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上海疫鄉人3 / 封城隔離了兩顆心 不愛了也是種次生災害

2023/6/1 11:32(6/1 12:20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上海封城對於情侶來說也是一大考驗,有人跨過難關,感情更加升溫,卻也有人無法克服而分道揚鑣。圖為上海街頭正在約會、逛街的情侶們。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上海封城對於情侶來說也是一大考驗,有人跨過難關,感情更加升溫,卻也有人無法克服而分道揚鑣。圖為上海街頭正在約會、逛街的情侶們。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上海解封1年,中國也已全面解除疫情管制,封城那2個月對於在上海生活的人到底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他們的人生軌跡發生了什麼變化,又是如何看待上海這座城市?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1日電)封城不但為上海按下暫停鍵,對於生活在這座城市中的情侶們而言,也是從未想過的考驗。一年後,有些人跨過這道難關,實踐情比金堅的真諦,卻也有些人重重跌跤,自此漸行漸遠。

上海封城之初,Daniel對於除了疫情之外的事情並不是那麼擔心,他總相信著只要等個5天、7天,就會恢復正常,然後可以像過去2年一樣工作、生活與戀愛,畢竟「這裡可是上海」。只是最終他的盼望跟許多上海人一樣落空。

另一件超乎他預期的事情是,隨著封控時間拉長,和另一半無法見到面的不安逐漸演變成摩擦與爭吵,且越發激烈,那兩個月,成了兩人日後終究分道揚鑣的起點。

Daniel和前女友都是從中國其他城市到上海念書、工作,接著在上海找了個負擔得起的地方租了房,開始在這裡生活。兩人居住的地區距離並不算遠,平時車程大約半個多小時。

戀情在上海萌芽的兩人,就像許多在上海的白領情侶一樣,在熱鬧的上海市區上班,下班有時一起吃飯約會,即便當天沒有見到面,也會用社群軟體通話或是分享生活瑣事。週末不時會出去走走逛逛,看看電影或逛美術館,遇到連假時也會安排到外地的小旅行,創造屬於兩人的回憶。

然而這一切美好的回憶,在那個令人措手不及的春夏之交後就逐漸褪色了。

Daniel和中央社記者聊起那時的情形,封城一開始彼此都不覺得有什麼太大的影響,每天都會聊天、相互關心,畢竟「雖然見不到本人,但仍能聯繫」。只是當時間逐漸拉長,加上各種不安的情緒逐漸放大,原本視訊或文字訊息時的互相鼓勵、分享生活,逐漸被尖銳的言詞取代,到後來變成相互指責。

他提到,爭吵的緣由從無法體諒彼此情緒,到過度干涉彼此生活,到後來連沒有及時回訊息或是接視訊通話等事情都成了吵架的原因,而且最終都無法解決,如果不是一方退讓,就是不歡而散。

「後來我們都知道,其實這些問題原本就存在,只是在封城之前我們選擇忽視,或是因為眼下開心的情緒是可以蓋過這些事情,因此並沒有造成影響。然而城一封,那麼長時間沒見,緩衝消失了,傷害就變大了。」

Daniel說,兩人的關係最終並沒有隨著解封而改善,畢竟走過這一遭後發現原來兩人其實有這麼多難以克服的不適合。最終兩人在去年底,中國完全鬆綁疫情管制措施的前夕,和平的分開。

當然,也並非所有的情侶都在封城的考驗面前重重跌了一跤,來自台灣的Angel和上海男友Pan就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案例。上海封城意外促使兩人開始同居,在充滿不確定的情形之下兩人互相照顧,加上個性互補,那兩個月間不但沒有激烈爭吵,反而感情逐步升溫。在解封後兩人各自退掉原本承租的房子,搬到適合兩人生活的新住處。

Angel告訴中央社記者,當時她和Pan分別住在浦東和浦西,在官方宣布要分浦東浦西個別封控數天的時候,Pan當時就認為「不會那麼簡單」,因此兩人協議後,Pan便在封控之前帶了一些民生必需品與私人用品,搬到了她當時的住處,「後來證明,我男友的判斷是正確的」。

Angel提到,在她身邊也有多對情侶因為封控而開始同居,然而自己可說是相當幸運,因為個性比較隨興,不會計較生活習慣的差異,而且男朋友的廚藝很不錯,因此在封城期間還能吃上不差的料理,「吃好、睡好,加上沒有什麼太嚴重的摩擦,兩人的感情反而越來越好。」

然而,她也坦言,兩個人同居,生活習慣差異一定會被放大檢視,而且像是衣服亂丟、不做家務等情形都會成為導火線,「我就聽到有朋友在抱怨這些事,另外也有認識的情侶在封城期間不得不同居,到後來大吵大鬧,甚至要分手的情形。」

在世紀大疫與令人措手不及的上海封城面前,每對情侶都被賦予了「在這樣的情境之下,如何面對彼此並經營這段感情」,這個艱難的考題,無論是同居或是分隔兩地,只是有人成功答題,也有人寫出來的答案無法被另一半接受。

「那會在封的時候不是有個詞叫次生災害嗎?分手後有好一段時間我也常常想到,像我們這種感情因為封控影響,最後散了的情況,難道不也是種次生災害嗎?」Daniel說,不會把這段感情的挫折完全怪到封城之上,然而那兩個月,的確是加速了這件事情發生的催化劑。

他提到,至今仍會不斷地想,「如果沒有那兩個月,即便往後真的遇到了那些困境,然而兩個人或許還能夠找到其他的方式挽救或解決,而不是困在家中眼睜睜看著他發生。」

在分手後近半年, Daniel從前一陣子開始使用交友軟體認識新朋友,也跟了幾個蠻聊得來的女孩子見面。他說,對於愛情仍然還是有憧憬,還是希望能在上海和一個所愛的人一起生活下去,「封城是考驗也是收穫吧,至少我會記得前女友跟我說的那些話,以及自己未曾注意到的缺點,然後不要讓這些事發生在下一段感情之中。」(編輯:唐佩君)1120601

上海封城2個月,有些情侶們體驗了一場遠距戀愛,「解封後去約會」成當時陪伴不少情侶跨過這段難熬時間的約定。圖為上海街頭販售花束的攤商,不時可以看到情侶一起選購。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上海封城2個月,有些情侶們體驗了一場遠距戀愛,「解封後去約會」成當時陪伴不少情侶跨過這段難熬時間的約定。圖為上海街頭販售花束的攤商,不時可以看到情侶一起選購。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上海疫鄉人-1 /
172.30.14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