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解開心中的結 看見心裡的天堂村落Lunana

導演巴沃邱寧多傑說:「我不會說自己是拍電影的人,在不丹我們會說講一個故事給你聽,而故事可以解開心中的結,電影只是種講故事的方式。」
2022/2/28
文:王心妤/圖:海鵬電影提供

你對不丹的印象是什麼?華人觀眾想起的應該是港星梁朝偉與劉嘉玲的世紀婚禮。你看過來自不丹的電影嗎?直到《不丹是教室》之前,我沒有。

這部來自不丹的電影,沒有華麗卡司、沒有炫目特效,甚至到今年才符合報名資格,連導演巴沃邱寧多傑的監製太太賴梵耘都說:「我們像是被獅子包圍的野狗,怎麼可能會贏?」但這部片卻直接闖進電影崇高殿堂「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國際影片最後一關的入圍名單,成為前五強。

「巴沃邱寧多傑是攝影師出身,透過他的鏡頭,能看見不丹高原、藍天和白雲錯落層疊的壯闊美景。(照片提供:海鵬電影)

獲得奧斯卡肯定,《不丹是教室》有機會在特定戲院重返大銀幕,我想每個人有機會都應該跟著導演巴沃邱寧多傑的眼睛,重思「真正」重要的人生意義,或許還能偷點來自「世界上最幸福國家」的快樂祕訣,找到心裡獨一無二的Lunana。

《不丹是教室》描述來自不丹首都的老師烏金突然被調去海拔5000公尺的冰原村莊Lunana教書,從一開始的厭煩嫌棄,甚至第一天就想落跑,到中間被孩子們打動與最後面臨留下或離開的抉擇。其實電影開始10分鐘後大約就能猜到故事走向,並不算太特別。


但跟著男主角烏金的腳步,搭著公車從海拔2400公尺的不丹首都廷布遠離市區,海拔漸漸爬升同時,電影角落標記的居住人口也越來越少,看見不丹的城鄉差距,也漸漸意識偏鄉教育的落差。

巴沃邱寧多傑曾出版攝影集,《不丹是教室》中,能看見高山、白雲、天空連成一線的美景,平原上散落著魯納納村落的平房,還有一隻隻氂牛身影點綴其中,雖然配上的是男主角氣喘吁吁地抱怨,但仍讓人忍不住驚嘆不丹的高原美景。

巴沃邱寧多傑其實一開始就堅持要到魯納納實景拍攝,不難想像整個劇組要到海拔5000公尺的冰原部落拍攝有多辛苦,所幸辛苦很值得。除了景色優美,更多的是還原真實的純樸,整部電影的「真」藏不住,從景色、全素人演員到配樂,觀眾也會在觀影途中反思,若屏除物質生活,「真正」重要的是什麼?幸福又是什麼?

《不丹是教室》以太陽能發電拍攝,因為自然風景與素人演員的純粹,也讓觀眾看見真實。(照片提供:海鵬電影)

看過電影後,一定會對小小班長「佩珠」印象深刻,圓滾滾的大眼睛配上可愛的露齒笑,連巴沃邱寧多傑與賴梵耘都曾分享,電影拍攝後曾經想過收養佩珠,讓她有更好的教育機會,但轉念一想,佩珠的家人都在魯納納,自認為對她未來好的方式帶走佩珠,真的會是她想要的人生嗎?這樣的問題也扣問到主角最後的抉擇,留在不丹或是離開不丹尋找機會,沒有正確答案。

《不丹是教室》入圍奧斯卡後,巴沃邱寧多傑被問到為什麼喜歡拍電影,他露出了有點疑惑的表情,笑著說:「我不會說自己是拍電影的人,在不丹我們會說講一個故事給你聽,而故事可以解開心中的結,電影只是種講故事的方式。」

或許《不丹是教室》片名乍看像是類似教條式探討偏鄉教育的電影,但從巴沃邱寧多傑創作初衷出發,一切沒有制式化的答案,片尾也透過主角烏金在澳洲重新唱起「圓滿氂牛之歌」做出開放式結局。現實面臨的選擇沒有正確答案,而是選出自己認為最幸福的道路,解開這個結,就能找到心中獨一無二的Lunana。

不丹人認為講故事能解開心裡的結,巴沃邱寧多傑也用電影打開觀眾的結。(照片提供:海鵬電影)
主題照:「不丹是教室」在導演巴沃邱寧多傑的堅持下,劇組扛著發電器材與拍攝器材走上海拔5000公尺的高原村莊Lunana拍攝。(圖:海鵬電影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