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2020大選世代差異 掀民意海嘯

最新更新:2020/01/13 14:05
2020的總統大選,被稱為是一場以年齡為區分的「世代之爭」,許多民眾家中呈現出兩個極端的政治光譜,青年與長輩間的顏色互相拉扯,他們各有主張、卻誰也不服誰。圖左為蔡英文支持陣營,圖右為韓國瑜支持陣營。(中央社檔案照片)
2020的總統大選,被稱為是一場以年齡為區分的「世代之爭」,許多民眾家中呈現出兩個極端的政治光譜,青年與長輩間的顏色互相拉扯,他們各有主張、卻誰也不服誰。圖左為蔡英文支持陣營,圖右為韓國瑜支持陣營。(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2日電)2020的總統大選,被稱為是一場以年齡為區分的「世代之爭」,許多民眾家中呈現出兩個極端的政治光譜,青年與長輩間的顏色互相拉扯,他們各有主張、卻誰也不服誰,被視為此次選戰關鍵的青年族群,積極發聲,掀起民意海嘯。讓2018九合一大勝的國民黨,在總統立委大選慘敗。

這次總統副總統選舉人人數為1931萬餘人,年齡層分布,最年輕的20至29歲選舉人數有311萬餘人,30至39歲有354萬餘人,40至49歲居冠共有374萬餘人,其次為50至59歲有363萬餘人,60至69歲有303萬餘人,70至79歲則有141萬餘人。由於中高齡選民向來被認為有較高投票意願,年輕選民動向成為關鍵。

2020總統副總統選舉人人數為1931萬1105人,年齡層分布以40至49歲居冠,共有374萬3492人。(中央社製圖)
2020總統副總統選舉人人數為1931萬1105人,年齡層分布以40至49歲居冠,共有374萬3492人。(中央社製圖)

對照2016年總統大選投票率僅66.27%,這次總統大選投票率達74.9%。尤其在各陣營候選人用力催票之下,今年總統、立委選舉,年輕選民返鄉投票踴躍,10日開始高鐵、台鐵都班班客滿。高鐵10日整天南下搭乘人次18萬604人次,更創下營運以來新高。

這一次選戰的特殊之處,學者分析,適逢香港反送中產生的「亡國感」,以及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違背了「不離開高雄」的承諾,及對中國態度始終未明,讓年輕人不再給予支持;但又因國民黨長期處於低士氣,韓國瑜的高人氣讓國民黨支持者感覺有了希望,也讓曾歷經台灣經濟起飛年代的中高齡民眾有了情感投射,造成許多長輩和子女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親情上出現了裂痕。

由媒體「美國之音中文網」所拍攝的一支訪談短片,敘述一名西元1990年後出生的曾姓青年也面臨家庭內政治矛盾的狀況,父親是國民黨支持者,而她本身則是支持民進黨籍的總統蔡英文。這段影片9日上線以來,截至12日中午止,已有近8萬次的觀看、近500次的分享,以及700多則留言。

歷屆總統選舉概況

以中選會公告為準|看更多開票統計

影片中,曾姓青年的父親認為,年輕人之所以討厭韓國瑜,是因為人云亦云,也因為「你支持韓國瑜,不要那麼老土」的同儕壓力,這是一種霸凌。他認為,台灣獨立、大聲說出「I come from TAIWAN」是夢想,但他很理智的了解這一切並不會實現,中國不會允許台灣獨立,而他已經60歲了,對於未來不抱有企圖心,只求平安的活下去就好。

「我出生在1990年後,出生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對我來說,台灣就是獨立的國家,因為我不曾經歷過國民黨的年代。」曾姓青年認為,她與身邊的朋友能透過網路等各種管道了解政治,並不是因為同儕壓力,且並不是台灣不與中國交流,而是當蔡總統當選後,中國就選擇不與台灣來往。

她強調,即便台灣要與中國來往,也要對等的來往,「當你看見新疆、西藏,尤其是近期香港反送中事件,你不可能不對中國畏懼」,她也憂心,若韓國瑜選上總統將與中國走得越來越近,最後台灣成為中國的一份子。

