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裕翔和自己獨處 從基本功中看見起飛的音符

疫情空白期,放首音樂搖擺身體,揮灑汗水後靜下心,從跟自己的相處時光重拾最初練習的感動,也重見生活的初衷。
2021/6/4
文:王心妤/圖:黃裕翔提供

疫情海嘯席捲全球,陣陣大浪打得全世界措手不及,改變你、我、他的生活型態。這段時間,有人化身特級廚師「小當家」,天天分享烹煮的拿手好料,有人則是卯起來整理家裡,連小小縫隙都沒放過,或是利用這段多出來的時光,重新認識自己,找回與自己相處的方式。該怎麼和自己相處,或許視障鋼琴家黃裕翔也能帶我們重新看見一點方向。

33歲的黃裕翔患有先天性「視網膜細胞色素病變」,一生都無法看見光明。他的故事曾被翻拍為電影「逆光飛翔」,片中飾演自己,讓黃裕翔拿下第49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

雖然五感少了一種,但無法阻止黃裕翔自由的靈魂,他透露自己愛出門蹓躂,兩天沒出門就渾身不對勁,加上需要尋找創作靈感,到處走走是種必須的生活方式。最近多了待在家的時間,原本以為會感覺壓抑,卻意外不覺得悶,多要歸功於鋼琴的陪伴。

耐心非天生 基本功才是讓音符起舞的魔幻力量

「現在每天大概都花2、3個小時練鋼琴吧!以前因為工作需要南北跑、有時結束到家只想休息,一直表演也很難精進自己。」因為防疫,訪問只能用電話進行,不過聽到這句話,電話裡響起幾顆音符,似乎是黃裕翔坐在鋼琴旁,因為太坦白感到害羞而輕輕按了幾個琴鍵。

待在家的日子,雖然無法像過去一樣累積表演經驗,卻能重拾基本功。(照片提供:黃裕翔)

話鋒一轉,黃裕翔以輕快的語氣表示,「不過我覺得這段時間能夠好好把握基本功。老實說,開始工作以來,我能感覺這10年自己的功力有退步。」也許表演能夠增強舞台經驗,但技巧其實需要建立在扎實的基本功上,黃裕翔輕笑說:「我很喜歡即興創作,不過有時冒出新點子,卻發現想好旋律卻有點彈不出來,正好利用這段時間把功力找回來。」

黃裕翔不諱言自己並非從小就有耐心能坐在鋼琴前幾個小時,「我國小五、六年級也曾經需要爸、媽盯著才乖乖去練琴,不過越長大越感受到能夠彈完一首曲子的成就感,那種感覺無可替代。」

大賣場是寶貝之地 愛麗絲夢遊台灣會如何?

黃裕翔不只能彈還能創作,他在2016年也以「高鐵小旅行」一曲獲得金曲獎演奏類最佳作曲人獎。好奇創作靈感從哪來,黃裕翔冒出個讓人驚奇的答案,靈感之地其實是大賣場,「尤其是鍋碗瓢盆區,如果有其他客人剛好碰撞有聲音,那就會是很棒的刺激。」這邊的客人拿起鍋子不小心撞出金屬聲,那邊的客人拿起餅乾搖出沙沙聲,遠處小朋友奔跑的清脆笑聲,不同波形聽在黃裕翔的耳裡,讓想像力起飛,交織成一段獨一無二的樂章。

黃裕翔的創意不只如此,新專輯更將主意動到經典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若愛麗絲跌進兔子洞,掉進的卻是台灣會發生什麼趣事,「像廣播『修理紗窗、紗門、換玻璃』都有可能會出現喔!」除了台灣人共同的記憶,黃裕翔也希望能加入更多元的樂器組合,像是發源自南美洲的「雨聲棒」還有「海浪鼓」,都有機會成為樂章的一部份。

黃裕翔熱愛搜集沙鈴,各色各異的款式,真實到不注意可能會拿起來吃一口。(照片提供:黃裕翔)

談起特別的樂器,黃裕翔的聲音因為興奮變得響亮,他喜歡搜集沙鈴,家裡粗估就有快30顆,不只聲音各異,造型也相當「勾錐」,除了有法國麵包、貝果、紅豆麵包,還有鳳梨、香蕉、酪梨等各種形狀。鋼琴彈到一個段落,拿起小巧沙鈴搖一搖,改變氣氛也改變心情,又能繼續訓練。

古典新調譜出新滋味 找回屬於自己的基本功

蒐藏品除了沙鈴,古典、爵士跨界樂團「克拉茲兄弟與古巴打擊樂手」(Klazz Brothers)專輯也是黃裕翔的珍藏,他自豪說:「他們每張專輯我都有收藏,大概除了數位專輯買不到,所以沒有實體吧!」近日因為疫情待在家中,黃裕翔特別推薦在家嘗試克拉茲兄弟的音樂,「他們的專輯保留原曲經典,但加入爵士或古巴元素後,既創新又親切。」

待在家裡如果覺得悶,或是能試試黃裕翔推薦的音樂作品,跟著旋律搖擺。(照片提供:黃裕翔)

訪問結束後,點開黃裕翔極力推薦的克拉茲兄弟作品,鼓點落下搭配輕靈的鋼琴聲跳躍,熱情的曲風,讓人忍不住想跟著搖擺。在這低迷的疫情中,或許我們也能放首熱情樂曲,在家裡跟著熱舞一首,靜下心後,跟著黃裕翔,找回10年間差點遺忘的基本功,重見生活初衷,也讓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音符起飛。

主題照:黃裕翔靜下心與鋼琴和自己相處,從基本功中找回飛躍的音符。(照片提供:黃裕翔)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