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台美斷交40年
美國1978年12月宣布,隔年元旦正式與中華民國斷交、與北京建交。當時恐慌心情瀰漫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那一年的台灣,有如暴風雨中孤獨前行的船,在國際上更形孤立、國內則動盪不安。
台美斷交40年

從友好到對抗 美中尷尬渡過建交40週年

最新更新:2018/12/26 07:53
1978年12月16日,敵對近30年的美國與中國宣布建交,雙方都視為外交上的重大勝利。圖為1979年1月,首位訪美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左)會晤美國總統卡特(前右)。(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1978年12月16日,敵對近30年的美國與中國宣布建交,雙方都視為外交上的重大勝利。圖為1979年1月,首位訪美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左)會晤美國總統卡特(前右)。(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WEB ONLY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台北19日電)1978年12月16日,敵對近30年的美國與中國宣布建交,雙方都視為外交上的重大勝利。如今,美中關係卻籠罩在中國銳實力鋒芒陰影下,帶著步入冷戰的疑慮,尷尬地渡過建交40週年。

回想1970年代,美國與蘇聯的冷戰正熾,莫斯科勢力因美國在越戰的失利而伸入東南亞。於是,聯中制蘇成為華盛頓的重大戰略目標;至於中國,也亟欲突破被美蘇合圍的冷戰包圍圈,謀求戰略發展。雙方一拍即合,終能結束近30年的敵對狀態而建交。

但40年後,美中當年的頭號強敵蘇聯,早已土崩瓦解,繼承蘇聯大部分遺產的俄羅斯,國力不復當年。然而,中國卻藉由改革開放,不但走向世界舞台,成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更以經濟實力為基礎,大舉擴張軍力及各種影響力,讓美國芒刺在背。

於是,1991年蘇聯解體後,沉寂了不到30年的冷戰陰影,在美中邁向建交40週年之際,悄悄地籠罩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兩大主角彷彿有從「美蘇」轉為「美中」之勢。

美國與中國建交之初,中國剛結束文革,全國百廢待舉。那時,美國開始接收大量的中國留學生,並向中國傳輸源源不斷的企業投資及活潑新穎的美式文化。進入21世紀,美國更引介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讓中國經濟走進全球的發展軌道,進而有實力及機會舉辦2008年北京奧運,真正步入大國之林。

美中建交的前30年裡,美中關係整體而言仍是合作大於競爭的態勢。圖為2009年美國前總統卡特(前)訪中出席紀念建交30週年活動。(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美中建交的前30年裡,美中關係整體而言仍是合作大於競爭的態勢。圖為2009年美國前總統卡特(前)訪中出席紀念建交30週年活動。(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可以說,美中建交的前30年裡,儘管中國出現了震驚全球的「六四」鎮壓事件、層出不窮的侵害人權事件。儘管美國將中國列為假想敵之一,以至於衍生美軍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美中軍機南海碰撞等事件。但整體而言,美中關係仍是合作大於競爭的態勢。

然而,美中建交後的第4個10年,局勢有了很明顯的轉變。

進入2010年代,中國開始對外露出鋒芒,特別是在周邊地區、對周邊國家改採強硬手段。加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012年11月上台後,高唱「中國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倡議「一帶一路」,且全面改採強勢政策後,美中之間的齟齬便明顯增加。

面對中國的鋒芒,美國歐巴馬政府2011年底提出了「重返亞洲」、「亞太再平衡」等制衡主張,卻一直只聞樓梯響。於是,中國第2年就給出了強勢回應。

2012年,中國先是從菲律賓手中強勢搶下黃岩島控制權;接著以日本將釣魚臺列嶼「國有化」為由,開始派遣海警船繞行周邊海域。幾年後,中國更在南海大肆填海造陸,且設置軍事設施,成為一座座海上堡壘。

一名美國駐北京的外交官,幾年前便曾在當地一個私人場合對此搖頭嘆息說:「這就是中國壯大後的『回饋』(feedback)。」

就是這樣的回饋,讓美國清楚意識到,中國不但意圖將南海、東海等近海視為「內海」,且不甘坐困在第一島鏈內,終究有一天要掙脫這具鏈條的束縛,和美國爭奪西太平洋、乃至於全球的霸權。

