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資深旅法製片王琮:歐洲是台灣電影出海最佳夥伴

2024/2/19 08:07(2/19 08:2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台灣旅法資深製片王琮在柏林影展期間告訴中央社,從多元性、成本規模、合作文化來看,歐洲是台灣電影產業與世界接軌的最佳夥伴,可讓台灣軟實力更被國際看見。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攝  113年2月19日
台灣旅法資深製片王琮在柏林影展期間告訴中央社,從多元性、成本規模、合作文化來看,歐洲是台灣電影產業與世界接軌的最佳夥伴,可讓台灣軟實力更被國際看見。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攝 113年2月1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田習如柏林18日專電)台灣近年積極推動電影國際合作,擁有數十年豐富經驗的旅法製片王琮接受中央社採訪表示,從多元性、成本規模、合作文化來看,歐洲是台灣電影產業與世界接軌的最佳夥伴,可讓台灣軟實力更被國際看見。

王琮在法國擔任電影製片,曾參與製作導演蔡明亮的「臉」、「黑眼圈」等多部電影,近年則參與跨台灣與荷蘭等多國合作的「詭祭」,以及入圍本屆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的「以愛之茗」。

「以愛之茗」由台灣、法國、茅利塔尼亞、盧森堡、象牙海岸合製,文化內容策進院的國際合作專案也參與投資,台灣主演包括張翰、吳可熙,導演是曾獲法國凱薩獎的阿布代拉曼席沙克(Abderrahmane Sissako)。

中央社記者在柏林影展期間採訪王琮,請他分享台灣參與國際電影產製的心得及策略建議。

他從接觸到的青年導演來看,認為台灣電影在創作上其實沒有斷層問題,「還是很有創造力,只是他沒有再被國際看到,他的創作不夠強到能在國際四大電影節裡面去競爭」。

他直言台灣輔導金機制比較在乎市場性,而國外輔導金較鼓勵創作性的導演,「有市場的話幹嘛還需要政府的輔導」,台灣缺少真正扶植創作性年輕導演的制度。

文策院2020年推出「國際合作投資專案計畫」(TICP),王琮認為是很聰明的方式,讓台灣電影各環節人才都有機會與國際創作者合作、學習,實力也被國際看見。

他說,「台灣是一個海島,我們要能夠出去,我們的電影不是只靠導演,而要慢慢的提升產業和工作人員,能夠跟國際接軌」。

他指出,這種透過資金誘因促成合作的機制,台灣是亞洲裡最開放的,日本最近才開始推類似機制,但1年只推1次且限1年內開拍,韓國資源集中在自製電影,東南亞國協(ASEAN)則只在會員國之間合作。

「所以我跟這邊歐洲的人說,要找亞洲(合作)就找台灣」,最有彈性,也有技術人員,王琮說,「我們應該覺得驕傲,長期這樣鋪路,台灣將會成為東亞製作電影的一個中心」。

王琮認為歐洲是台灣電影產業的最佳夥伴。「我們不要天天去想好萊塢或者韓國那種大的商業片」,台灣的投資對那些大型製作「人家看你根本是一滴水」。

相對的,歐洲藝術創作電影規模有大有小,也有許多獨立製片,更接近台灣的電影創作模式,而且歐洲也較習慣跨國聯合製作,「它是最適合把台灣跟國際接軌的」。

王琮進一步分析中小型規模的好處,首先是分散投資風險,不會壓一大筆錢在一部片子上。

其次是讓台灣的團隊深度參與,平起平坐,不會只像是幫美國電影大片做一些跑腿、翻譯的工作,「讓我們台灣的演員、技術人員、攝影師等各個部門都能夠直接進入國際合作的電影,同時讓年輕一代願意持續進入這個行業,人才不會流失」。

第三是輸出台灣的軟實力。「台灣不是只有晶片,晶片很重要,可是台灣還有別的,也不是只有小籠包跟珍珠奶茶」,他說,台灣雖然不到韓國片的國際地位,但應該更有自信去走不一樣的方向。

他表示,如楊德昌、侯孝賢、蔡明亮等導演的國際表現,過去已幫台灣建立起藝術創作電影的地位,「這些前輩都已經幫我們鋪路了,我們應該珍惜這一塊,怎麼樣去發揮,去跟歐洲電影接軌,讓我們年輕一代可以出來」。(編輯:韋樞)1130219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 主要得獎名單
172.30.14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