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30年後回望六四 王超華:群眾不是群盲

最新更新:2019/05/21 19:13
六四親歷者王超華20日表示,「群眾不是群盲」,並非控制學運領袖,就能改變歷史潮流。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5月21日
六四親歷者王超華20日表示,「群眾不是群盲」,並非控制學運領袖,就能改變歷史潮流。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5月21日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台北21日電)六四親歷者、天安門廣場學運領袖之一的王超華20日在新書座談會上暢談自己對六四的思索,以及當年在運動中犯過的錯誤。她認為,「群眾不是群盲」,並非控制學運領袖,就能改變歷史潮流。

王超華20日在台北舉辦「從來就沒有救世主」新書座談會,邀請同為六四親歷者的王丹與談。

王超華在會中表示,透過書寫,讓她得以用更全面的角度來審視自己的經驗。但很長一段時間裡,她只把文章發在網上,沒想過出書,因為「覺得自己沒資格用關於六四的寫作,來換取任何物質上的收獲」。

王超華提到,六四清場後,她在北京躲藏了8、9個月,當年12月,她聽到父親過世的消息,給她很大的震撼,也讓她感觸良多,這種感受也投射到六四事件上。她想到「北京市民付出的代價,有沒有我的一份?」「我看到由於我自己決定採取的行動,造成了別人付出生命的代價」。這種情緒,直到她赴美後,才逐漸調適。

直到去年,在王丹鼓勵下,王超華才決定整理著手出書。她表示,出書做為思想結晶,也才有機會重新去看自己的文章,並有機會和大家交流。

書中除了收錄王超華對六四和當代中國的思索外,也紀錄下自己當年在運動中的錯誤。

當年身為「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常委、同為學生領袖的王超華提到,5月16日時,「高層」有人來找她,此時她正對無法將學生從天安門廣場上撤出而有所怨言,因此直接對「高層」說:「我知道柴玲和封從德現在在醫院,你們可不可以想辦法把他們控制起來?」隨即,柴封兩人真的被控制了。

但王超華回憶,回到廣場後,她卻什麼也做不了;反倒是當晚趙紫陽的書面談話,透過廣場上的廣播系統不斷播放,讓學生情緒激動,高唱「國際歌」。

王超華說,這件事給她很大的觸動,也意識到,「群眾不是群盲」,學生領袖必須是學生認可才行,並非控制一兩個人,就能改變歷史的潮流。

現場讀者問到,中共是否從六四中學到什麼教訓?王超華說,中共學到的是要把不穩定因素遏止在萌芽狀態,並在六四之後,由上而下貫徹這個意志。今天在中國基層看到的維穩,就是以暴力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

參與對談的王丹則認為,中共在六四動用軍隊的目的,就是為了重建政治恐懼,但政治恐懼也可能被遺忘。當年學生敢上街,就是把文革和延安整風給忘了,因此,中共便不斷製造新的暴力,延續恐懼。(編輯:邱國強)1080521

六四親歷者王超華20日表示,中共學在六四中學到的,是要把不穩定因素遏止在萌芽狀態。今天在中國基層看到的維穩,也是中共以暴力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5月21日
六四親歷者王超華20日表示,中共學在六四中學到的,是要把不穩定因素遏止在萌芽狀態。今天在中國基層看到的維穩,也是中共以暴力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5月21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