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保雄安、淹涿州 習近平千年大計遭議論

杜蘇芮颱風的豪雨,把河北涿州一帶淹得慘不忍睹,不少人把矛頭指向號稱「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直指官方為了力保雄安,把本應流向雄安白洋淀的洪水提前導入涿州,造成了這場「千年難遇」的洪災,也讓本就疑聲四起的雄安新區,成為爭議焦點。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台北特稿

2023/8/11 10:15(8/11 10:43 更新)

河北涿州受暴雨侵襲,民眾2日乘坐船隻撤離。(中新社)
河北涿州受暴雨侵襲,民眾2日乘坐船隻撤離。(中新社)

把涿州的「千年洪災」,連結上「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在中國當局眼中可是犯忌諱的大事。畢竟,這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親自規劃部署,力圖趕超深圳特區及浦東新區取得歷史地位的曠世大作,是容不得妄議的。

中國網路上,連結這「兩個千年」的相關文字,早被刪得一乾二淨。但被刪文,並不代表沒人質疑雄安新區設置的必要性及選址的正確性。

自從這座新區2017年4月在中國大地橫空出世以來,對它的質疑始終不斷,從專家學者、到當地居民,都有人直白或拐彎抹角地表達過疑惑。只是,在「千年大計」4個大字的陰影下,這些聲音,顯得微弱。

早在2017年間,北京一位學者就私下告訴記者,在他國,若要紓解首都城市的擁擠,或要促進國土均衡開發,辦法就是「遷都」。也就是說,遷離舊都的首先應該是政治機關,例如國家元首辦公室及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並規劃設立配套機能。至於原有的經濟、教育、文化等機關,則留在舊都。

這樣的例子,在全球不算少。像是澳洲坎培拉(Canberra)、印度新德里(New Delhi)、巴西的巴西利亞(Brasilia),哈薩克阿斯塔那(Astana),不甚成功的韓國世宗市及緬甸奈比多(Naypyidaw),以及印尼正在規劃中的努山塔拉(Nusantara)。

這位學者表示,雄安新區的規劃,和全球反其道而行,反而是把「非首都功能」的單位移出首都,像是部分國企、大專院校、科研單位,未來還會號召大型民企一同跟進,成為官方定義的「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而最重要的政治機關,卻紋風不動。

他無奈地說,照這樣的定位及規劃,雄安新區就只是用來「承載」首都不要的功能,那麼它只能算是一個地方型開發區,頂多是個比較大的開發區,如何能像官方定位的,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

這位學者認為,雄安更缺乏深圳及浦東般的地緣經濟條件,吸引力不足,未來的發展,註定只能靠官方用強令搬遷等方式硬推。不硬推,就會是座乏人問津的新區。

6年來的現實證明,被勒令遷往雄安新區的北京大小單位,無不充滿抵制情緒,陽奉陰違。逼得習近平5月間視察當地時嚴令,需要搬的機構就要搬,不能搞「紙面疏解」、「變相回流」,更不能透過在北京設立二級單位等方式「邊疏解邊新增」。

除了定位問題,選址更是雄安新區另一個更大的問題。距離當局拍板定案不過6年,這個問題,就在這次杜蘇芮颱風造成的涿州洪災中,浮出了水面。

雄安新區所在地,是整個華北平原地勢最低之處,形同「盆底」。而這盆底,就是當地的最大湖泊、2017年後被描繪成未來「雄安美景」的白洋淀。

2000多年前,當地就是黃河故道及黃泛區,黃河改道後,當地仍是華北平原水網的蓄洪區,並形成了白洋淀。也就是說,一有洪水,白洋淀及週邊就是華北平原天然的蓄洪池。因此,在雄安新區定案前,當地一直是華北平原人口相對稀少的區域。

而把遠期規劃目標500萬人的雄安新區,設在這樣一個「盆底」,防洪就是一大難題。有中國學者形容,如果不墊高地表,未來雄安的居民,頭頂上就如同頂著一盆洪水;即使大量填土墊高5公尺,週邊的東、南、西三面,也會是一片汪洋。

況且,長期以來,白洋淀不但供華北平原排洪,更供排汙,水質及週邊土壤早被嚴重汙染,包含雄安新區在內週邊區域的環境承載力,早被斷定十分脆弱。若要強力開發,防洪、環保工程所需耗費的成本就十分巨大。

更何況,一旦當地洪水來襲,為了保住「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如果不往白洋淀排,那要排到哪裡去呢?於是,眾人拿出水系圖看了看,紛紛質疑這次洪水在地勢相對較高的涿州便被提前人為宣洩,是為了「保雄安」。

官方表示,到今年底,雄安新區總投資額將達人民幣6641億元(約新台幣2.93兆元),光是今年就超過2000億元。6年多花了這麼多錢,效益沒顯現,卻讓一場洪水換來眾多河北乃至中國百姓的「另眼相看」,堪稱是花大錢換來負面宣傳的代表作。

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和千年難遇的涿州洪災,這「兩個千年」終於激烈碰撞,無論忙於善後的中國當局、不甘不願的搬遷單位,還是無語問蒼天的災民,恐怕都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編輯:吳柏緯)1120811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172.30.14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