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土耳其逆襲改變利比亞戰局 國際干預形勢難料

最新更新:2020/05/22 20:15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22日專電)土耳其的逆襲逆轉了利比亞衝突的戰局,軍閥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複製埃及式軍事獨裁政權的圖謀現在看似無以為繼,但國際勢力加強角力,恐將使得利比亞局勢更形複雜。

獲聯合國承認的利比亞全國團結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 GNA)於18日奪下遭到東部軍閥哈夫塔(Khalifa Haftar)部隊佔領約6年的瓦迪亞空軍基地(Al-Watiya)。

位在的黎波里附近的此一戰略要地是自封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 LNA)領導人哈夫塔在衝突中唯一空軍基地。

LNA於20日宣布從的黎波里前線撤退2、 3公里,「在開齋節期間給予居民喘息」。長達一年直搗首都攻勢似乎無以為繼,哈夫塔此一挫敗凸顯自從1月土耳其出手干預、逆襲馳援GNA後,利比亞衝突已經戰局逆轉。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於2011年揮軍推翻前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Gaddafi)後,當地陷入群雄割據局面,自2014年以來分裂成敵對的西部和東部政權。其中,西北部的黎波里是GNA所在地;哈夫塔則支持另一個位在東部的政府。

哈夫塔去年4月發起對的黎波里展開浴血強攻的時候,一定以為自己將以橫掃千軍之勢擊破GNA。他有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埃及撐腰、得到美國總統川普默許,還有俄羅斯支持的瓦格那集團(Wagner Group)等僱傭兵助威,一年前的他確實應該信心滿滿地認為完勝就要手到擒來。

倘若真的棋局已定,那將意味埃及式軍事獨裁政權在的黎波里複製成功。

哈夫塔凌厲攻勢迭有斬獲之際,卻半路殺出程咬金。GNA急尋國際支持,土耳其在關鍵時刻出手並且力挽狂瀾。

安卡拉與的黎波里於去年11月底簽署劃定海上邊界,以及軍事與安全合作兩項協議。當時正值埃及、以色列、希臘、賽普勒斯在東地中海就安全和能源進行合作,架構逐漸成形之際,受到排擠的土耳其想要藉由與GNA簽定海上劃界協議反將一軍。

柏林羅伯特博世學院(Robert Bosch Academy)研究員達雷(Galip Dalay)在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發表的評論文章指出,這只是土耳其突然對利比亞出手3大目標其中之一。

他認為,安卡拉同時也要藉以在區域角力中跟阿聯、埃及、沙烏地阿拉伯這股勢力保持平衡,並且在利比亞,以及在更廣泛的東地中海地區確保自身的金融與能源利益。

上述海上劃界協議完全配合土耳其演出,GNA深知此舉是獲取安卡拉軍事支持必須付出的代價,事實上也是實踐雙方軍事合作的先決條件。當區域和國際對其求援呼聲充耳不聞,GNA只能簽署協議。

軍事合作協議給了安卡拉堂而皇之干預衝突的藉口,提供軍事器材、把敘利亞僱傭兵送進利比亞幫GNA作戰。與此同時,俄羅斯也將親敘利亞政權的僱傭兵送到利比亞幫助哈夫塔。敘利亞內戰現在已經徹底「外銷」利比亞,從中東打到北非。

土耳其的盤算是要先守住GNA,然後再推動憑藉實力說話的政治進程。土、俄似乎有意在利比亞複製解決敘利亞問題的「阿斯塔納(Astana)模式」。雙方1月曾在莫斯科集結利比亞交戰方協商停火,後來因哈夫塔未簽協議而功虧一簣。

在土耳其、俄羅斯、伊朗斡旋下,敘利亞交戰方於2016年12月達成停火協議。敘利亞政府與反對勢力於2017年1月在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Astana)展開談判。截至目前,在阿斯塔納架構下已進行多輪會談,持續協商大致上已避免嚴重衝突,是為「阿斯塔納模式」。阿斯塔納後來改名為努爾蘇丹(Nursultan)。

1月間解決利比亞問題的柏林會議同樣告吹,哈夫塔和GNA後來重回戰場繼續打。與此同時,土耳其加大力道支援GNA,提供武裝無人機、飛彈系統、軍用車輛和雷達干擾器,在的黎波里周圍和利比亞西部打造空中優勢,並以巡防艦在利比亞西部外海助陣,還派軍事人員協助訓練和釐訂戰略。

安卡拉對利比亞一系列軍事投資最近開始開花結果。GNA上個月拿下西部7城鎮,包括具戰略價值的海岸城鎮塞卜拉泰(Sabratha)、索爾曼(Surman)、阿賈萊特(al-Ajaylat),並且掌控從突尼西亞邊境到的黎波里,以及的黎波里到米蘇拉塔(Misrata)的道路。

哈夫塔的LNA遭遇重大挫敗後,於4月30日以「進入齋戒月」為由而宣布停火。有了之前短命停火的經驗,GNA深知這只是LNA的軍事算計,不但予以斷然拒絕,並且乘勝追擊,一方面要清除的黎波里附近的哈夫塔戰士,更力圖將LNA趕出他們在利比亞西部重要的後勤補給站塔胡納(Tarhuna)。隨著戰事一再告捷,GNA大有全面掌控西部之勢。

不過達雷認為,這不代表衝突接近尾聲,挺哈夫塔國際勢力很可能升高軍事支援,反而會使戰場更形複雜。安卡拉若想要將軍事成果轉化為政治效益,就得跟挺GNA的義大利和德國加強政治協商。哈夫塔軍事獨裁統治利比亞的圖謀現在看似無以為繼,歐洲國家能否順勢對他採取強硬立場,將牽動這場衝突接下來走向。(編輯:韋樞)1090522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