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新聞專題
南迴電氣化
民國68年縱貫線鐵路開出第一班電氣化列車時,在中央山脈東側的南迴鐵路剛動工;當年,沒搭上電氣化首班車,下一班車等了40年。環島鐵路電氣化挑戰的下一個里程碑是建構快鐵的雙軌化,進而實現「鐵路網6小時環島一日生活圈」願景。
南迴電氣化

南迴電氣化/南迴最溫暖身影 日夜守護電氣化工程英雄

2020/12/19 09:39(12/20 11:43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南迴鐵路電氣化工程最艱困的金崙段由400多名工人日夜趕工,當中3分之1的越南籍移工則是英雄中的英雄,沒有他們工程就無法完成。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南迴鐵路電氣化工程最艱困的金崙段由400多名工人日夜趕工,當中3分之1的越南籍移工則是英雄中的英雄,沒有他們工程就無法完成。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縣19日電)夜幕低垂,指揮員余婷一聲令下,鐵路工程車從大武火車站開入黑暗山區;大家進入夢鄉之際,南迴鐵路的夜晚開始變熱鬧,施工聲響迴盪山谷。

在一群工人中,來自中國大陸的余婷是金崙段工程唯一女性,她是工程車指揮員,所有工程人員的生命安全都交給她;手握一支無線電在黑暗中調度指揮,同事說她是「南迴之花」,黑暗中最溫暖的身影。

南迴鐵路電氣化工程大部分須在夜間最後一班火車通過後開始工作,工程人員晚間8時從大武火車站搭工程車進入山區。余婷總是提早到火車站,以熟悉和俐落的動作連接工程車;手握一支對講機,精確的指揮調度,經再次確認已斷電封鎖,安全百分百後才下令工程車出發。

「我是司機員的眼睛」余婷說,鐵路工程車的指揮員除了負責工程車的安全外,還要指揮工程車在黑暗中前進,司機員看不到前方,車子的安全和車上工人的生命都交給她,不容絲毫錯誤。

余婷7年前從中國福建嫁到台南,2年前離婚,為了獨立生活她報名火車工程車指揮員訓練,通過後隻身到偏避的南迴山區工作,7歲女兒留在台南,平常由前夫照顧,放假她就趕回台南把握與女兒相處機會。

來自中國大陸的余婷是南迴鐵路電氣化夜班工程中唯一女性,擔任工程車指揮員,必須確保工程車百分百安全後才會放行,不容絲毫錯誤。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來自中國大陸的余婷是南迴鐵路電氣化夜班工程中唯一女性,擔任工程車指揮員,必須確保工程車百分百安全後才會放行,不容絲毫錯誤。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太平洋海面上露出曙光,夜晚的工作結束了,余婷再次確認鐵路上的人員及機具已退場,安全無虞後下令工程車返回。2年半生活日夜顛倒,當曙光從太平洋海面升起時,余婷帶著工人拖著疲憊身軀回到工寮。

訪談中她露出燦爛的笑容說「不是只有看到月亮,還是會看到太陽的」。越南籍移工學著旁邊的台灣工程師說,「余婷是南迴之花,是一朵夜來香,是黑夜中最溫暖的身影」。

夜來香,在日出後也跟著退場;接著上場的主角是日間的南迴之花–排灣族「阿春」黃月春。余婷是夜間工班唯一的女性,阿春則是白天唯一的女性。她的工作是瞭望員,同樣守護著上百工人的安全。

阿春4年前剛到工地時擔任廚師,因工作認真負責,2年前被挑選為「瞭望員」,擔任更重要的工作。她說,工作是監控通過的火車,火車來了得趕緊按喇叭通知大家遠離軌道;眼睛要盯著每名工人,注意他們的安全,因為大家在工作時無法注意到周遭。

另外,她還要注意工作的環境安全,每個環節不能有鬆動,例如邊坡工程鷹架安全,欄杆的安全,土石流威脅等,她說「一個不小心眨眼,可能眼前的人就沒了」。

排灣族黃月春是南迴鐵路電氣化日班工程中唯一女性,擔任瞭望員,守護著上百工人的安全。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排灣族黃月春是南迴鐵路電氣化日班工程中唯一女性,擔任瞭望員,守護著上百工人的安全。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發現問題時,趕緊通知老公處裡。阿春的丈夫潘夏雄是工地的「總務」,大小事都做。他說,有一次颱風直撲香港,在南迴海岸掀起大浪,將砂石打上南迴公路,約600公尺路面都是砂石和礁岩,阿春發現後立即通知他管制交通並且清除,否則會有很多騎士遭殃。因鐵道工程占用公路,因此也要負責公路的維管安全。

阿春說,每逢下雨天、聽到颱風要來,她就提心吊膽不敢睡,因風雨後土質鬆軟,隨時都有危險,但「這工作我驕傲」。

主任工程師陳松輝說,余婷孤身一人從大陸到台灣,接著又孤單一人來到偏鄉,在幽暗的南迴山區工作,是夜班唯一的女性,巾幗不讓鬚眉,最多時負責5台工程車,指揮20幾名男性,讓搭工程車的上百工人平安到工地,就像夜來香在黑暗中散發芳香。

而阿春就像向日葵,向日葵注視著太陽,她則注視著每個工人的一舉一動,保護的不僅是鐵道上的工人,還有公路上的用路人。

陳松輝說,余婷帶著工人平安穿梭山區;阿春緊釘工人安全;2人日夜守護著南迴鐵路電氣化工程金崙段400多位工人安全,是「南迴最美麗的2朵花,工地裡最溫暖的身影」。

鐵道局東部工程處第4工務段長廖明誠說,南迴電氣化工程最艱困的金崙段是400多名英雄 (工人)日以繼夜勇敢的投入工作,不是在人煙無法抵達的山區,不然就是在瀕臨海邊的公路和鐵軌間的峭壁工作,空間和時間都被嚴重限制,須步步為營小心翼翼,施工難度比一般工程艱辛。

當中3分之1的越南籍移工則是英雄中的英雄,他們離鄉背井,忍受孤獨,為台灣的交通盡一份心力,「他們不是專業,但沒也他們,工程也無法動;沒有他們環島鐵路電氣化最後一哩路將走不下去」。

「日嘛拚、暝嘛拚」廖明誠說,一群熱情的工程師、原住民、外籍移工,「感謝你們,我們要驕傲的說出,我們完成了鐵路電氣化最後一哩路!為的就是能給民眾一條安全回家的路!」。(編輯:孫承武)1091219

南迴鐵路電氣化主任工程師陳松輝(中)說,余婷(左)和「阿春」黃月春(右)2人是日夜守護南迴鐵路電氣化金崙段工程的英雄,也是「南迴最美麗的2朵花」。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南迴鐵路電氣化主任工程師陳松輝(中)說,余婷(左)和「阿春」黃月春(右)2人是日夜守護南迴鐵路電氣化金崙段工程的英雄,也是「南迴最美麗的2朵花」。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攝 109年12月19日
影片來源:中央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