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納粹深植軍中 德國今日要對付「內部之敵」

最新更新:2020/07/05 09:51
德國國防部1日宣布解散KSK菁英特戰部隊部分單位,原因是部隊充斥極右思想且現有體制難以根除。圖為KSK士兵2004年的訓練演習。(美聯社)
德國國防部1日宣布解散KSK菁英特戰部隊部分單位,原因是部隊充斥極右思想且現有體制難以根除。圖為KSK士兵2004年的訓練演習。(美聯社)

(中央社柏林3日綜合外電報導)德國國防部1日宣布解散KSK菁英特戰部隊部分單位,原因是部隊充斥極右思想且現有體制難以根除。紐約時報調查發現,德國軍警認同極右翼的情況嚴重,氛圍彷彿當年納粹崛起。

「紐約時報」報導,就在德國5月逐步放寬因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實施的封鎖措施時,德國特警帶著挖掘器具,掀開一名綽號「小綿羊」的KSK士官長在偏鄉擁有的一處房產。

他被懷疑是一名新納粹分子。警方在花園裡搜出他埋藏的2公斤PETN塑膠炸藥、引爆器、保險絲、1把AK-47步槍、滅音器、2把刀、一把十字弓與數千發彈藥,據信絕大部分都是從軍隊裡偷出。警方還查獲一本納粹黨衛軍歌本、14本供黨衛軍前成員閱讀的雜誌,以及其他許多納粹紀念物。

德國國會負責督導KSK的委員會成員黑格(Eva Hogl)說:「他這是有計畫性地,且不只他一人。」

德國的問題在於,政壇與安全首長長年駁斥極右翼滲入安全部門的說法,總以「個案」為由輕輕帶過,根本不承認有組織運作的可能性。出事單位的上級獲包庇,軍方儲放的軍火與彈藥失蹤也沒認真調查。

軍警內部出現極右翼極端分子的案例層出不窮,有些甚至暗藏武器與爆裂物,終於讓德國政府大夢初醒。德國高階情報官員與軍方指揮高層開始有所行動,處理這個輕忽不得的問題。

這個問題因「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崛起而雪上加霜。德國另類選擇黨把極右翼思想合理化,利用德國2015年收容上百萬來自中東及非洲的難民,以及近期的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製造一種迫在眉睫的危機感。

最令當局擔憂的是極端分子似乎都集中在理應最菁英、對國家最忠誠的KSK特戰部隊。國防部長康坎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前天大動作解散KSK一支被認為充斥極端分子的作戰單位,前述的「小綿羊」士官長就隸屬這個單位。

康坎鮑爾還說,KSK共計遺失約4萬8000發彈藥、62公斤爆裂物。

目前德軍總計約18萬4000人,反情報部門現正調查其中超過600名官兵的極右翼極端主義傾向,光在KSK內部就有約20人,比例是其他單位的5倍。過去13個月,極右恐怖分子已刺殺一名政壇人士、攻擊一處猶太教堂、射殺移民與移民後裔共9人。

德國國內情報部門負責人哈登范恩(Thomas Haldenwang)坦承,極右翼極端與恐怖主義「是今日德國民主的最大危害」。

撰稿的紐時記者多年來訪談德國軍方、情報官員,以及不避諱自身為極右翼的人士,所有人都提到現、退役軍警組成的全國網絡與極右派的關係。

在許多案例中,官兵利用相關網絡為所謂的Day X做準備,也就是他們認為德國民主秩序崩壞的日子;官員憂心這真的會成為恐攻甚至政變的藉口。一些德國媒體已將情況比擬為1920年代的「影子軍隊」,當年隱身在軍隊裡的民族主義分子就策劃政變陰謀、推翻民主政府。

官員們也談到,招募新兵時能察覺出「價值觀轉變」。在對話時,官兵本身都表示,轉捩點應該就是2015年的移民危機,他們回憶當時數十萬人從敘利亞、阿富汗湧入德國尋求庇護時,部隊心情都充滿焦慮。

今年6月,一名KSK成員寫了封12頁的長信給國防部長,懇請國防部調查他所稱單位內的「不良認同文化」和「恐懼文化」。爆料者寫道,極端分子同僚的內情都被「集體忽略甚至包庇」,其中一名教官還把KSK比做納粹黨衛軍(Waffen SS)。

德國國會督導情報的委員會副主席范諾茨(Konstantin von Notz)說:「一旦認真開始檢視,就發現一大堆案例。當出現數百樁個案時,就表示這是結構性問題,絕對讓人憂心。」

KSK指揮官克萊特麥耶(Markus Kreitmayr)說,「我沒法解釋為何軍中疑似有那麼多極右翼極端主義案例」,KSK「所受影響顯然比其他單位更嚴重,這看來已成事實」。

德國2011年廢除義務役,部隊改採志願役,結果就是軍隊結構越來越難以反映整體社會,兵源侷限在極小一部分。

克萊特麥耶表示,KSK官兵有「極高比例」來自前東德地區,且疑為極右翼極端分子的KSK成員約一半是德東人。德東正是德國另類選擇黨支持者比例異常高漲的地區。(譯者:陳亦偉/核稿:曾依璇)1090704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