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大佛普拉斯得獎 導演實踐白話閱讀理念[影]

最新更新:2017/09/18 20:50

台灣導演黃信堯首度挑戰劇情長片「大佛普拉斯」,成績斐然。此片正在多倫多國際影展舉行海外首映。(中央社檔案照片)
台灣導演黃信堯首度挑戰劇情長片「大佛普拉斯」,成績斐然。此片正在多倫多國際影展舉行海外首映。(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17日專電)台灣電影「大佛普拉斯」勇奪多倫多影展亞洲影評人聯盟獎。這部黑色幽默電影,打破語言隔閡與東西文化疆界,實踐了導演黃信堯想讓所有觀眾「白話閱讀」的電影理念。

被稱為「神片」的「大佛普拉斯」,是黃信堯的首部劇情長片,今年7月甫奪得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等5大獎項。雖然該片要等到10月13日才會在台灣全線上映,但光是上個月推出由導演逗趣旁白的預告片,就已吊足觀眾胃口,回響不斷。

「大佛普拉斯」首度進軍國際影壇,在多倫多國際影展(TIFF)露臉,就被TIFF官方評為「今年最令人期待的電影」,而即使全片是以台語發音,顯然也無礙於TIFF評審青睞。

黃信堯日前第一次出國參加影展,首度與海外觀眾面對面。他在多倫多舉行的國際首映記者會中,曾深入闡述自己拍攝「大佛普拉斯」的想法。

「大佛普拉斯」透過1尊大佛、1間工廠和8個不同背景
的小人物,刻劃出一齣充滿黑色幽默的荒謬人生故事。
(華文創提供)
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傳真  106年9月13日
「大佛普拉斯」透過1尊大佛、1間工廠和8個不同背景 的小人物,刻劃出一齣充滿黑色幽默的荒謬人生故事。 (華文創提供) 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傳真 106年9月13日

長期拍攝紀錄片的黃信堯強調,不管是拍紀錄片或是劇情片,拍電影對他來講就是純粹的創作,只是拍劇情長片涉及更多資金,必須要面對更多觀眾。

黃信堯說,他很感謝「大佛普拉斯」的兩位監製鍾孟宏和葉如芬大力相挺,一開始大家想的就只是怎麼樣做出好的電影,而不是如何去迎合觀眾。

黃信堯表示,他拍電影最想做的就是和觀眾對談,讓觀眾「白話閱讀」,不想把片子拍得太深奧,以免造成觀片的阻礙。

不過,他也提到,由於這部片子是台語發音,很本土、草根,他的確曾擔心「大佛普拉斯」如何與國際觀眾對談。但他也相信「看電影」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講什麼語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運用共同「影像」的世界語言。

黃信堯說:「多倫多地區的觀眾似乎也能夠閱讀到我想傳達的訊息,這讓我蠻開心的。」

過去曾投入多項社會運動的黃信堯表示,拍攝「大佛普拉斯」是想將自己對台灣社會不滿的想法表達出來,片中提到的種種現象,例如官商勾結、不信任警察等等,是許多單一事件累積的總合。

片中主要的角色是一尊正在製作中的、人造的、具象的佛,這個「佛」象徵的是人類認知的法典和自我規範,但法律或道德可能有瑕疵或不合人性之處,「就像如果佛裡面放了不該放的東西,你怎麼去面對」?

「大佛普拉斯」全片描述兩名在佛像工廠出沒的小人物,在一個單純享受情色廣播劇的小確幸夜晚,莫名捲入一個政商勾結、情慾橫流、驚天動地的超完美謀殺計劃。

「大佛普拉斯」劇情,從佛像工廠夜間警衛與換貼兄弟
兩人私下觀看工廠老闆行車紀錄器的「小確幸」開始,
一路荒謬演變。
(華文創提供)
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傳真  106年9月13日
「大佛普拉斯」劇情,從佛像工廠夜間警衛與換貼兄弟 兩人私下觀看工廠老闆行車紀錄器的「小確幸」開始, 一路荒謬演變。 (華文創提供) 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傳真 106年9月13日

「大佛普拉斯」今晚贏得的亞洲影評人聯盟獎(NETPAC AWARD),是由亞洲電影促進聯盟在24個國際電影節設立頒發。該獎項以在TIFF進行全球或國際首映的亞洲電影,作為評選對象。

TIFF今年是第42屆。一路走來,從地區性影展逐漸壯大成影響世界、助長奧斯卡氣勢的重要影展之一。由於地緣位置甚佳,TIFF不僅是北美片商曝光宣傳重鎮,也以優異眼光精選世界各地新銳電影人的出色作品。

TIFF今年有來自74國、逾300多部劇情片及短片參展。今年落幕選出的最大獎觀眾票選獎第一名得主是「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去年TIFF的觀眾票選最大獎得主是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歷年的觀眾票選大獎得主包括不存在的房間(Room)、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等,與奧斯卡金像獎的連結性之高,可見一斑。

在TIFF之後,「大佛普拉斯」將緊接著參加溫哥華國際影展及南韓釜山影展。1060918

影片來源:娛樂甲上 YouTube頻道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