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哭悲」劇情太驚悚 雷嘉納嚇到搭捷運有陰影

最新更新:2021/01/22 17:03
電影「哭悲」的導演賈宥廷希望觀眾看見更真實的畫面,交由「覺藝工作室」打造片中喪屍特效妝容,由於角色是受病毒感染的人類,需要與普通喪屍做出區分,工作室事前也參考各種疾病感染的資料,打造新型態的「染疫者」。(麻吉砥加提供)中央社記者王心妤傳真 110年1月16日
電影「哭悲」的導演賈宥廷希望觀眾看見更真實的畫面,交由「覺藝工作室」打造片中喪屍特效妝容,由於角色是受病毒感染的人類,需要與普通喪屍做出區分,工作室事前也參考各種疾病感染的資料,打造新型態的「染疫者」。(麻吉砥加提供)中央社記者王心妤傳真 110年1月16日

(中央社記者王心妤台北22日電)電影「哭悲」出品人黃立成、導演賈宥廷及演員朱軒洋、雷嘉納、藍葦華等人出席首映會。片中打造病毒活屍遊走世界的恐怖極限,雷嘉納表示,拍片完後曾對搭捷運有陰影。

「哭悲」昨晚舉辦首映會,黃立成表示,「哭悲」去年7月開拍,很開心在全球受到疫情衝擊時,台灣依舊能繼續拍片,希望國片也能走向世界。

「哭悲」特效化妝驚人,雷嘉納不諱言指出,拍攝完捷運車廂戲後,一度留下陰影,「因為搭建的場景大過真實,只要搭捷運就會想起當時的畫面,會有點不敢坐下來。」

片中有許多追逐打鬥戲,雷嘉納曾二度送醫。她表示,有次鬥毆戲拍攝完畢,可能因為情緒太過亢奮,近1小時心跳率都維持在140,出現頭暈狀況;另一場戲被鐵欄杆割傷後,緊急送醫打破傷風。

朱軒洋說,與雷嘉納一起上表演課時意外撞到彼此,讓他咬掉舌頭上一塊肉,滿嘴血的樣子嚇壞眾人,「舌頭有點分叉的感覺,像是『蜥蜴』,但那時候比較擔心會影響拍攝,不過,傷口也到拍攝中後期才痊癒。」

回憶起拍攝過程,兩人表示,賈宥廷(Rob Jabbaz)總希望電影畫面能完全吻合自己的想像,賈宥廷不只親自示範演出,若覺得場面不夠血腥,還會拿出假血包幫忙布置場地。

被問到會不會想挑戰續集,朱軒洋與雷嘉納都搖頭打趣說,「一次就夠了。」(編輯:戴光育)1100122

影片來源:麻吉砥加電影Machi Xcelsior Studios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