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823傷兵林德祿離世 學者盼關懷受難者多一點

最新更新:2018/08/22 16:55
八二三砲戰60週年,中正大學教授王瓊玲去年出版長篇小說「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故事主人翁林德祿(左)日前離世,享壽87歲。右為林德祿的妻子林陳香。(王瓊玲提供)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傳真 107年8月20日
八二三砲戰60週年,中正大學教授王瓊玲去年出版長篇小說「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故事主人翁林德祿(左)日前離世,享壽87歲。右為林德祿的妻子林陳香。(王瓊玲提供)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傳真 107年8月20日

(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20日電)今年是八二三台海戰役60週年,中正大學教授王瓊玲在長篇小說「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描述的主人翁阿祿叔本月離世。王瓊玲透過臉書說,「台灣對待八二三戰役的受難者,尤其是傷殘老兵及烈士遺族,關懷豈足夠」。

今年是「八二三台海戰役」60週年,中正大學中文系教授王瓊玲去年推出的長篇小說「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故事主人翁林德祿「阿祿叔」本月初過世享壽87歲,昨天在嘉義梅山舉辦公祭告別式。王瓊玲也在臉書發文,回憶撰寫此書緣起。

王瓊玲在3年多前一場演講中,有聽眾提問「想不想再寫動人的小說?」王瓊玲說「要」,對方邀請她,「那就到我家來。我岳父林德祿有很精彩的故事讓妳寫。」後來,王瓊玲每週三下午親訪阿祿叔長達半年,之後寫成「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長篇小說,去年由三民書局出版。

「台灣有兩個悲情數字,一個是二二八,一個是八二三」,王瓊玲在臉書寫道,二二八事件中犧牲的,多是社會菁英,因此引發各界強烈關注,也終於得到道歉、賠償、國定假日的追思,儘管正義遲來了,餘痛依然在。「但是,反觀八二三呢,台灣對待八二三戰役的受難者,尤其是傷殘老兵及烈士遺族,關懷豈是足夠」。

生於民國21年的阿祿叔與王瓊玲同鄉,阿祿叔3歲喪母、15歲喪父,孑然孤苦的他,娶了賢慧的妻子林陳香,卻因一紙徵兵單,粉碎美好。阿祿叔在27歲時因八二三戰役失明,「眼前閃了一大片白光,千萬點火藥與彈片,從坑頂飛灑下來」。

阿祿叔看到的最後一幕,是與之情同手足的排長被炸斷兩腿當場身亡,當時在身旁的軍中同袍哀嚎著,急著用沾滿鮮血的雙手,想替阿祿叔撿起被炮彈震出來的眼珠子,替他塞回去。

在戰役中被炸瞎雙眼、震聾左耳的阿祿叔因太太一句「我不會拋棄你」而振作,與不識字的妻子生下4女2男,各個教養成材,有當校長、曾破獲全台最大販毒走私案的調查員、有得到醫療奉獻獎的,還有能燒出絕美柴窯陶藝者。

嘉義縣副縣長吳芳銘昨天也透過臉書述說著阿祿叔的故事:到街上幫人按摩、下廚煮菜,體恤太太辛苦工作的阿祿叔,親自料理三餐、替孩子清理屎尿,也能獨力切蕃薯葉餵豬,甚至常有路人好奇圍觀,盲人要怎麼切菜和餵豬,而在筍子豐收季,阿祿叔會搭著兒女的肩徒步上山,幫瘦小的太太挑筍子。

阿祿叔的子女告訴王瓊玲,「小時候家裡窮,媽媽每天拿大鐮刀替我們削鉛筆,讓我們讀書寫字。爸爸很會講故事及吹口琴,鋪榻榻米的大床,就是講壇兼遊樂場,我們的童年是彩色的,一點都不黑暗」。

此外,王瓊玲也曾重返金門炮戰舊地,將沙土帶回故鄉呈給阿祿叔,「他老人家用手指揉搓著,終於淚奔而下,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流淚。」阿祿叔對她說,「金門是我最愛、也是最傷心的地方,謝謝妳代替我回去了。今生今世,我可以放下心,不再想了。」(編輯:張芷瑄)1070820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