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前立陶宛駐美大使:俄烏戰爭效應如911 是台灣重要機遇

2022/3/29 22:53(3/30 00:2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陳韻聿維爾紐斯29日專電)「俄烏戰爭對國際政治的衝擊相當於911事件,但對台灣是重要機遇」。立陶宛前駐美國大使帕維里歐尼斯指出,隨著俄羅斯、中國的政權本質及其構成的安全威脅明朗化,台灣宜把握機會鞏固國際支持。

他也向中央社記者透露,俄烏戰爭爆發前,他與部分烏克蘭國會議員醞釀共同訪問台灣,且與台灣務實發展實質關係的想法在烏國行政體系也獲支持,「當烏克蘭終於戰勝俄羅斯,我們就要來實踐他們的夢想」。

51歲的帕維里歐尼斯在2010至2015年擔任立陶宛駐美大使,在此之前有近20年時間參與主導對歐事務,曾任外交部高階官員並在立陶宛加入歐盟的過程中,擔任首席談判長副手。

他自2016年起任立陶宛國會議員,隸屬目前執政的「祖國聯盟-基督教民主黨」,並在擔任外交委員會主席期間,推動並見證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成立。

對於友人稱他是強悍的「自由鬥士」,帕維里歐尼斯近日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幽默表示,他已被俄羅斯、白俄羅斯列入制裁名單,但至今未獲北京「青睞」。他說:「我已50多歲,竟然還沒被中國制裁,我發誓會加緊努力。」

值得一提的是,台灣對「坦克人」的認識多從1989年天安門事件開始,但事實上,在前華沙公約國家境內,平民以肉身阻擋蘇聯當局下令發動的坦克攻擊,並非罕見現象。帕維里歐尼斯就曾在1991年1月蘇聯血腥鎮壓立陶宛爭取自由獨立時,站在坦克前要紅軍和特種部隊滾回去。

當時最血腥的場景發生在維爾紐斯電視塔一帶。帕維里歐尼斯說,「朋友、同學就死在我眼前」。但那段坦然面對槍林彈雨的日子卻是他至今最快樂的時光。他說:「我當時就下定決心要從事外交工作,絕不再讓俄羅斯有機會透過武力解決問題、要讓立陶宛重新回到西方。」

立陶宛一向以自身以小搏大的外交傳統為傲。自1944年遭蘇聯占領至1990年,立陶宛努力在美國等不承認蘇聯對波羅的海三國統治權的國家維持公使團運作。

帕維里歐尼斯說,當時在華府的公使團缺乏金錢奧援、工作環境十分艱難,外交官沒有固定薪水,有時甚至沒錢使用暖氣,有人還精神出狀況,但立陶宛的外交抵抗依然堅持數十年。

不過,立陶宛關切的議題、對國家利益的理解及追求的目標並非總能獲西方大國認同。無論是立陶宛脫離蘇聯、恢復獨立後第一任元首維陶塔斯.藍斯柏吉斯(Vytautas Landsbergis),或是帕維里歐尼斯,都陸續在受訪時提到,雖然結盟、打造跨國支持網絡很重要,但也不能忘記西方並非絕不會判斷失準、重蹈覆轍。

立陶宛爭取脫離蘇聯時,眾多西方國家政府高層奉勸立陶宛避免「激烈」言行,最好順從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因為戈巴契夫推動改革,是個「好人」。

但也是這位備受西方政壇和媒體讚譽的英雄和「理想主義者」下令鎮壓蘇聯境內各地的反抗和獨立運動,他當時專程造訪維爾紐斯,嘲諷、警告立陶宛人,一旦脫離蘇聯就會經濟崩潰、立陶宛沒本事在國際立足。

多年來,立陶宛向歐美盟友示警俄羅斯威脅,常被貼標籤是「仇俄」、偏執、走不出歷史陰影。

帕維里歐尼斯回憶,俄羅斯2008年侵略喬治亞,當時他身為外交部次長,在布魯塞爾嚴正示警:試圖綏靖莫斯科就是重演第二次世界大戰前1938年與納粹德國簽署「慕尼黑協定」的悲劇。但立陶宛的強硬立場不獲歐美主流認同。

在宣稱「喬治亞也犯了錯誤」後,西方國家並未對俄羅斯持續佔領喬治亞20%領土、強力介入喬治亞內政採取有效作為。

2014年,俄羅斯併吞烏克蘭克里米亞(Crimea)、軍事控制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s)。帕維里歐尼斯說,當時西方各國開始比較願意聽立陶宛說話,但仍持續與獨裁者握手、平起平坐交談。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撼動歐洲、乃至全球安全秩序。

帕維里歐尼斯回憶,前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曾在一場會談向立陶宛方面表示,他在任期間犯下的最嚴重錯誤就是讓俄羅斯加入八大工業國集團(G8)。

帕維里歐尼斯說,俄羅斯1998年正式加入G8後,即著手從內部侵蝕、破壞相關規則和價值體系,「中國也在做同樣的事」。

俄烏戰爭衝擊國際關係,但也有助凸顯各方「真面目」。作為政治和經濟強權,中國拒絕制裁和譴責盟友俄羅斯,引發國際質疑。

帕維里歐尼斯認為,台灣宜把握難得的國際政治氛圍變化,以及過往各種積非成是和潛規則被重新檢視的時刻,爭取、鞏固各界對自由民主台灣的支持。

「對許多立陶宛人來說,為捍衛自由挺身而出是理所當然」,帕維里歐尼斯說,「但可惜並非所有立陶宛人都是如此」。

他呼籲除了互設代表處、推動互訪,台灣應積極提升、累積自身在立陶宛的能見度,擴大具延續性的雙邊交流領域,包括商業投資、互設智庫和媒體駐點。

他說,「理想需要具體行動和成果支持」,「對某些人而言,台灣值得支持和捍衛,是一件需要證明的事」。他也提醒,與其持續投資中國、壯大自己的敵人,台灣宜正視誰是真正的朋友,避免「一切已太遲」的情況發生。

目前立陶宛是在國際間最積極為烏克蘭奔走和強力發聲的國家之一。帕維里歐尼斯說,雖然立陶宛和台灣都不是大國,但「我們必須影響大國」,以捍衛自己的自由和權利。

有鑑於立陶宛一向在串聯區域內的自由民主勢力扮演要角,帕維里歐尼斯認為,立陶宛是台灣拓展與中東歐國家關係的理想據點。(編輯:周永捷)1110329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請繼續下滑閱讀
172.30.14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