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新聞專題
陪伴庇護生
外界多認為庇護工場主要是提供輕中度智障生工作,但對工場而言,更重要的工作是讓庇護生能走出家門、學會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進而在學習到一技之長後進入職場。
陪伴庇護生

陪伴庇護生/點送餐飲都OK 庇護員工:不希望被貼標籤

2022/6/26 16:24(6/26 17:33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庇護工場「陪你走一段路」生活坊的目標,是給予技術專業扶助,從支持性就業、往前走到一般性就業,輔導員無法陪員工走一生,但至少能陪他們「走一段路」。中央社記者王揚宇攝 111年6月26日
庇護工場「陪你走一段路」生活坊的目標,是給予技術專業扶助,從支持性就業、往前走到一般性就業,輔導員無法陪員工走一生,但至少能陪他們「走一段路」。中央社記者王揚宇攝 111年6月26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王揚宇桃園26日電)「陪你走一段路」生活坊是「網美」咖啡館,也是庇護員工的職場,透過點餐送餐過程讓庇護員工,逐漸建立起自己是在上班的「職場架構」;店長以琳透露,原想在制服貼上「動作慢」貼紙服務客人,但庇護員工決定:「不讓自己被貼標籤」。

「您好!歡迎光臨!」走進位於桃園八德1號社會住宅的生活坊,庇護員工用略帶點「卡卡」的鼻音語句歡迎客人;店內窗明几淨、採用大量綠色設計元素,主要販售咖啡、簡餐與輕食,外觀看不出是路得啟智學園設立的庇護工場。

異於工場等於黑手流水線的刻板印象,「陪你走一段路」生活坊大膽改走「網美」咖啡館路線,於民國109年11月開幕,未料隔年遇到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爆發,店長以琳回憶那段慘不忍睹的窘境說:「曾碰上一天營業額,只有新台幣81元!」

經營一家簡餐咖啡廳實在不容易,特別是當時店裡已聘用7名庇護員工與3位工作同仁,換算每人日薪竟不足一枚10元銅板,這距離原設定單日營業額一萬元目標、實在太遙遠;以琳說,當時自己心想,難不成要讓孩子們枯站一整天。

當下決定,不論生意好壞都要演練「情境模擬」。她開始要求庇護員工進行「1萬元」強度訓練,在杯子、餐盤裡裝滿同等重量的水,假裝送咖啡、送餐點,還要洗餐盤;另外,水杯不小心打翻,立刻教導該如何處置現場,向客人說抱歉等等情境。

「平日像學習日,六、日就是實戰日!」以琳表示,她的想法很簡單,假設單日營業額真的達到1萬元,這些庇護員工絕對應付不來,所以不能讓他們誤以為這份工作,一天只要賣幾杯咖啡飲料或幾份餐點,要透過不斷演練讓孩子知道,這是一份真實工作、是職場。

位於桃園市八德1號社會住宅的「陪你走一段路」生活坊,販售咖啡、簡餐、輕食,店內有著大量綠色元素。(陪你走一段路提供)中央社記者王揚宇傳真 111年6月26日
位於桃園市八德1號社會住宅的「陪你走一段路」生活坊,販售咖啡、簡餐、輕食,店內有著大量綠色元素。(陪你走一段路提供)中央社記者王揚宇傳真 111年6月26日

事實上,單是灌輸「職場、工作」概念就煞費苦心。以琳說,這些孩子都是18、19歲,剛從學校畢業來到工坊,會以為只是換個地方「上學」;所以要花時間建立「職場架構」,讓他們知道是在友善環境工作,單是建立觀念就要半年時間。

看著現場庇護員工,有人在內場當助手、幫忙擺盤,或是當二廚、配合製餐過程遞上所需調味料,有人負責外場,迎賓、送餐、清潔等應對如流,掌握各自節奏,而這背後藏著不少磨合辛酸。

以琳笑說自己是「鷹眼」,隨時盯著廚房與用餐情況,當客人出現久候不耐煩「症狀」時,趕緊與輔導員上前說明;當然也有遇過客人氣沖沖甩門離開,她則衝出店外致歉解釋,並希望有機會能再次到場消費。

庇護工場非常鼓勵員工與客人互動交流,那怕尷尬、冷場也沒關係。以琳指出,輔導員會讓員工自己跟顧客說明點餐及結帳流程,如果有幾個字沒講好或沒講清楚,才會跳出來幫忙補充,目的是讓他們增進社交能力與人際互動關係。

店長以琳舉例,有位庇護員工跟顧客說話時會很緊張、甚至一哭轉身走掉,就鼓勵她「客人願意等妳」、回來重新講一次,而客人很友善,也願意再聽員工講;幾次練習下來、加上她自己也想克服困難,現在這名庇護員工已能幫忙撐起外場工作。

她強調,庇護員工都具有就業意願,只是因為障礙類別導致學習較緩慢,並非沒有工作能力;設立庇護工場是給予技術專業扶助,從支持性就業、往前走到一般性就業,輔導員無法陪庇護員工走一生,但至少能陪他們「走一段路」。

以琳也透露,曾與輔導員討論如何改善臨場反應慢問題,甚至提議制服貼上「我動作比較慢,請見諒」貼紙的建議,最後決定開放讓庇護員工自行決定,結果是「不要」。庇護員工說:「不希望自己被貼上標籤!」(編輯:林克倫)1110626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最難不是工作 庇護員工勇敢出發上下班[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