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使人身處暗黑隧道 簡文彬:而遠方有光

面對非常時期,各行各業都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衛武營也不例外,「上帝很公平,一切冥冥中自有輪迴,而我們一定會度過。」
2021/6/4
文:趙靜瑜/照片提供:簡文彬、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疫情期間的採訪,用社群媒體通上話是不得已但安全的選擇,那端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剛接受完紐約時報專訪,問的正是跟疫情相關的問題,簡文彬的回答簡單堅定:「上帝很公平,一切冥冥中自有輪迴,而我們一定會度過。」

5月14日,雙北疫情急速升溫,當天早上,原本應該西線無戰事的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收到地方疾管機關通知,有一位曾經進館排練的演員確診,瞬間拉緊了簡文彬的神經。當天國表藝的疫情SOP立刻啟動,簡文彬對內廣播,所有工作人員停止手上的工作,依序慢慢離開場館,準備全區清消,休館3天。

簡文彬帶領衛武營團隊,共同面對疫情。(照片提供: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確診案例出現 四方備戰

那三天,衛武營工作人員配合轄區派出所調閱監視器畫面,以確認確診者足跡;展開清消和搭設臨時指揮所,再和高雄市衛生局做回報確認,務必力求謹慎。傍晚,文化部宣布文化部位於雙北的所有場館封館直到6月8日,疫情洶洶。

17日早上,衛武營原本預定11時開館,就在開館前半小時,衛武營接到了配合文化部防疫政策,即日起閉館的指令,衛武營暫停開放所有室內公共空間包括三樓樹冠大廳、東西側電梯及電扶梯入口,所有演出、排練、活動、導覽、現場票務服務全部暫停辦理,最友善的榕樹廣場東側公共鋼琴琴音歇息。工作人員開始分A B班輪流進館及居家辦公,一路到了現在。

戴口罩聆賞演出,已經成為台灣民眾必要配備。(照片提供: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循序漸進 做出正確的決定

從2020年3月到現在,已經超過一年沒有出國,這也是簡文彬從22歲負笈出國攻讀指揮到現在,待在台灣最長的時候。他的疫情生活跟大多數人一樣,戴口罩搭公車或捷運上下班,口罩從高雄一百、金花到NSO樂團限定,來者不拒,只不過他還是得在衛武營內外穿梭盯場隨時瞭解狀況,需要「巡田水」的時候,手錶上計步數字動輒破萬。這數字令人羨慕。

「國表藝早就處於備戰狀態,我們有各種緊急特別方案,就是循序漸進,對於疫情,我冥冥中比較相信有一個宇宙的大道理在運作,就是順著走,做出正確的決定。」簡文彬說。

2003年,台灣發生SARS,當時簡文彬受邀參加兩廳院主辦的現代音樂節,原本預計與NSO、德國知名當代音樂團體「摩登樂集」(Ensemble Modern Concert)等超過百位國內外音樂家一起參與演出。結果因為摩登樂集有17位成員乘坐載有疑似感染SARS病患的泰航班機來台,疾病管制局要求,這些團員不得在公開場合出現,節目也被迫全數取消。

簡文彬不需要特別聆聽古典音樂,因為總譜已經刻在心裡。(照片提供: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希望生活盡量正常 與病毒共存

「那時音樂會都彩排完,結果硬生生取消,我們也只能接受。」簡文彬說與病毒共存,已經是當代生活的樣態,「希望大家生活可以盡量回歸正常,不要一直掛念疫情,稍稍讓自己轉移注意力,讓生活繼續下去。」

簡文彬認為,疫情就像天災,來了也會離開,只能順著發展,「就像本來想出5道菜,但疫情來了,藝術家來不了,如果沒有食材,好好做2道菜也可以。」簡文彬說只要繼續努力,不要被疫情綁架,疫情不會限縮大家的想像力。

簡文彬舉例,現在的作曲家寫到現代音樂,都會大量使用打擊樂器,每次一上台,打擊樂器洋洋灑灑就是一、二十件,「但你看西方經典歌劇,像德國作曲家韋伯1821年首演的《魔彈射手》,距離現在一百多年前的作品,那時只有一套定音鼓,卻可以做出非常多的效果,非常恐怖的聲響,條件限縮,一樣可以激發想像力。」

簡文彬定居高雄,經常一身輕裝、短褲。(照片提供:簡文彬)

追劇 讓腦中焦慮改道

如何讓自己轉移注意力,簡文彬說除了看書、玩Game,大概就是追劇,雖然他自己追劇的經驗屈指可數,但有療癒跟放鬆之效。2004年指揮邱君強還在布拉格擔任布拉格國家歌劇院助理指揮,簡文彬去看他,當時邱君強就推薦了阿部寬及仲間由紀惠主演眼的懸疑推理日劇「圈套」,劇情由天才魔術師加上物理系學者,一起解開許多隱藏在離奇事件下的圈套,「我真的有看到完,整個推理解謎過程非常精彩。」

簡文彬還看「琅琊榜」,特工加上謀略,這可以讓他一口氣追下去;「新世紀福爾摩斯」他也喜歡過程中鬥志解謎的過程;再來就是搞笑的「萌妃駕到」,講述萌妃與皇上一路「逗智逗勇」的過程中相戀的故事,有些都很無厘頭,但足以讓人暫時忘記眼前的難題。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靜候疫情過後,人潮回流。(照片提供: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音樂就在我心裡

心裡面以為簡文彬會推薦聽古典音樂,殊不知總譜就在他心中,「我是不會刻意去聽音樂轉移注意力啦,因為音樂就在我心裡。」若真要比喻,簡文彬覺得疫情還真像作曲家華格納,「華格納的音樂就是不停轉調轉調轉調轉調,疫情也是,從亞洲到美國、歐洲轉了一圈再回來亞洲,還一直變異,真的很像華格納的音樂,很容易把音樂家搞瘋。」

簡文彬說,台灣現在已經走進疫情隧道中,「我們要一起打起精神,因為大家都在往前走啊沒停過啊,隧道前方已經有微光,相信我們一定會走到出口。」

主題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靜靜等候重新開門的那一刻。(照片提供: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