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障礙者採檢隔離 睡輪椅被迫病床上挖便成夢魘

最新更新:2020/05/17 14:58
障礙者汪雪真日前採檢武漢肺炎且須住負壓隔離病房。從採檢到隔離,每一關卡都像是障礙賽,但有障礙的不是人,而是環境。(汪雪真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9年5月17日
障礙者汪雪真日前採檢武漢肺炎且須住負壓隔離病房。從採檢到隔離,每一關卡都像是障礙賽,但有障礙的不是人,而是環境。(汪雪真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9年5月17日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7日電)障礙者汪雪真日前採檢武漢肺炎住負壓隔離病房,因缺無障礙設施,在病房難移位,只能在輪椅睡一晚,也無法進廁所,被迫在床上挖便。隔離3天,隱私和尊嚴被犧牲,成人生夢魘。

受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施行擴大採檢政策,有發燒、呼吸道症狀、經醫師懷疑者就會採檢,極盛時期,每天都有上千人採檢。

輪椅使用者汪雪真罹罕病脊髓性肌肉萎縮症(SMA),脊髓的運動神經元會漸進性退化,造成肌肉麻痺、萎縮無力,但智力完全正常。受疾病影響,她是醫院常客,有時候小感冒就會演變成肺炎。

但正當武漢肺炎疫情,醫護遇到高燒不退、有肺炎症狀還有旅遊接觸史的汪雪真,如臨大敵。醫院依照流程幫汪雪真採檢,且必須送到負壓病房隔離至採檢結果出爐為止。

這些流程對一般人來說,就是數日的等待;但對汪雪真而言,從採檢到住進病房那3天2夜,不只漫長,更是關關難過的障礙賽。

第一關是醫院急診和戶外採檢站。汪雪真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說,一到急診,護理人員立即安排她到戶外隔離區檢查,但一開始不准家人陪同。汪雪真沒有自理能力,許多事情仰賴媽媽幫忙,經她強力反抗和說明,媽媽才獲准進入。

在長達4至5小時的採檢和等待中,汪雪真想上廁所,但戶外沒有無障礙設施的流動廁所;隔離區的帳篷又只有一半的遮蔽布,她只能在半開放空間裡,將輪椅躺平、以外套遮身情況下,狼狽使用尿盆如廁。

因汪雪真有肺炎症狀,醫院安排她到負壓病房隔離;儘管她解釋,本身的病況就可能造成肺炎,但礙於防疫,還是只能隔離再說。她要求讓主治罕病的醫療團隊加入,會更了解狀況,但第一時間也沒獲同意。

汪雪真說,要進入負壓隔離病房,媽媽不可能陪著進來,她人生第一次離開家人,接觸到的醫護都穿著厚重的隔離衣,完全看不清楚臉,尤其又是陌生環境,讓她很害怕。

還有更大的問題,負壓隔離病房的廁所空間小,輪椅根本進不去,病房內也沒有便盆椅,汪雪真連要如廁都進退維谷,只能在輪椅上躺著尿。但病房內又有監視器,如廁完全沒隱私,且只能躺在床上大號,她從來沒有躺著大號的經驗,排便變得非常困難,護理師得幫她挖便,整個過程無法遮蔽。

障礙者汪雪真日前採檢武漢肺炎,在醫院外等待採檢的數小時中,找不到戶外無障礙廁所,只能在半開放的隔離帳棚以外套遮身狼狽如廁。(汪雪真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9年5月17日
障礙者汪雪真日前採檢武漢肺炎,在醫院外等待採檢的數小時中,找不到戶外無障礙廁所,只能在半開放的隔離帳棚以外套遮身狼狽如廁。(汪雪真提供)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109年5月17日

汪雪真說,病毒不會挑人,在生病當下,她身為人的需求,沒有被關照,只剩下控制疾病和症狀,讓她心裡非常受傷。

除了廁所缺乏無障礙,病房內也沒有移位設備,汪雪真的骨頭比較脆弱,若不當移動,可能會骨折。隔離病房的護理師必須全副武裝入室照顧,每次只有1人,根本無力幫忙移位,汪雪真在病房的第一個晚上,只能坐在輪椅上嘗試入睡。

在不方便的環境下、坐著睡覺何其困難,汪雪真開始想方設法,希望讓護理人員了解她的需求。她發現,病房內的服務鈕她完全摸不到,如果有需求,只能在監視器前立一個小棒子做暗號。後來累得沒辦法舉小棒子,又想出改打專線電話的方法。

汪雪真說,她心中有很多委屈,這是她有記憶以來第一次離開父母,也是第一次遭遇如此疏離、不盡合理的對待。障礙者的頭腦必須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想辦法,問題就沒辦法解決。所幸後來她的罕病主治團隊加入,她看到熟悉的醫師,終於放聲大哭。

在疫情之下,汪雪真說,醫護人員都很盡力照顧她,協助她的需要,但多數人不了解障礙者的需求,如果對障礙需求不理解、沒有適當的輔具和通用環境協助,醫護也束手無策,甚至可能讓狀況變得更糟。

汪雪真舉例,如果護理人員第一天晚上就強硬地要拖她上病床,她很可能會骨折;一度也想幫她插管抽痰,但若插管,她的肺炎可能會更嚴重,且若痰變得更多,護理人員又無法一直在病房內,她也無力自己排痰,若痰卡住呼吸道,可能會更危險。

經過汪雪真反映,醫院因應狀況調整做法,在汪雪真解除警報出院後,也添設了相關無障礙設備。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汪雪真說,她分享自身經驗,不是要責備單一醫院,而是障礙者平常就醫時就會遇到困境,在疫情之下,困難更多。希望全台所有醫院都能聽見障礙者心聲,改善環境,畢竟病毒不會挑族群,不應假設「障礙者」不會染疫。

衛生福利部醫事司長石崇良表示,各大醫院的病房都有會無障礙設備,但以往負壓隔離病房可能都是臥病在床、病況嚴重的病人使用,或許可能因此疏忽廁所無障礙空間和相關設施,會要求各大醫院改進。(編輯:管中維)1090517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