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人加一個小孩 李權洋的小人物狂想曲Action!

他孵好劇本,永保赤子之心,期待下一部「鏡子森林」……
2021/5/22
文:王心妤/攝影:王飛華/圖片提供:民視/影音:張雅婷

李權洋執導的個人短片作品,總是一個長輩加一個小孩。小朋友看似搖搖晃晃跟在大人身後,但他們其實才是引領劇情往下走的主角。如何讓小朋友演技好又吸睛?導演李權洋笑著說,「其實導演很難進入戲裡,都要靠資深演員帶領,才可襯托出小朋友。」坦白一切毫不搶功,李權洋誠實吐露片場狀況,其實是靠著像「斗哥」劉亮佐、「陸姐」陸弈靜這樣的老戲骨,才讓小朋友演員通通乖乖聽話。

現實中的李權洋也和短片裡的小朋友有點像,從學生時期開始,就接受影視前輩們以經驗澆灌,學生時期就和業界的人合作,用誠實的目光探索、用真實人生堆砌,從短片「阿媽的放屁車」及「銅板少年」開始,進入業界又執導捧出金鐘視帝姚淳耀的台劇「鏡子森林」。

電影系跟我想的不一樣 首部作品就獲讚

在台中出生、長大的李權洋,小時候最愛往戲院跑,無論是南華戲院、全球影城還是萬代戲院,都是他的遊樂場。不過談起這段時光,李權洋頓時變得害羞,「其實我小時都都看好萊塢那種商業電影耶!讀了電影系後才開始接觸藝術電影,還想過自己是不是進錯系了。」

「因為電影系會給我們看最經典還有大師級的作品,很艱澀難懂,我曾看到覺得很恐慌,想說這是我可以讀的嗎?畢竟我是因為好萊塢那種商業電影才開始有興趣。」但這只是李權洋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好險讀著讀著念出興趣,問題迎刃而解。

李權洋笑稱自己後知後覺,等到鄰近大四才發現要唸電影戲可能有些「經濟門檻」。(攝影:王飛華)

隨著畢業季節來臨,第二個問題:「現實考量」也漸漸浮現。電影系同學需要交出屬於自己的作品,拍片的資金哪來?學生要不是打工籌錢,就是拜託家人「投資」自己,李權洋自嘲太後知後覺,到了大四才發現經濟可能是個就學門檻,「大學後期開始,發現同學們好像都滿有錢的,或是至少家境要是小康,因為拍片真的燒錢。有些同學比較早意識這件事,他們都選擇轉學或是轉到技術組學個一技之長。」也許因為不是長子,不需要背負家人期待,李權洋想和家人拿資金,家人大多也是半支持的態度。

雖有現實的壓力,但李權洋首部作品也是畢業製作的「釘子戶」,不只獲得高雄電影節入圍肯定,也拿下入圍金穗獎學生作品類「最佳劇情片獎」,讓李權洋決定再試一陣子,考上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碩士班後,李權洋畢製再端出好料:「銅板少年」。

業界母雞帶小雞 打動好演員唯有好劇本

李權洋的碩士短片作品「銅板少年」邀請舞台劇男星劉亮佐演出父親,搭配童星謝飛撐起整部片,片長不到30分鐘,台詞中「老師說全班都交紙鈔,只有我交銅板,老師就不收啊!」、「奇怪了!那錢也是我們娃娃機賺來的錢,拿出去也可以買東西啊!她為什麼不收?」父子倆一來一往的對話成為短片高潮。劉亮佐飾演的父親,用非典型的方式套出兒子的心裡話,再用點激將法,讓兒子又哭又笑,童星謝飛表現得自然,可得好好感謝劉亮佐戲外的帶領。

李權洋回憶,當時和劉亮佐邀約合作成功後,想再進一步約時間先排戲,但劉亮佐簡單地問了句:「要排練什麼?」直白的問題打得李權洋措手不及,李權洋當下緊張的說:「就是排一些相處的場景,可以培養演員間的默契。」劉亮佐也沒否定李權洋的想法,只笑笑的說:「那打個籃球就好了啊!」後來劉亮佐帶著親兒子銓銓和小童星在籃球場跑跳一下午,從陌生叔叔變得像親生爸爸般熟悉,距離也瞬間拉近。這次的建議也打破李權洋覺得「演員要排戲才能熟悉」的既定想法,原來有更簡單又日常的方式推進拍戲過程。

談起另一部短片作品「阿嬤的放屁車」,同樣是一大一小,外婆角色邀請亞太影后陸弈靜。陸弈靜不只帶著合作的小童星動物園一日遊,也幫助李權洋形塑更立體的台灣女性形象。

李權洋不諱言,學生劇展的作品多源自生活經驗,很大一部分都會希望讓觀眾被療癒,塑造的女性角色就容易帶有悲情感,但這樣的角色,陸弈靜卻會覺得不夠有生命力。「陸姐會試著要讓角色活起來。有一幕要拍攝陸姐騎著老舊的烏賊機車被Gogoro超車,劇本上只寫著角色要尾隨然後看一眼對方,但拍攝時,陸姐選擇超車再『尬車』,這就是她活出角色的樣子,讓故事增加趣味性。」

