺得還是跟現在串流稍微不太一樣的,花了比較多的錢,然後得到那張唱片,一定會比較珍惜它;但如果只是手機按一按,當然音樂在耳機裡依然很精彩,但是沒有特別為了音樂花錢那個動作,心中對歌曲珍視的感覺就少了幾分。

我現在收藏的黑膠唱片、CD,那裡面的歌曲Spotify上面當然都有,因此不需要買專輯,就已經都聽得到,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去收集。但看到實體專輯時,還是會有一個衝動,想要買下那張專輯,拿到那張專輯,想要得到那樣特別的東西。(口述:玫瑰,Trash前團員,現為黑膠音樂餐酒館老闆/整理:陳秉弘)

數位原生世代從小就用電腦聽音樂 把實體唱片當紀念品

我是1999年出生,也就是大家所謂的數位原生世代,一出生就活在有電腦、網際網路的世界,在我小學1年級時,已經會使用爸爸的電腦,那時候還是以玩網頁遊戲居多。10歲左右,我開始用Foxy找音樂來聽,那時候都隨便亂下載,存在MP3隨身聽裡面,大多是聽流行歌曲居多,像是周杰倫、五月天、盧廣仲,我唯一有買過的實體CD專輯就是盧廣仲的,後來也因為學吉他,聽盧廣仲的歌曲也較多,一邊聽、一邊學吉他。

到了國中因為有臉書,同學之間也會用臉書分享自己聽的音樂,多半是傳Youtube的連結在電腦上聽。國一時爸媽買了HTC智慧型手機給我,那時流行下載「MixerBox」APP,裡面所有音樂來自YouTube平台的影片,可以自行選取想要聽的音樂,編排成自己的歌單,可免費暢聽也可觀賞MV,有一陣子都用MixerBox在聽音樂。

葉恭辰是大家所謂的數位原生世代,他說已經很久沒有買過實體唱片(葉恭辰提供)

升上高中,有一天上大學的姊姊問我要不要用Spotify,她買了家庭帳號,可以分享給我使用,那是我第一次正式使用串流音樂平台,一開始同學都很好奇,那時Spotify收費還很貴,但到了高三時,班上同學使用Spotify的人數已經很普及,有時大家聊天聊到某一首聽過的歌,就會打開Spotify搜尋,有串流音樂平台,聽音樂方便很多。

我已經很久沒買過實體唱片了,除非是生日,朋友會特別買盧廣仲的唱片送我,當成生日禮物,同學之間也沒有人會買實體專輯。現在除了媽媽在家偶爾會拿CD放古典樂之外,已經很少看到用CD聽音樂的人了。(口述:葉恭辰,大二生/整理:鄭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