藉由壯大後的實力,除了軍事上,中國還藉由經貿、科技、文化、情報等手段,對美歐、亞太乃至於非洲、拉丁美洲,分別以不同手段強力施展「銳實力」,讓美國總算意識到,中國在21世紀中葉到來前終將取代蘇聯,成為美國的最大競爭對手。且更麻煩的是,中國想競爭的,不只是軍事而已。

2017年1月,被中國上下視為「好打交道的商人總統」川普入主白宮後,情況有了轉變,進而讓美中在2018年建交第40年,關係急轉直下。

美國總統川普 (左2)入主白宮後,讓美中在2018年建交第40年,關係急轉直下。圖為2017年川普夫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2)夫婦參觀北京故宮。(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美國總統川普 (左2)入主白宮後,讓美中在2018年建交第40年,關係急轉直下。圖為2017年川普夫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2)夫婦參觀北京故宮。(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川普上任之後,美國政府就在2017年12月正式發表「國家安全戰略」,明白把中國與俄羅斯並列為美國在軍事、經濟和資訊領域的戰略競爭者,更直指中國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都是美國的「威脅」。

這個定位,開啟了美國對中國政策的轉變,美國政界、學界對中國的態度隨之丕變,對中國「對抗」頓成主流。這讓中國上下意識到,川普一點也不是個「好打交道的商人總統」。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向中央社記者形容,從白宮選擇美中貿易戰作為對中國的突破口就能看出,川普在對中國關係上,是個「殘忍的戰略家、精明的戰術家」,別再把他當成「很容易做成交易」的商人。

3月起,川普一步步地對中國加徵產品關稅,迫使中國在解決美中貿易逆差問題上讓步。至於中方,一開始還強硬地和美國較勁,實施對等報復,到後來連「對等」都拿不出來,無牌可打,不但傳出私下示弱,更不得不冷卻浮誇的自我吹捧宣傳。

然而,川普沒有收手。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發表的長篇演說,全面性地聲討了中國近20年來的各種負面行徑,不但被稱為「討中檄文」,更讓人憶起1946年3月5日時任英國首相邱吉爾發表的「鐵幕」演說。

從此,美中步入「新冷戰」時代的說法不脛而走。但在中國,前幾年此起彼落的「中美必有一戰」論調,陷入鴉雀無聲,學者們更是口徑一致地否認美中將步入「新冷戰」。

儘管否認「新冷戰」論述,但走過40個年頭的美中關係,未來必然不會像過去40年那麼樂觀。

美中建交40週年,如今卻籠罩在中國銳實力鋒芒陰影下。圖為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訪中,中外兒童揮舞兩國國旗歡迎。(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美中建交40週年,如今卻籠罩在中國銳實力鋒芒陰影下。圖為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訪中,中外兒童揮舞兩國國旗歡迎。(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中國人民大學國關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向中央社記者預測,中美關係的變化會形成長期趨勢,未來10年會比較糟糕,要好轉不是很容易。理由是,美國無法接受中國的崛起,對中國的定位便從「有缺陷的合作伙伴」,轉為「競爭者」。

金燦榮認為,目前與美國在安全上對抗的有俄羅斯、伊朗,經濟上則有歐盟、日本,中國則是「兩個都占」,處境比較不利。所以,中國要先避免在對抗上「強出頭」,再設法把美國的矛頭引向別處,進而爭取與美國找議題合作。

時殷弘則指出,川普認為中國的威脅性超越昔日強敵俄羅斯。因此,儘管美中之間還達不到「冷戰」程度,但未來美中關係的「下行趨勢」會視情勢發展而顯現,中國應該有所因應。同時,中國也要謹慎地面對川普這位戰略和戰術高手。

12月1日,20國集團(G20)阿根廷峰會後的「川習會」,雙方協議暫緩加徵關稅,並在3個月內談出結果,否則美方就將依原計劃加徵關稅。協議讓中方在貿易戰中暫時喘息,中國官媒及學者為此口徑一致地表達肯定。金燦榮便說,這是劍拔弩張下的「鬥而不破」,表現出「兩國的成熟」。

然而,一名北京的西方外交官,事後私下向當地外媒打趣說,中方如今應該忙著構思「既應付得過去、又不能傷裡子、還得顧面子」的方案,去和美方談判。

美中建交40週年,不得不在相互對抗的陰影下及前途未卜的貿易談判中渡過,好不尷尬。(編輯:朱建陵)1071219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