除了有硬底子演員劉亮佐加持「銅板少年」,「阿嬤的放屁車」甚至有「祖媽級」影后陸弈靜加持,問起邀約演員合作有什麼秘訣,李權洋認為原因無他,唯有好劇本而已。「其實劇本讓他們有興趣就可以!」李權洋不諱言,演員收的費用多是支持性質,但初衷仍要回到劇本,無論多資深的演員都在等待好劇本,如此而已。

曾與劉亮佐、陸弈靜等資深演員合作,李權洋靠劇本打動對方。(圖片提供:民視)

學生作品是名片 打開大門卻非直通羅馬

「銅板少年」不只在拿下國內金穗獎一般作品類優等獎、高雄電影節短片競賽台灣學生獎,國外也頗有斬獲,入圍法國克萊蒙費宏影展並拿下夏威夷國際影展金蘭花獎;「阿嬤的放屁車」則是再入圍高雄電影節短競賽台灣組獎,並讓陸弈靜拿下金穗獎最佳女主角。

屢獲獎項的短片讓李權洋被業界看到,知名導演鄭文堂決定邀請他參與「鏡子森林」的拍攝。談起與鄭導合作的過程,害羞的李權洋語氣變得高昂,圓眼鏡後的眼睛睜得更亮,難忘這段經驗。他興奮的分享,「有場楊謹華跟鄭人碩要對質的關鍵戲,排戲時我們想了一種走位的方法,但鄭導一進來就說:『不對!這樣不對啊!』接著他讓鄭人碩直接走到楊謹華面前,兩人一來一往的動作讓整個空間充滿火花,那場戲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李權洋結束「鏡子森林」後,開始摸索未來的風格與方向。(攝影:王飛華)

不過隨著「鏡子森林」拍攝結束,李權洋也開始面臨影視產業赤裸的競爭。「我算是非常幸運的,因為『銅板少年』很多人知道,但就算是這樣,我都沒辦法確定我能不能繼續走下去。」

學生時期,學校鼓勵每個人忠於自我,讓每個人都成為有自信的創作者,但畢業後,學生面臨的卻是血淋淋的生存問題。李權洋不諱言,目前遇到的障礙是如何拍出誠實面對自己的作品,卻又同時兼顧商業市場,「『鏡子森林』算我的好球帶,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遇見一個『鏡子森林』,我只能試著寫劇本,找出平衡點,但這很困難,也有很多人到這一關就放棄了。」

回望一路走來的旅程,李權洋把學生時期的作品稱為「名片」,幫助他打開進入業界的大門,甚至受到鄭文堂導演的邀請執導拍攝。不過大門打開,後頭的路還是只能繼續努力,雖然聽起來前路茫茫,不過自稱「幸運」的學長仍鼓勵年輕創作者,零包袱又純粹才是學生製作應該把握的最大魅力。

李權洋認為學生製作的本錢在於零包袱與忠於自我,這些作品也將成為入行的「名片」。(攝影:王飛華)

把握純粹本心 誠實目光挖出小人物狂想

李權洋從喜歡好萊塢商業電影入門到藝術電影的大學世界;從自身故事改編的劇情短片到拍女兒出生的紀錄片,又回到探討媒體生態的電視劇,李權洋的tone跳得很大,唯一不變的是誠實。

好奇李權洋自覺擅長拍攝的類型作品?李權洋再露出靦腆的笑容說:「好像什麼都可以拍,又好像什麼都......」話沒說盡,等了5秒後,李權洋接著說:「我應該可以拍點小人物的狂想吧!日常生活中也有點幽默的類型。」依舊是個相當誠實的回答。

李權洋誠實回答每個問題,答案常意外的讓人倒抽一口氣,或許誠實能帶領李權洋走得更遠,保持學生製作的純粹更久,拍出更貼近你、我、他內心的「小人物狂想曲」。

主題照:李權洋作品類型橫跨劇情片與紀錄片,期盼拍出小人物狂想曲。(攝影:王飛華)

小檔案

導演李權洋
1991年台中出生
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碩士

作品
2013 短片「釘子戶」:金穗獎學生作品類最佳劇情片獎、入圍高雄電影節
2017 短片「銅板少年」: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台灣學生獎、金穗獎一般作品類優等獎、夏威夷國際影展金蘭花獎、入圍法國克萊蒙費宏影展
2018 短片「阿嬤的放屁車」:入圍高雄電影節短片競賽台灣組、金穗獎最佳女主角
2020 「鏡子森林」與鄭文堂、吳宗叡共同執導:入圍金鐘戲劇節目導演獎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