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巴黎遭伊斯蘭國恐攻背後 你該知道的事

最新更新:2015/11/17 23:27

(中央社網站)法國巴黎13日(當地時間)遭受伊斯蘭國(IS)恐怖攻擊,6處地點發生槍擊及爆炸,造成至少129人喪生,引發全球譁然。此次恐怖攻擊不僅是法國境內第一次發生自殺炸彈攻擊,也是伊斯蘭國在歐洲首次發動的大規模暴力行動。這場血洗巴黎的恐攻事件究竟潛藏哪些意涵?它的發生又恐將牽動哪些問題?

Q1:伊斯蘭國對巴黎發動恐怖攻擊,背後的意義是什麼?

巴黎遇襲後,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簡稱IS)坦承發動這起死傷慘重的恐怖攻擊。然而,巴黎恐攻前一天,緊連敘利亞的黎巴嫩也不安寧,當地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的大本營12日發生數年來最嚴重的連環自殺炸彈攻擊,造成41人喪生和超過200人受傷,伊斯蘭國同樣宣稱這是他們所為。


▲巴黎恐攻前一天,黎巴嫩遭逢數年來最嚴重的連環自殺炸彈攻擊。

從這兩起事件來看,當初成立時僅以敘利亞東部和伊拉克西部作為據點的伊斯蘭國,不僅組織手法越加縝密精細,行動範圍亦逐漸向外擴張,甚至已跨越地中海將觸手伸進西方國家。伊斯蘭國先前就曾揚言將對歐洲大國發動暴力攻擊,如今巴黎恐攻登上全球媒體版面,似乎是向眾人宣告「IS不是說說而已」。

根據法新社報導,伊斯蘭國一直希望能將勢力拓展至全世界。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華茲(Clint Watts)也提到,伊斯蘭國已逐漸脫離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傳統好戰行動,試圖透過向外延伸的網絡發起更多恐怖攻擊,而此次擴展到法國可能就代表伊斯蘭國進軍全世界的下一步。

Q2:為什麼恐攻目標是巴黎,法國人卻不意外?

巴黎市政府為安全起見,暫時禁止街頭集會和遊行,但
仍有人自發前往案發地點獻花或燃燭,向罹難者致意。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4年11月14日
巴黎市政府為安全起見,暫時禁止街頭集會和遊行,但 仍有人自發前往案發地點獻花或燃燭,向罹難者致意。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4年11月14日

相較於2015年1月「查理週刊」遭逢武裝分子開槍掃射,讓法國措手不及,這次的恐怖攻擊雖令巴黎人震驚哀傷,許多法國人卻不意外巴黎再度成為目標。法國近來積極對抗聖戰士,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陸續派遣戰機和航空母艦打擊伊斯蘭國,點燃雙方衝突對立的火種。

另一方面,除了法國近來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之外,當地穆斯林移民第二代年輕族群,在政治與社會遭受歧視,轉向透過宗教尋求慰藉,使得伊斯蘭國有了可趁之機,從法國招募大量新血參與聖戰,透過社群媒體向外延伸聖戰網絡。因此,當伊斯蘭國想報復法國打擊行動時,這些因素同樣促使巴黎成為恐攻目標。

Q3:伊斯蘭國血洗巴黎,法國穆斯林處境更艱難?

穆斯林在全歐洲少數族群當中,人口高居第一,其中,法國又是擁有最多穆斯林人口的歐洲國家,官方統計至少有500萬人。但法國近年種族和宗教的隔閡不斷加深,早有多項針對穆斯林公民的排外紀錄,例如:公共場所不可穿戴穆斯林全罩面紗、學校取消為不吃豬肉的學童提供其他選擇等,時常讓當地穆斯林信徒感到挫折與孤立。


▲「查理週刊」遭遇恐攻後,一位穆斯林婦女向罹難者燃燭致意。

即便穆斯林不等同於伊斯蘭激進分子,然而,當「查理週刊」遭遇恐攻後,清真寺遭人惡意塗鴉、穿戴面紗的女性被侮辱的事件也相應暴增。根據反伊斯蘭恐懼症觀察站(National Observatory Against Islamophobia)2015年第1季的調查,這類事件比去年同期增加281%之多。因此,伊斯蘭激進分子在巴黎街頭大肆屠殺之後,法國國內穆斯林非常憂心會由他們來承擔後果,再度成為恐怖主義的間接受害者。

Q4:巴黎恐怖攻擊將讓歐盟難民政策急轉彎?


今年歐洲面臨自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來自敘利亞、伊拉克等地逾60萬移民為躲避戰亂冒死前赴他們的新夢土。(檔案照/吉漢通訊社提供)
今年歐洲面臨自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來自敘利亞、伊拉克等地逾60萬移民為躲避戰亂冒死前赴他們的新夢土。(檔案照/吉漢通訊社提供)

今年歐洲面臨自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來自敘利亞、伊拉克等地逾60萬移民為躲避戰亂冒死前赴他們的新夢土。直到9月一張3歲男童伏屍海灘的照片震驚全球,引發世界反思難民議題。在德國、法國的主導下,歐盟峰會拍板的難民政策要求各國重新安置16萬庇護尋求者。

不過,巴黎恐攻現場拾獲的一本敘利亞護照,卻激起歐洲人對於歐盟難民政策的質疑,原本就反對歐盟難民政策中東歐國家,現在有了能拒絕難民政策的最佳藉口。

剛上任的波蘭政府開出第一槍,宣布不會遵守歐盟峰會重新安置難民政策,也不會接納歐盟決定的難民配額。拉脫維亞也跟進表示,若不能有效加強邊境管制,將拒絕接受難民配額。就連對難民政策保持友善、開放態度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同樣遭逢來自國內的輿論壓力,政壇要求政府必須採取更為強硬嚴密的做法,有效掌握入境者身分。

然而,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Emergency)組織提出另一種觀點,「不該因為巴黎發生恐攻,以及其中1名槍手可能是搭乘橡皮艇投奔希臘的難民,就對那些逃離戰火的絕望難民關上大門」。該組織認為,這些逃離戰爭的人需要庇護所,任何試圖攔阻的作為,都只會更將他們推向犯罪幫派,難以掌控他們的行蹤。

因此,無論是波蘭率先拒絕難民配額的決定,或德國內部對於接納難民政策的反彈,這些發展是否會隨著巴黎恐攻持續發酵,導致歐盟難民政策急轉彎仍有待觀察。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