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LINE回訊Zoom見友 陳建仁把科學變科普

2021/9/24 16:15(9/25 09:17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前副總統陳建仁(左2)回憶當年與前疾管局長張鴻仁(右)、蘇益仁(左)一同抗SARS時表示,「每天都睡不到4.5個小時,剛開始很累很鬱悶。」直到SARS解除後,3個「仁」與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教授畢思理(Palmer Beasley)(右2)合照,才終於展露笑容。 (陳建仁提供)中央社 110年9月24日
前副總統陳建仁(左2)回憶當年與前疾管局長張鴻仁(右)、蘇益仁(左)一同抗SARS時表示,「每天都睡不到4.5個小時,剛開始很累很鬱悶。」直到SARS解除後,3個「仁」與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教授畢思理(Palmer Beasley)(右2)合照,才終於展露笑容。 (陳建仁提供)中央社 110年9月24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張若瑤台北24日電)「微笑大仁哥」前副總統陳建仁卸任後,把科學變科普,不時在臉書撰寫他對COVID-19疫情的觀察。陳建仁受邀擔任中央社Podcast節目「空中小客廳」嘉賓,暢談他如何update生活。

「去年COVID-19開始,我就有股激動想寫臉書。」卸任後,陳建仁把科學變科普,利用現代科技傳播,讓一般人能了解公衛基本概念,後來「親子天下」因此找上他出版「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圖文防疫知識書。

除此之外,他也從使用Email通信進化到以LINE回訊息,「很節省時間,而且蠻有效果,還可以傳很多影音。」不過,一天至少要處理20封LINE訊息,陳建仁也有自己的訣竅,「copy and paste,字改一下就好。」

陳建仁帶過的博士班30幾名學生,今年用Zoom自日本、美國等不同時區連上線,幫他開慶生趴,2個小時每人講幾句祝福的話讓他很感動,「新科技的發展讓你只要有心,還是能在人與人之間保持很好的聯繫。」

「我是比較不喜歡守規範的人。」陳建仁坦言,公職從來都不是他的人生目標。高中、大學與碩士的求學階段,都能體現陳建仁追求真理的執著,「做學問要在不疑處有疑,待人要在有疑處不疑。」以前建中的生物課上,陳建仁和老師楊義賢因為落葉木與針葉木辯論起來,「老師的啟發,讓我決定走生命科學這條路。」

笑稱自己不愛唸書,陳建仁讀建中時,常在中午吃飯時間,和同學一起打彈子(撞球),大學瘋玩社團導致必須補考,但「對的事一定要提」的求學態度,卻令曾與他是碩士班同學的前衛生署署長葉金川印象深刻,「陳建仁聰明又有主見,非常確定自己要什麼。公衛所老師像陳拱北、林東明等,都很喜歡他,教環境衛生的柯源卿除外。」

老在課堂上發表「不同意見」,陳建仁常惹東京大學畢業、講究師生關係的柯源卿教授不高興,陳建仁在課堂上質疑「左龍右白虎」的飲用水理論,「柯老師的意思是,我們家的井水如果在右手邊,那廁所一定要擺在左手邊……我實在聽不進去。」柯源卿每次建議陳建仁做的題目,他都不是很喜歡,甚至跑去跟著林家青教授做研究,柯源卿教授剛開始頗有微詞,直到陳建仁道歉後才放下。

後來,陳建仁和葉金川變成好朋友,「他結婚我還是伴郎」。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唸書時,葉金川帶老婆與雙胞胎女兒去找陳建仁玩,卻發現他的生活不太寬裕。「教育部給的錢實在不多啦!所以我和太太、大女兒只能住半地下室的公寓。」

指導教授知道陳建仁每個月400美元的補助中,300美元要繳房租很震驚:What?他將陳建仁寫程式的津貼報至最高額度20小時,「我上班只有8小時,老師問開車想不想程式?回家想不想程式?」當時寫程式1小時有7.5美元的報酬,20小時就有150美元,4週就多了600美元,「比教育部給的多。」

指導老師的體貼,讓陳建仁生活上能稍微充裕一些,後來太太才生了第二個小孩,「假日我們都走路帶小孩出門,全家買一個小披薩,坐在草地上看夕陽分著吃。」對陳建仁而言,此刻生活雖然清苦卻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貧窮不是壞事,重要的是在過程當中能彼此互相照顧。」

前副總統陳建仁(左3)曾擔任前衛生署長葉金川(左)伴郎,婚禮當時兩人與好友們涂醒哲(左2)、黃瑞雄(右2)與江東亮(右)互動情景曝光。(葉金川提供)中央社 110年9月24日
前副總統陳建仁(左3)曾擔任前衛生署長葉金川(左)伴郎,婚禮當時兩人與好友們涂醒哲(左2)、黃瑞雄(右2)與江東亮(右)互動情景曝光。(葉金川提供)中央社 110年9月24日

1982年陳建仁自美回台,在他相識的老朋友、健保局前總經理張鴻仁眼中,「公衛圈陽光男孩」的笑容是從2003年開始越來越少。

「我們三個『仁』,一個叫張鴻仁,一個叫蘇益仁,一個是陳建仁,一起抗SARS,每天都睡不到4.5個小時,剛開始很累很鬱悶。」陳建仁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唸書,養成中午只吃蘋果配優格的習慣,任公職後,除了有外賓來,也不太與同僚外出吃飯,以至於一班公衛領域的朋友們都笑稱,只有和陳建仁吃便當的印象,「我應該好好請他們吃一頓。」

SARS解除之後,三個「仁」與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的畢思理教授(Professor Palmer Beasley)合照,才終於看見陳建仁展露笑容。

當副總統的那幾年,陳建仁出門身邊就圍繞一群國安同仁,不太喜歡麻煩人的他,因此8年沒爬山,最後一次,是跟法國科學院院士一起爬玉山,「現在看到台北周遭的郊山,腳都很癢。」卸任後,他與太太每天早上去聖家堂望完彌撒,兩人就手牽手走回家,大約30分鐘的路程,國安局同仁也陪著兩人一起散步,「我都會不太好意思。」

喜歡往戶外跑到處看新奇事物,陳建仁當副總統前,1年會出國12、13次,玩了30多個國家,「在西伯利亞的河上吃黑鱘魚、喝伏特加,這樣生活好快樂!」以前跟芬蘭合作研究,陳建仁與同僚到當地被招待洗三溫暖,「我們可是坦誠相見喔!」河邊小木屋裡有蒸氣房,芬蘭學者帶他們從50幾度的蒸氣房跳進接近零度的河水裡,「真的好好玩!」這些內容,都在24日「空中小客廳」節目中播出。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中央社Podcast頻道「中央社好Pod」,除了文化性節目「文化普拉斯」由邱祖胤主持;「特派談新事」由廖漢原和周永捷主持,邀請中央社30名特派輪流談國際新鮮事;「空中小客廳」由張若瑤主持,以人物故事為主軸,讓聽眾貼近公眾人物檯面下有血有肉的真實面貌。

更多內容請搜尋「中央社好Pod」,或上各大Podcast平台收聽。(編輯:吳協昌)1100924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