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不孕夫妻求子全靠他們 隱身實驗室胚胎師

最新更新:2019/10/14 09:46
中山醫院胚胎師李黛君從事這個行業已21年,她說,胚胎師不僅是一份工作,也是做善事,至今她幫助超過近千對夫妻生下超過1000名寶寶,這份成就感令她再辛苦都甘之如飴。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8年10月12日
中山醫院胚胎師李黛君從事這個行業已21年,她說,胚胎師不僅是一份工作,也是做善事,至今她幫助超過近千對夫妻生下超過1000名寶寶,這份成就感令她再辛苦都甘之如飴。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8年10月12日

(中央社記者張茗喧台北12日電)試管嬰兒是許多不孕夫妻最後的希望,而替這群夫妻圓夢的,正是隱身在實驗室裡的胚胎師,從洗精蟲、取卵學起,看著手中的小生命一天天成長,是不少胚胎師們最大的前進動力。

中山醫院胚胎師李黛君擔任胚胎師已有21年,她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在她求學階段,試管嬰兒問世不過10年時間,還是走在「時代尖端」的技術,胚胎師不僅是培養試管嬰兒的關鍵角色,也有許多新技術可學,工作環境也相對單純,讓她對這份工作相當嚮往。

畢業1年後,她在因緣際會下投入胚胎師行列,從李黛君回憶,胚胎師訓練類似師徒制,由資歷深的胚胎師帶著她,第一步就是學「洗精蟲」,在洗之前必須重複確認身分,接著用培養液沖掉精蟲身上的雜質、精液,並用肉眼計算精蟲數量,光是這一步就得花上3個月。

除了洗精蟲,用細到不行的玻璃吸管吸卵子、吸胚胎也是胚胎師養成道路上的一大考驗,李黛君說,由於卵子、胚胎實在太小一顆,相當考驗手部力道的控制能力,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把卵子或胚胎噴飛,再也找不回來。

因此受訓中的胚胎師會先用老鼠作實驗,替老鼠打排卵針、受精,再用老鼠胚胎練習,等到完全熟悉以後,才能實際操作人類的卵子和胚胎。她回憶,這個過程很有趣也很辛苦,每天都要反覆練習,每一顆卵子、胚胎都很寶貴,不容許出任何一點差錯。

試管嬰兒是許多不孕夫妻的最後希望,而要為這些夫妻圓夢,就得仰賴隱身在實驗室中的胚胎師,從洗精蟲、取卵學起,每一顆胚胎都是他們的心血,看著手中的小生命一天天成長,是不少胚胎師們最大的前進動力。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8年10月12日
試管嬰兒是許多不孕夫妻的最後希望,而要為這些夫妻圓夢,就得仰賴隱身在實驗室中的胚胎師,從洗精蟲、取卵學起,每一顆胚胎都是他們的心血,看著手中的小生命一天天成長,是不少胚胎師們最大的前進動力。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8年10月12日

李黛君說,一般狀況下,會由一名胚胎師洗精子,另一人在濾泡液中找卵子,放到培養皿當中,一滴培養液配一顆卵,旁邊擺上10萬隻精蟲,16到20小時過後再用玻璃吸管反覆吸卵子,去掉周圍的顆粒細胞,就能知道卵子究竟有沒有成功成為受精卵,也是胚胎師俗稱的「拆蛋」。

在胚胎師眼中,每一顆胚胎都是他們的心血,李黛君笑說,有時候她會跟胚胎說話,希望他們乖乖長大,長得不好也會替胚胎們擔心,思考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心情也會隨著胚胎的狀況大起大落,但只要看到這些「準寶寶」們順順利利地發育,心情就會特別好,認為是胚胎對她的肯定。

此外,由於胚胎對於光線、溫度、氣體等都很敏感,為了避免影響胚胎發育,胚胎師幾乎不化妝、不擦指甲油也不噴香水。

在中山醫院擔任胚胎師長達21年的李黛君(左)受訪時表示,第一次做出胚胎的時候,心中的成就感真的難以言喻,「一條生命在自己手上發生,很不可思議」。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8年10月12日
在中山醫院擔任胚胎師長達21年的李黛君(左)受訪時表示,第一次做出胚胎的時候,心中的成就感真的難以言喻,「一條生命在自己手上發生,很不可思議」。中央社記者張茗喧攝 108年10月12日

李黛君回憶,第一次做出胚胎的時候,心中的成就感真的難以言喻,「一條生命在自己手上發生,很不可思議」,尤其看到爸媽帶孩子回來,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樣開心。

過去曾經遇過一名媽媽一次做出3顆胚胎,第一次懷孕就生了一對龍鳳胎,5年後再把剩下的胚胎植入,生出2個弟弟,李黛君笑說,很難想像4名姊弟全是同一個實驗室做出來的。

至於20多年來曾遇過最大的打擊,大概就是不孕夫妻認為孩子生下來和自己不像,質疑胚胎師搞錯精卵,李黛君苦笑說,遭受質疑那次她備受打擊,認為自己已如此謹慎小心,怎麼可能弄錯,最後連做2次親子鑒定,總算還她清白,最後證實是烏龍一場。

李黛君說,胚胎師不僅是一份工作,也是做善事,讓她多了很多自我成長的機會,至今她幫助超過近千對夫妻生下超過1000名寶寶,這份成就感令她再辛苦都甘之如飴。(編輯:卞金峰)1081012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