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蔡明亮談AI與戰爭:這個世界有種概念叫「太多了」【專訪】

2024/2/17 20:29(2/19 08:2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蔡明亮在講座後接受中央社採訪談他較少觸及的戰爭與AI議題,他說「這個世界有一種概念,叫做太多了」,而戰爭來自人性太過貪婪,應該要追求快樂、知足。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攝 113年2月17日
蔡明亮在講座後接受中央社採訪談他較少觸及的戰爭與AI議題,他說「這個世界有一種概念,叫做太多了」,而戰爭來自人性太過貪婪,應該要追求快樂、知足。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攝 113年2月17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17日專電)本屆柏林影展將放映導演蔡明亮的兩部新舊作,文策院也為他舉辦「大師講座」吸引滿場群眾,除了談電影的自由性和大螢幕的力量,他接受中央社專訪談AI與戰爭,他說這個世界有一種概念叫做:太多了。

柏林影展將在「經典」單元放映蔡明亮的「天邊一朵雲」4K 修復版,他的新片「無所住」也入選「特別放映」單元。他在16日的講座上談起「行者」系列第10部作品「無所住」,由光頭紅袍赤足造型、宛如苦行僧的李康生在美國華盛頓慢步行走,「我想讓大家坐在戲院看完沒有內容的電影」。

蔡明亮說,這部片沒有語言、劇情,沒有「演」,這是他當下想做的,拍片時就像畫家出門寫生,讓觀眾進電影院就像進美術館看畫,試圖改變根深柢固的觀影習慣,「我知道很難」。

他強調創作自由度,相信電影有許多可能性,並批評商業化「讓大家不斷製造相同的東西」,也談到網路的影響。

「連我都看TikTok了(笑),但是我真的覺得說,很恐怖,我們越來越沒有大螢幕的概念了,沒有大特寫,還有最重要是沒有美學了」,蔡明亮說,電影院需要維持下來,他相信大螢幕仍然有力量。

中央社記者在講座後問蔡明亮,是否擔心更新興的人工智慧(AI)興起,會讓創作變得更自由或不自由。

他說,「自由不自由,無關媒材,看誰在使用它」,他的創作一定要求百分之百的自由,這是最幸福的事情,跟虛擬實境(VR)或AI等新科技沒有什麼關係,「但我覺得這個世界的發展maybe太快了,回不來了,抖音啦、網路世界,其實我不是很瞭解,但我們被捲進去了」。

蔡明亮以包裝來比喻:「我覺得這個世界有一種概念,叫做太多了,什麼都太多了,送一個禮物給你,包裝太多了,你只拿到一個喔,千千萬萬的人拿到千千萬萬個,有多少包裝,你會焦慮,會不舒服,那怎麼辦呢?就說啊,就說出來『我不想拿到這個禮物』。」

本屆柏林影展將放映導演蔡明亮的兩部新舊作,文策院16日為他舉辦「大師講座」談電影的自由性和大螢幕的力量,吸引滿場觀眾。(文策院提供)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傳真 113年2月17日
本屆柏林影展將放映導演蔡明亮的兩部新舊作,文策院16日為他舉辦「大師講座」談電影的自由性和大螢幕的力量,吸引滿場觀眾。(文策院提供)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傳真 113年2月17日

問他人類社會持續進展,好像不得不追求「多」,蔡明亮立刻接話「要追求快樂,怎麼快樂、自在、舒服最重要,不是多少的問題,要知足」。

他在講座中提到,德國新電影代表性導演法賓斯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的影片為他打開電影的真實面貌,「電影不只是逃避現實,而是迫使你面對現實」。

中央社記者問他,當下現實是我們所處的歐洲周邊正在進行兩場戰爭,而作品很少處理戰爭議題的他,曾說「行者」系列是想讓人們認真的多看這世界兩眼,那麼他又怎麼看戰爭。

蔡明亮沈思許久後說,「我們都可以感受到那種殘酷,戰爭的殘酷,我們也看了很多反戰的電影,可是好像沒用,所以人不容易被改變」,他也說,要讓世人變得比較溫柔、寬容,變得比較愛別人、愛自己,「我覺得其實是教育的問題」。

他認為戰爭來自人性太過貪婪,想要擁有很多東西,到最後就是紛爭不斷,而發起戰爭的人常常也是愛看電影的人,所以他也會苦惱「拍電影有什麼用、創作有什麼用?(那些人看電影)這麼久了都無法解決那種內心的焦躁,怎麼樣才平靜下來?所以我的作品是比較安靜的,我希望我的作品會有力量」。

坦言自己不會再得到國際主流電影獎,因為選擇了一條不同道路的蔡明亮,在講座中說,「我今天在電梯的鏡子前看自己,覺得我活不了多久,但沒有遺憾」。

蔡明亮說,1992年拍完首部劇情長片「青少年哪吒」後,就明白「人生很短⋯⋯我相信我這輩子頂多只能拍十部電影,十部好的電影,我就很滿意」,他對著滿場專注的觀眾說,「拍電影並不容易,創作並不容易,所以要把握,珍惜每一次的機會」。(編輯:陳承功)1130217

蔡明亮「行者」系列第10部作品「無所住」將在柏林影展特映,附近道路刊登該片海報(右)。全片由光頭紅袍赤足造型、宛如苦行僧的李康生在美國華盛頓慢步行走,蔡明亮說「想讓大家坐在戲院看完沒有內容的電影」。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攝 113年2月17日
蔡明亮「行者」系列第10部作品「無所住」將在柏林影展特映,附近道路刊登該片海報(右)。全片由光頭紅袍赤足造型、宛如苦行僧的李康生在美國華盛頓慢步行走,蔡明亮說「想讓大家坐在戲院看完沒有內容的電影」。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攝 113年2月17日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傳孫正義擬籌資逾3兆成立AI晶片公司 抗衡輝達
172.30.14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