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人選之人編劇簡莉穎自曝遭貝嶺騷擾:不是唯一一個

2023/6/2 21:58(6/4 19:06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台劇「人選之人—造浪者」編劇簡莉穎2日晚間在臉書表示,大學時遭中國流亡作家貝嶺性騷擾,「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個」。(圖取自facebook.com/rheazg)
台劇「人選之人—造浪者」編劇簡莉穎2日晚間在臉書表示,大學時遭中國流亡作家貝嶺性騷擾,「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個」。(圖取自facebook.com/rheazg)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台北2日電)近期性騷擾被害者接連站出來發聲,台劇「人選之人—造浪者」編劇簡莉穎今晚也在臉書表示,大學時遭中國流亡作家貝嶺性騷擾,「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個」。

簡莉穎表示,她大學三年期在文化大學戲劇系修導演課時,想找美國作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的書來讀,發現當時的中譯本由中國流亡作家貝嶺出版,因而寫信給貝嶺表達想購買所有桑塔格的書籍,竟驚喜收到對方回信,讓她感覺「能跟一個認識桑塔格的人通信聊文學,是件多麼開心的事!」同時也對「流亡」充滿好奇。

簡莉穎說,後來貝嶺要回台灣時,約她在個人臨時住處見面,還拿一個氣墊床請她幫忙扛上去房間裡,後來便要她在床上坐坐,沒想到貝嶺就壓上來親她、撫摸她,還抓著她的手觸碰自己的性器官,「我完全不知怎麼反應,我把手縮回來。然後他隔著褲子在我身上磨蹭。」

已出櫃的簡莉穎回憶,她第一時間想的是,「我一看就是個女同志吧!到底哪裡讓你誤會了?」自己以發燒為藉口,沒讓貝嶺繼續下去,並走回客廳繼續看書,「但我已經一個字都看不下去,我已經忘記我是怎麼離開的。」

後來簡莉穎漸漸沒再與貝嶺聯絡,又害怕撕破臉,「最後一次是他打電話叫我去聯絡文大的詩社幫他唸詩搞行動,我終於發脾氣,我說如果把我當成你的迷妹、叫我要幹嘛就幹嘛那你真的搞錯了,之後沒有聯絡」,多年過去,她曾有幾次在書展遠遠看到貝嶺,都飛快迴避。

簡莉穎指出,她從此理解,有些人背著流亡、藝文前輩身分,好像因為做了些價值理念類似的事受難,而獲得禮遇、尊敬,「但其實他們超級享受這種受難,透過受難而來的特權去佔盡各種便宜,從此對於什麼界大佬直接幻滅。」

簡莉穎強調希望藉由她個人經驗,提醒對文學、藝術或某業界有憧憬的年輕女性男性,小心這樣的人,「過程中我也一直在檢討,難道是我的信讓他誤會我是迷妹嗎?還是我不該去他家?但我朋友鼓勵我,我不要檢討自己,他不該對我做那些事。對,他不該」。

有不少同樣曾遭貝嶺騷擾的人也私訊簡莉穎,並同意她公開在臉書上,情況包含他們在市集上認識貝嶺時,聊天過程對方不但肢體過度靠近,還持續邀請她去書庫取書,後來陸續想邀她去家中喝酒;另一位也是在市集碰到貝嶺,對方以按摩為由把她帶到書櫃後隱蔽的床上,還解開她的內衣,「他的動作和觸碰地方,都處在一個很灰色模糊的地帶」。(編輯:管中維)1120602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請繼續下滑閱讀
172.30.14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