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大家來破案,是誰讓觀眾入戲這麼深?

破案,還是要專業的來,現實總是是虛構還要離奇,如果不能讓觀眾信以為真,如果推理的過程跟現實脫節,觀眾很快就會撇頭過去。
2024/1/28
文:文化+雙週報編輯小組

有一種說法,懸疑推理是最難的小說類型,也有一種說法,懸疑推理是最難纏的影視拍攝工程。這但麼難寫、這麼難拍,還是有一堆創作者不畏艱難,持續挑戰,因為讀者、觀眾愛看,而且愛死了。

從《誰是被害者》、《華燈初上》到近期的《模仿犯》與《台灣犯罪故事》,近年台灣影劇圈特別流行刑偵、犯罪懸疑類型題材,觀眾對於辦案流程正確性敏銳度提高,也讓劇組拍攝細節越來越謹慎,究竟該如何拿捏影劇與真實鑑識間差異?

綽號阿善師的「謝松善」,是前台北市刑偵鑑識中心主任,鑑識經驗超過30年,曾參與林宅血案、江國慶案、蘇建和案等重大案件,近年曾任《華燈初上》、《誰是被害者》的鑑識專業顧問。

「柯貞年」曾執導2016年引起全台猜兇手話題熱度的金鐘懸疑推理劇《天黑請閉眼》,2020年以電影長片處女作《無聲》入圍金馬最佳新導演,睽違多年再拍懸疑推理劇《非殺人小說》再次勾起觀眾追兇好奇心。

破案,還是要專業的來,現實總是比虛構還要離奇,如果不能讓觀眾信以為真,如果推理的過程跟現實脫節,觀眾很快就會撇頭過去。

且看這些專業人士如何完成這些艱鉅的任務。

172.30.142.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