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記憶六四推動民主 香港支聯會32年後走入歷史

2021/9/25 15:52(9/25 16:2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香港支聯會25日在六四紀念館召開特別會員大會,會中以41票贊成,4票反對,表決通過解散決定。圖為2016年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中央社檔案照片)
香港支聯會25日在六四紀念館召開特別會員大會,會中以41票贊成,4票反對,表決通過解散決定。圖為2016年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中央社檔案照片)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25日電)香港國安法下,矢志推動中國民主化的愛國團體支聯會,被官方指為外國代理人,最終在具象徵意義的六四紀念館中結束32年的歷史;而六四記憶該如何傳承,則是懸而未決的新難題。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今天下午在六四紀念館召開特別會員大會,會中以41票贊成,4票反對,表決通過解散決定。

說起支聯會,許多人首先想起的每年6月4日夜晚,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紀念「天安門事件」的燭光晚會。1989年發生在北京的這場社會運動,正是支聯會的起點。

1989年還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社會,廣泛支持這場追求民主的大規模社運。當年5月21日,數百萬港人參加大遊行支持北京學生,支聯會也在這場遊行中宣告成立。

八九民運很快以悲劇收場,但支聯會並未因此瓦解,它將自己定位為愛國團體,矢志推動中國民主化,並制定了5大工作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和建設民主中國。

六四後,許多中國民運人士透過秘密的「黃雀行動」流亡海外,據稱支聯會也參與其中。

支聯會成立後雖屢遭港英政府和北京施壓,但並未解散,1997年也順利過渡,未被「一國兩制」的新政權取締,並發展成香港泛民主派的重要團體。

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是香港民主派元老,核心人士何俊仁及李卓人也都是泛民陣營的重要成員。而不少泛民團體也都是支聯會的成員。

但支聯會的政治路線也曾在民主派陣營中受到質疑。2014年「占中」運動失敗,讓許多港人普選夢碎,泛民陣營也出現分裂,一些年輕、本土意識強烈的社團進而質疑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路線,並杯葛參加「行禮如儀」的維園晚會。

2019年「反送中」運動爆發後,支聯會成員積極投入動員。而隔年7月香港國安法生效後,香港政治環境丕變,外界也關注像支聯會這樣標誌性的泛民團體,是否能繼續生存下去。

今年5月,香港警方再對支聯會的維園晚會申請發出反對通知書,這是港警連續第2年以疫情為由禁辦六四活動。支聯會則呼籲民眾「潮水式」到位於旺角的六四紀念館悼念,但6月初,港府指六四紀念館不具合法牌照,涉嫌違法經營,紀念館隨後關閉。

6月12日,北京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主任駱惠寧在「中國共產黨與『一國兩制』主題論壇」上說,「那些叫囂『結束一黨專政』、否定黨對『一國兩制』事業領導的人,那些企圖把香港作為地緣政治的棋子、遏制中國的工具、滲透內地橋頭堡的人,是在毀壞『一國兩制』制度根基,是香港繁榮穩定的真正大敵。」

相關發言被認為劍指支聯會,分析認為支聯會自此不可能再合法存在,只能自行解散,或被依法取締。

7月時,支聯會宣布,因受到越來越明顯激烈的政治打壓,支聯會決定「策略性」減少常委人數,7名常委辭任,並遣散所有職員。

到了8月23日,支聯會常委決定解散,但相關決議還要待今日下午舉行的會員大會表決,獲75%出席會員贊成才通過。

然而,官方的整治並未因此停下。8月25日,港警國安處依據香港國安法,指警務處長相信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要求他們提供成員職員個資、會議紀錄和收支報告等。

支聯會否認「外國代理人」的指控,也不願提交資料,副主席鄒幸彤等核心成員在9月8日隨即被以「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拘捕,港幣220萬元(約新台幣780萬元)的資產也遭凍結。

之後,鄒幸彤、李卓人和何俊仁更被加控國安法中的「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

9月10日,港媒報導港府保安局已運用權力將支聯會從合法註冊公司名單剔除。16日支聯會再應警方要求刪除官網、臉書(Facebook)等網上內容。

支聯會走入歷史已成定局,但香港保安局長鄧炳強今早受訪時強調,任何人和團體若違反香港法例,不會因解散就沒有刑事責任。

此外,由於支聯會與「六四」的緊密關係,外界也關注支聯會的解散,會影響公眾對這場社運記憶的傳承。

立場新聞引述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研究中心香港法研究員黎恩灝表示,支聯會除了是個具體的組織,也是符號,讓港人記得「六四」,是對爭取民主的重要啟蒙。

而在政治環境緊縮、維園晚會等元素消逝在公眾視野後,香港恐難再是中共治下唯一可紀念六四的城市。而有關六四、追求民主的記憶該如何傳承下去,則是懸而未決的新難題。(編輯:繆宗翰)1100925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