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主題
#台語文進行式

【記者在現場】夢想有重量:Fifi Kuo的追尋與妥協

要實現夢想,很多時候無法忠於自己。真的要為了一件事情努力,過程中有許多東西需要被犧牲

文/攝影:戴雅真(中央社駐倫敦記者)

「成長就是要學會妥協」,有一點現實又成熟的話,出自外表稚嫩的Fifi Kuo(郭飛飛),很難想像她的職業其實的是畫畫給小朋友看,讓小朋友作夢的兒童繪本畫家。

Fifi Kuo刻畫小企鵝想飛的溫暖故事I can fly入圍2019年英國「佛魯格繪本獎」(Klaus Flugge Prize)決選。她一路過關斬將,先從50多本作品中脫穎而出,入圍20部作品的初選,又進入剩下6部作品的決選,將於9月11日揭曉得主。

I can fly是Fifi Kuo的第一本作品,封面設計非常特別,可以看到原本的白色字體是I can't fly,但can’t被劃掉,以藍筆寫上了can。

故事內容描述小企鵝羨慕天上的飛鳥,期盼自己也能在天空自在翱翔。他持續努力練習,但換來的只有一再失敗。但當小企鵝再次飛翔失敗、墜入深深的海裡時,他發現海洋就是他的一片天,他可以在海裡自在遨遊,不用羨慕天上飛鳥。

雖然故事充滿想像力,但Fifi Kuo不是個只會做夢的女孩。

Fifi Kuo就讀輔仁大學景觀建築設計系,畢業後先到了土地復育相關的NGO組織工作,卻認為NGO太過空談理想,半年後換到廣告公司,卻又面臨極度商業化。她笑說:「都是money,money,簡直就像是從冷水跳到熱水裡。」

確定自己不喜歡談錢後,她換到誠品書店工作,發現對出版感興趣。

之後,從小就喜歡塗塗寫寫的Fifi Kuo決定出國進修,為了省下補習費,她到留學代辦機構打工,靠著圖畫日記和平時畫的卡片當作品集,順利申請上英國的學校,在劍橋藝術學校取得童書插畫碩士。

畢業展上,Fifi Kuo的作品獲得多家書商青睞,成功簽下書約,甚至從英國逆向把版權賣回台灣,即將發行中文版。一路看似順利,不過她說,「畫畫原本是拿來紓壓的事,變成職業後,反而成為我壓力的來源」。

和Fifi Kuo訪談時,她常提到「妥協」,提到一旦入了行,就有些要遵守的行規,必須和市場、銷量妥協。

她解釋,由於電腦和電子書的興起,紙本市場式微,童書產業也是如此。書商通常希望兒童繪本作家瞄準0至5歲市場,因為家長在這階段多少會阻止孩子接觸電子產品,之後就越來越難管控。

她還說,兒童繪本必須搭配文字,因為家長唸書給孩子聽時比較方便,不用自己創作,「沒文字的書賣不出去」。為此,她把原本沒有文字的I can fly配上了文字。習慣性畫的黑髮人物被書商提醒,她也特意加入金髮、紅髮和膚色黝黑的角色。

Fifi Kuo在台灣也到校園交流,看到時下台灣年輕人對於夢想的迷惘,Fifi Kuo有話想對他們說。

自稱「過度感性」的Fifi Kuo說,她爸常唸她不夠腳踏實地,做一些春秋大夢,還說「你們這一代可以有夢想,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她以前覺得不服氣,但現在覺得這一代年輕人確實幸運得多。

她說,常聽到年輕人說要追逐夢想,說「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或是「柔軟是我唯一的家當,我要逃亡」這些很夢幻的話,但卻沒什麼行動力,「似乎在泡泡裡生活,沒有嘗試走出來」。

「夢想」和「忠於自己」似乎都被過於渲染,「大家心思都很浮動,輕飄飄的」。

她想提醒年輕人,如果真的要實現夢想,很多時候無法忠於自己。如果真的要為了一件事情去努力,過程中有許多東西需要被犧牲,「你會發現,其實自己是最不重要的那一個」。

她說,真的希望年輕人能從泡泡裡走出來,而不是背著泡泡到處走,甚至出國也一直帶著,「帶到荷蘭、英國,再帶回台灣」。很多人都說年輕人多走、多看,「但在泡泡裡是要怎麼看?這樣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你必須逼迫自己走出舒適圈。」

有時候,會聽到年輕人說,雖然不知道要唸什麼,但想要背學貸出國唸書,她都想要勸告,「背學貸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每個月都有2萬元被扣掉不能用,這件事情真的不好玩」。

身為過來人,她也想說,台灣的教育真的沒有那麼差,國外的教育品質也沒有那麼好。

「我沒辦法說有夢就勇敢去追,因為我知道夢想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哪怕我看似是一個足夠幸運的人。夢想也許的確很重要,但不能遺忘成就夢想的代價與努力,那才是比夢想本身更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