曾姓青年與她父親的故事,只是眾多案例的其中一例。

目前就讀輔仁大學的一名學生說,她的家中也遇到同樣的狀況,父母親支持韓國瑜,但姊姊、妹妹及弟弟都支持蔡英文。她表示,很多人說韓國瑜講話不經腦袋,但韓國瑜的言論是經縝密思考的,為的是想拉攏特定的選民。

她認為,每個政黨都會想拉攏特定的選民,但韓國瑜只是挑起了議題,卻沒有設法解決問題,並不停利用軍公教改革的剝奪感,去分化整個社會團結,也不停的以二分法劃分過去與現在、青年與老年,導致世代隔閡擴大,就其實兩個世代是可以互相溝通的。

「選總統成了選邊站,而不是去選誰來領導國家」,她說,父親從小就在藍色家庭長大,因此已被固化為非藍即綠的選民,雖然「抹黑」這件事可能藍綠兩黨都在做,但這次的選舉演變成「只評論候選人特質」、「我只想要我的陣營贏」。

一名32歲、目前在法律事務所工作的蔡姓青年認為,過去她對政治不關心,真正開始關注政治是在2018年的同婚公投,由於當時很多不分年齡層的民眾都是「背答案」,卻不消化公投法案的內容,這完全違背了公投精神;加上有居住在高雄、偏綠的家人投給韓國瑜,最後韓卻違背承諾競選總統,令她非常不能接受。

她認為,與其說2020這場選舉是「世代之爭」,不如說是「思維之爭」,畢竟有很年輕的民眾也相當崇拜權威感,甚至轉傳假訊息;但也有長者雖然年紀大,但他了解真正發生了什麼事,也會去求證,並擅於與他人溝通,因此不應用年齡了界定這次選舉,而是思辨的精神。

2020總統大選11日晚間,在國民黨高雄市黨部開票現場,支持者心情都相當低落,不少人難過落淚。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 109年1月11日
2020總統大選11日晚間,在國民黨高雄市黨部開票現場,支持者心情都相當低落,不少人難過落淚。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 109年1月11日

另一名在日本京都從事和服攝影工作的吳姓青年說,他在2015年離開台灣到日本工作,期間2016年的總統大選、2018年的縣市長選舉都不曾回來投票,這次會選擇回來投票給民進黨的原因,是因為韓國瑜的中國論述令他無法相信,加上香港反送中的緣故,應該替台灣盡一份心力,也感謝日本老闆體諒,願意給他兩天的假期。

他說,家中的父母都是國民黨,經過幾次的溝通後認為沒有交集,因此只要談到政治他就會轉移話題,至少「一票抵一票」。

除此之外,在社群網站上有不為數不少的討論社團,其中又以「韓粉父母無助會」最為知名,一共擁有約1萬6000名粉絲,提供民眾投稿分享家中韓粉父母的狀況,由粉絲專頁管理者以匿名方式貼文,平均每一則貼文至少都獲得百名網友的迴響。

例如,有網友笑稱自己家裡是「一家兩制」,住在透天厝的他,樓上父母看著韓國瑜直播,樓下則收看民進黨的造勢晚會;也有人抱怨,他還是一名高中生,只說了一句韓國瑜不好,他的母親就不給他零用錢了;也有網友理性表示,家人很難改變,需要時間與時機,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機會,去做出對得起自己的決定。

台安醫院心身醫學科暨精神科主治醫師許正典受訪時說,近期不少民眾為了幫支持的政治人物催票,對家人展開親情攻勢,卻也成了情緒勒索的一種,但人與人間應尊重彼此選擇,面對家人情緒勒索,最好不要硬碰硬,以簡單一句「我了解了」就能化解危機,不然即便贏了選舉,最後可能輸掉家庭的溫暖,得不償失。

一名政治工作者認為,中、老年人希望的是穩定、求榮,回到過去70年代「台灣錢淹腳目」榮景,而當年那個榮景的執政黨就是國民黨;但對青年來說,要的是民主自由、願守承諾的政治人物,一名從海外返台投票的藝術家青年曾說:「與其說是亡國感,不如說是對故鄉的愛,讓青年願意回台投票。」(編輯:蘇志宗)1090112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