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新聞專題
衛武營的前世今生
從昔日的國軍新兵訓練中心,變身為美侖美奐的國際級表演藝術場館,歷時18年打造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13日開幕,將帶動南台灣藝術發展全面升級。(高雄市都發局提供)

揮別前世 衛武營銘刻流汗操課當兵記憶

最新更新:2018/10/12 21:28
警戒森嚴南部重要新兵訓練中心衛武營,如今成都會公園和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仍保留老舊營舍和操兵場地。中央社記者陳朝福攝 107年10月12日
警戒森嚴南部重要新兵訓練中心衛武營,如今成都會公園和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仍保留老舊營舍和操兵場地。中央社記者陳朝福攝 107年10月12日

衛武營的前世今生3(中央社記者陳朝福高雄12日電)警戒森嚴南部重要新兵訓練中心衛武營,如今成都會公園和國家藝術文化中心。「20多年前理光頭操課記憶忘不了」,當年役男如是說,彷彿集合場流汗、五百障礙奔馳情景歷歷在目。

衛武營前世可回溯至日治時期當地是儲存軍用等相關物資的「鳳山倉庫」,肩負日軍後勤補給的重任。二次大戰日本投降後,國軍接收利用,設置為新兵訓練中心、部隊駐地等用途,長久來給予新兵、役男永難忘懷的回憶。

曾於民國81年在衛武營接受陸軍兵工新兵訓練的林姓男子表示,在衛武營除受訓出操單兵基本訓練,再前往兵工學校受訓專業課程,主要維修戰車和軍用動力車輛等;衛武營可說是男生服役進入軍事營區的第一站,在當時對心情忐忑不安的新兵來說,永生難忘。

「在當年,新兵仍是要被出操練兵的年代。」林男說,班長很兇,操體能也很「踏實」,每天按表操課一項都跑不掉,晨操繞著營區跑3000公尺是基本操練,也有刺槍、伏地挺身和射擊預習等訓練,班長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新兵不敢打馬虎,否則當場「好看」。

警戒森嚴南部重要新兵訓練中心衛武營,如今成都會公園和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錯落在老樹群中的老營舍變身展演場。中央社記者陳朝福攝 107年10月12日
警戒森嚴南部重要新兵訓練中心衛武營,如今成都會公園和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錯落在老樹群中的老營舍變身展演場。中央社記者陳朝福攝 107年10月12日

營區有南湖和北湖,以及練兵出操的連集合場、五百障礙場、營福利社、老舊營舍和地標供水塔、眺望塔等,更有戰爭時供作戰指揮中心的地下碉堡,塗成迷彩偽裝的建物錯落在高聳成蔭的老樹間,一群阿兵哥曾同甘共苦磨破皮地操練,也曾在老樹下懇親會暢飲冰涼飲料談天說地。

精實的新兵出操訓練的確讓林男與同袍建立起革命情感,他說,退伍時與部分感情很好的同梯弟兄互留電話,20多年來仍會聯繫問候和互訪。因在衛武營入伍受訓,在人生的道路上增加許多知心的老友。

另一名也退伍20多年的「阿發」說,印象中,衛武營的老樹特別多,有如大傘蓋的老芒果樹,盤根錯節的老榕樹更不計其數,當年站哨時微風徐徐的吹來,也是弟兄們聊天的好所在。

阿發曾回到衛武營,尋找當年與同袍弟兄們朝夕相處、同甘共苦的記憶,發現南湖和北湖都整修很漂亮,還增設生態池和鳥類觀察亭,而老舊營舍三連棟和集合場仍保存完好,當年讓新兵心驚膽跳的五百障礙場也還在,那時不免「心情澎湃」,下場小試一下單槓、爬桿、平衡木和高牆。

阿發感謝衛武營讓他由男孩經歷當兵的磨練「轉大人」而成為男人,當年與同袍流汗操課當兵的記憶至今永存腦海,這些曾經有過的歷史是甘甜的回憶。

衛武營揮別前世,除役男留著在人生成長中深刻的記憶,如今化身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和都會公園,兼具文化藝術和生態保育等功能,用今生再造衛武營傳奇。(編輯:陳政偉/孫承武)1071012

高雄衛武營區曾為新兵訓練中心。圖為穿著迷彩裝的新兵家屬參加滾輪胎比賽,抵達終點後雀躍不已。(中央社檔案照片)
高雄衛武營區曾為新兵訓練中心。圖為穿著迷彩裝的新兵家屬參加滾輪胎比賽,抵達終點後雀躍不已。(中央社檔案照片)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