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屏東大學校徽侵權案 溫馨落幕

最新更新:2019/05/16 20:30
國立屏東大學校徽涉抄襲爭議順利落幕,屏大校長古源光(左)與原設計師楊佳璋(右)16日正式簽署合約,屏大以新台幣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中央社記者郭芷瑄攝 108年5月16日
國立屏東大學校徽涉抄襲爭議順利落幕,屏大校長古源光(左)與原設計師楊佳璋(右)16日正式簽署合約,屏大以新台幣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中央社記者郭芷瑄攝 108年5月16日

(中央社記者郭芷瑄屏東縣16日電)國立屏東大學校徽涉抄襲爭議溫馨落幕,屏大校長古源光與原設計師楊佳璋今天簽署合約,屏大以新台幣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楊佳璋將這筆款項當場捐給弱勢團體。

屏東大學今天在校內舉行一場溫馨的弱勢團體捐款活動,屏東勝利之家、屏縣失智症服務協會及啟智協進會3個弱勢團體各獲得30萬、30萬與40萬元的捐款。

古源光在簽約及捐贈儀式中,說明抄襲事件始末,他強調,身為屏東大學校長,犯了這個無心之過,踩了學術倫理的紅線,直到現在還是要再度向所有關心屏東大學、愛護屏東大學的學生、家長、校友和社會大眾,說一聲抱歉。古源光並當面向楊佳璋鞠躬道歉。

古源光表示,校務會議決議留下侵權校徽後,他與意見不同的學生,面對面開過2次說明會,留下侵權的校徽,主要是「歷史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這段面對歷史、記取教訓再學習的歷程,已成為校徽的一部分,未來將寫入校史中,期盼讓「大武驕陽」撥去烏雲,再現光芒。

楊佳璋表示,原認為撤換校徽是最省事的做法,事情很快就會被遺忘,但古源光選擇走一條最難走的路,強調歷史不應被抹去,而應該被彰顯重要性,甚至寫入屏東大學的校史中,很敬佩古源光以教育家的高度和思維,願意把這個事件轉為具有教育示範意義,也很支持學校的做法。

屏大前後任學生會長、議長都參加簽約及捐贈儀式,議長陳玉鑫表示,學生的意見都有向學校表達,學生會認為,發生這件事很遺憾,但如果結果能達到教育意義及促使學生獨立思考就是好的,他們認為,今天的結果對學校、原設計師及弱勢團體3方都好。

屏東大學於2014年8月1日成立,合併原國立屏東商業技術學院與原國立屏東教育大學,向校內師生徵選校徽,視覺藝術系許姓老師涉嫌抄襲楊佳璋的作品獲選,今年1月楊佳璋發現作品被抄襲,校方經4個多月處理後,停聘許姓老師,並決定留下抄襲校徽。(編輯:黃世雅)1080516

國立屏東大學校徽涉抄襲爭議,屏大16日以新台幣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原圖設計師楊佳璋(左)隨即將款項捐給屏東縣3個弱勢團體。中央社記者郭芷瑄攝 108年5月16日
國立屏東大學校徽涉抄襲爭議,屏大16日以新台幣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原圖設計師楊佳璋(左)隨即將款項捐給屏東縣3個弱勢團體。中央社記者郭芷瑄攝 108年5月16日
國立屏東大學校徽涉抄襲爭議16日溫馨落幕,屏大以新台幣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設計師楊佳璋(前右3)並將款項捐出助弱勢。中央社記者郭芷瑄攝 108年5月16日
國立屏東大學校徽涉抄襲爭議16日溫馨落幕,屏大以新台幣100萬元取得原設計圖的授權讓與,設計師楊佳璋(前右3)並將款項捐出助弱勢。中央社記者郭芷瑄攝 108年5月16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