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中印邊界對峙邁入嚴冬 印軍難題浮現

最新更新:2021/01/12 16:43

(中央社新德里20日綜合外電報導)中印兩國今夏處於40年來最嚴重的邊界對峙,雙方陳兵喜馬拉雅山區爭議邊界,隨僵局延續進入冬季,海拔近5000公尺、攝氏零下30度的嚴酷環境,讓印軍難題逐一浮現。

印度在夏季結束後緊急向美國加購高海拔冬季服裝,另依據與美國簽署的「後勤交流備忘錄協議」(LEMOA),採購食物、潤滑油、備用零件等,想趕在冬季前為邊防部隊儲備高海拔帳篷、燃料等配給。

印度媒體「Indian Defence Review」刊出一篇退役將領摩爾(Yashpal Singh Mor)的專文指出,印度過去從無像這次般,在中印邊界的東拉達克(Eastern Ladakh)部署如此多部隊,這次的冬前軍需儲備空前忙亂,在不宜人居的地域增兵衍生的嚴峻挑戰是軍事決策者的難題,目前要對付的重點已從共軍轉為高山酷寒。

● 後送困難前線醫療匱乏 難支應數萬大軍

文章認為,維持部隊健康恐為印軍最棘手任務。對峙前線印軍的醫療資源是拉達克當地一個小鎮列城(Leh)的軍醫院,雖已從原本200張病床量擴充至300張,但前線將士每個單位頂多只能配到一位年輕醫官,而酷寒造成的失溫、凍瘡、腦靜脈竇血栓、心臟病、肺高壓等,通常都嚴重到需以空運後送至旁遮普省首府昌迪加爾(Chandigarh)。

但光是把傷、病士兵從駐地送至列城與後續的治療就已是惡夢,遑論變化多端的天候根本不容空運後送,因各種天候因素導致的殉職令人痛心,也會對其他士兵的心理造成衝擊,印軍需定改善列城醫院加護病房的計畫。

● 水電供給匱乏

文章指出,當地印軍的住所是比照戰時緊急搭建,很多施工恐還在進行中,光是搭建能抵擋酷寒的特殊住所並不夠,還須能供暖。在缺乏發電設備的當地,僅能仰賴柴油發電,因此會大量消耗柴油與煤油,但供暖所需的燃料卻未能及早儲備,現地也沒有地下儲油能力,全賴車輛運送增加額外困難。

水源隨可供飲水的河流全達冰點而凍結,部隊除飲水外還需盥洗與煮飯,從較低海拔開車行駛極其狹窄的道路送水至當地,是後勤高層難以理解的難題。

● 無溫控維修棚 裝備保修遇問題

今夏與共軍對峙期間,印軍就已部署大量高端裝備到當地備戰,其中包括T-90與T-72戰車、機械化步兵戰鬥車、防空與早期預警雷達、特殊無線電裝備、火砲與迫砲,還有監控與光電裝置,這類裝備需在溫控維修棚保修,但當地根本就沒有。

相關設施需要的電力加深燃料的需求,等於和前述供暖時遇到的難題相同,此外,保養這類裝備的各種潤滑油也增添難題,因為都仰賴進口,須提前置辦。

● 道路簡陋 運補困難

當地的供應能力本已複雜,簡陋的道路基礎設施更是雪上加霜。楚舒-班公錯(Chushul-Pangong Tso)地帶只靠來自列城的一條跨越荒涼之地的道路連結,由於大量降雪,這條路常無法供車輛通行,且只要一有卡車擋道或發生事故,這條窄路就能停擺好幾小時,其他替代道路因距離過長也難以發揮持久輸運效果。

● COVID疫情

對已與中國瀕臨開戰邊緣的印軍而言,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來的絕非時候,雖然邊界對峙區的部隊確診例已獲控制,但仍令軍方領導層關切。5月底增兵時後勤已是焦頭爛額,強制隔離2到3週等防疫措施更是加重負擔,當時很多時候因缺乏隔離處所,官兵被要求待在家不要回部隊。(譯者:陳亦偉/核稿:嚴思祺)1091221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