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忙碌中抽身,成若涵重新檢視理所當然的日常

在疫情的衝擊下,社會被迫封閉,人們的生活步調緩慢了下來,紙雕藝術家成若涵,也藉著這段時間重新整理因為忙碌而凌亂的生活腳步,她說,這是重新出發前最好的準備。
2021/6/4
文:陳秉弘/照片提供:成若涵

「我最近都在看劇!」成若涵的笑聲從話筒裡凝住,宛如梅雨後葉片上的水珠,滾了出來。

紙雕藝術家成若涵進行紙雕創作近10年,大學畢業後的一場車禍,讓她的人生轉彎,毅然決然地投入紙雕創作,成立她的紙雕創作工作室「以紙.雕成.若涵」,作品《金包里鴨肉閣》與〈紙雕,台灣百景圖〉,都是成若涵知名的作品。

慢下腳步,重新檢視自身

因為疫情嚴峻,近期全台灣都停滯了下來,成若涵的日常,也被迫按下了暫停,「之前真的很忙的時候,連假日都沒有,每天都忙到炸掉,但最近因為疫情的關係,所以取消了很多行程和工作。」她說,今年初其實就感覺生活的節奏隨著疫情慢了下來。

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的工作被取消,成若涵說今年真的有感覺到,步伐慢了下來。(照片提供:成若涵)

開始創作生涯後,成若涵接到了許多創作邀約,除了私人企業的創作委託,她的作品也時常出現在公共場域,如去年獲台北市政府的邀請,製作台北城南公共藝術設置計劃;在今年為台北年貨大街創作主視覺;也獲得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的邀請,在園區內部創作作品《台!繡妝》等等。這些創作邀請案,讓成若涵的創作生活沒有休息的空隙,不停地在各種創作進度中追趕。

忙碌,這幾年來對成若涵是一種理所當然的日常,「很忙的時候,就是每個禮拜都在做案子,然後一下要去南部、一下在北部,可能要去工廠,或是到不同的地方開會,待在家的時間很少。」成若涵說,除了出門跑各種工作行程,創作也要時間,還是會有關起門來做作品的時間,生活幾乎都在各種忙碌中。現在受到疫情的衝擊,成若涵的節奏終於慢了下來。

有更多時間陪家人

「最近在家裡比較多時間都跟家人在一起,因為之前大家都在忙不在家,現在能聚在一起,其實是很珍貴的時間。」與父母和姐妹聚在一起聊天的時間變多了,對成若涵而言,是最開心的事情之一。她說除此之外,終於有時間從外界的創作邀請案中抽身,回過頭觀望自身,進行自己喜歡的創作,「把我之前擱置的想法重新拿出來細細地觀看,重新思考創作這件事。」成若涵說,這也是這段慢下來的時光讓她覺得珍貴的原因。

因為疫情必須待在家中,成若涵的多了時間能夠進行自己的創作,也多了更多的時間與家人相處。(照片提供:成若涵)

「我其實可以蠻動的,也可以蠻靜的。」成若涵記得過往作品期限很趕的時候,她是能夠閉關1個月在做作品,完全不出門;但也可以因為工作幾乎天天不在家,「所以現在緩慢下來的節奏,其實對我而言,沒有到很無法接受。」她笑說,就是一種隨遇而安的心情,「蠻隨性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沒有太多的束縛。」

看書、追劇 休養生息

成若涵說,心中當然很希望社會儘快回到疫情前的生活,但能夠緩慢下來,用另外一種角度重新檢視自己,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情。「我最近也買了書,像是陳文茜的作品《終於,還是愛了》,想要趁這段時間好好地閱讀。」

但她笑說,其實很多時候還是都在Netflix上面追劇,如台劇《火神的眼淚》、《天橋上的魔術師》,都是她近期的生活良伴,「像是《天橋上的魔術師》,不只是場景、美術功力深厚,連劇情也讓我無法自拔。」成若涵也很著迷於外國的犯罪心理紀錄片、影集,她說最近睡前終於都能看劇,而不是累到倒頭就睡,其實是很舒服的轉變。

多了時間能夠放鬆,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成若涵說,這是重新出發前最好的準備。(照片提供:成若涵)

「作息也是,之前創作都會熬夜,大半夜不睡覺不停地趕工,但是現在能夠好好休息了,我每天都差不多12點左右就休息,早上8、9點就起床。」成若涵說,去年因為過於疲勞,身體出現內分泌失調的狀況,現在也漸漸調整回來。

成若涵說,疫情造成社會很大的衝擊和傷害,但是如果藉著這段時間,大家重新關照自身,重新檢視本來因為忙碌而凌亂的生活,可能是重新出發前最好的準備。

主圖圖說:成若涵與家人,因為疫情的關係都放慢了腳步,相聚在一起,重新調整生活的樣貌。(成若涵提供)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