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上海疫鄉人2 / 異鄉未能變家鄉 離開前最後一眼是陌生的上海

2023/6/1 11:24(6/1 12:04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上海是一座海納百川的城市,吸引了來自中國各地與世界各國的人們在此齊聚,然而疫情造成的衝擊與對生活的影響,也切斷了異鄉人與這段城市的聯繫。圖為上海浦東機場內懸掛「上善若水,海納百川」的廣告看板。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上海是一座海納百川的城市,吸引了來自中國各地與世界各國的人們在此齊聚,然而疫情造成的衝擊與對生活的影響,也切斷了異鄉人與這段城市的聯繫。圖為上海浦東機場內懸掛「上善若水,海納百川」的廣告看板。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上海解封1年,中國也已全面解除疫情管制,封城那2個月對於在上海生活的人到底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他們的人生軌跡發生了什麼變化,又是如何看待上海這座城市?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1日電)「到現在都還記得離開上海那天,路上幾乎沒人。這是我生活好多年的上海嗎?」即便已回日本一年,林(Hayashi)小姐仍難忘當時的景色,這也是當時不少離開上海的外國人共同的記憶。

林是一間日本企業派駐在上海分公司的員工,2019年年中到上海赴任,派駐時間3年。

2022年5月上旬,她按照原定計畫,預先買好了機票,提著兩大箱行李,簽署了「不再返回社區的切結書」,終於從漫長的封控中解脫,先是前去預約好的醫療院所做核酸篩檢並取得陰性報告,接著前往浦東機場,踏上回家的路。

在上海解封1週年前夕,林接受中央社採訪並回憶急忙離開上海的經歷與感受時提到,至今都無法相信上海會變成那個樣子,「路上幾乎沒人、死氣沉沉的,這和我生活好多年的上海完全不同。我從來沒有想過,上海給我留下最後的記憶是一個如此陌生的城市。」

林形容,當時她從社區離開並前往機場時,感覺自己就像Netflix影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故事中主角的經歷一樣,原本應該是熟悉而熱鬧的街道,人潮卻在一夕之間都消失了,整個城市變得好安靜,甚至有些恐怖。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是改編自漫畫的影集,敘述原本在熱鬧的東京澀谷街頭玩樂的主角,無意間穿越到了異世界,行人與車輛瞬間全數消失,原本熙攘往來的街頭陷入一片死寂。

前一陣子,林透過社群軟體告知中央社記者,她當時在上海的職位,空了將近一年,終於有公司的後輩要接手,近期將從日本出發至上海赴任。

在疫情期間,中國各地不時傳出因為疫情而封城,並且大規模興建方艙醫院、全員篩檢等措施,使得人心惶惶。然而,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包含上海本地人與在這座城市生活的外國人卻一直堅信著「就算全中國都封了,上海也不會封,畢竟上海不是中國的上海,而是世界的上海。」

這樣的自信或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根源,令上海封城的反作用力超出預期,甚至在過去一段時間中,成了令人想要遠離上海的「推力」。

在上海一間日企擔任中階主管的松村,和中央社記者分享了他過去一段時間的觀察。

他說,去年下半年間確實有幾位派駐在上海的同事申請調回日本,此外,原本計畫到上海赴任的日本同事,也有人推遲了出發時間,或是以不同理由向母公司回絕派任。

松村認為這樣的心態變化當然與上海封城,以及解封後各項趨於嚴格的防疫措施有關,畢竟去年開始,包含日本在內的許多國家都已經逐漸放寬防疫管制措施,「雖然中國並未放寬,但普遍認為上海是相對比較開放與自由的城市,不太會受疫情與嚴格封控措施影響。沒想到連上海都會封,這自然令不少人擔憂、失去信心。」

他也提到,就他所知這樣的憂心不只是存在於日本企業,一些互有往來的上海外資企業相關人士,都曾表達過公司遇上了這樣的狀況。

來自新加坡,從事貿易相關工作,今年40多歲的允中最近再度回到上海,他也是被上海封城「嚇到」因而選擇在去年下半年暫時離開上海的外國人之一。

他告訴中央社,當初選擇暫離,一方面確實是因為上海封城造成影響,很擔心又會再來一次,另一方面則是他的工作性質本來就會在世界各地到處跑,隨著世界各國都已經逐步恢復正常,當然得去看展、參展以及拜訪一些生意上有所往來的夥伴。

在中國全面鬆綁疫情管控措施後再次回到上海,允中坦言中國仍是重要的市場,而且在這裡也有不少合作夥伴,不可能因為疫情就放棄。

然而他也提到,因為疫情讓電子化、遠距化的工作模式逐步普及,過去將近1年的時間即便沒有在上海,仍能遠端聯繫處理上海等地相關的業務,並沒有遇到太大的困難,「因此目前計畫將辦公室搬回新加坡,有需要的時候再飛來中國就好。這趟來上海也算是跟一些合作夥伴打聲招呼,說明一下未來計畫。」

雖然中國的管制措施已經鬆綁,上海早已恢復疫情前的日常,然而也有不少外國人如允中一樣,重新思考自己與這座城市間的關係。

林提到,前一陣子,公司曾探詢有沒有意願再到上海派駐一段時間,不過被她拒絕了。她說,「之後當然還是會想要到上海,只不過是以觀光旅遊的身分而非工作。我希望能創造新的回憶,用熟悉的上海蓋掉現在記憶中陌生的上海。」 (編輯:唐佩君)1120601

在封城期間離開上海的外國人回憶,至今都無法相信上海會變成死氣沉沉的樣子,成為了一個如此陌生的城市。圖為上海封城期間,路上幾乎看不見行人,原本壅塞的主要道路上,車輛屈指可數。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在封城期間離開上海的外國人回憶,至今都無法相信上海會變成死氣沉沉的樣子,成為了一個如此陌生的城市。圖為上海封城期間,路上幾乎看不見行人,原本壅塞的主要道路上,車輛屈指可數。中央社記者吳柏緯上海攝 112年6月1日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上海疫鄉人3 / 封城隔離了兩顆心 不愛了也是種次生災害
172.30.14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