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全球疫苗起跑
武漢肺炎癱瘓國際連結,2020年全球斷鏈,過百萬人喪命。各國藥廠疫苗年底陸續上路,疫情黑暗隧道裡,人類見到光明。(圖取自Unsplash圖庫)
全球疫苗起跑

全球疫苗起跑/中國疫情相對受控 武漢肺炎疫苗之路與歐美有別

最新更新:2020/12/08 11:01

(中央社華盛頓3日綜合外電報導)全球競相研發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入秋後飽嚐疫情反撲之苦的歐美都巴望疫苗解救。反觀疫情源發地的中國,因疫情大致受控,中製疫苗研發思路、策略均與歐美有別。

美國權威期刊「科學雜誌」(Science)刊出一篇專文指出,美國川普政府砸108億美元推動疫苗研發計畫「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Speed),以超乎許多研究者所想的速度從事COVID-19疫苗研發,而中國也同樣在進行類似的大規模疫苗研發行動。

包括康希諾(CanSino)、北京科興生物公司(Sinovac)及中國國藥集團所屬的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CNBG),都已投入可觀資源,在全球各地找數以萬計的志願受試者試驗4款候選疫苗,很可能幾週內就會宣布臨床試驗結果,不致落後歐美與俄羅斯太久。

美國莫德納(Moderna)的疫苗,美國輝瑞藥廠(Pfizer)與德國生技公司BioNTech合作的疫苗,英國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與牛津大學合作研發的疫苗,以及莫斯科加馬利亞研究所(Gamaleya Institute)的疫苗,已在11月宣布臨床試驗結果,疫苗具保護力。

專文指出,中國的疫苗研發之路與歐美大異其趣。大多數西方進度領先的疫苗,走的是像基因工程的重組病毒疫苗,或傳訊核糖核酸(mRNA)疫苗等時髦路線,中國4款進度領先疫苗裡,3款走的是不活化疫苗,這種技術已可回溯至1930年代首支成功的流感疫苗作法。

中國採取包括強制隔離與全城普篩等強勢公衛措施成功遏止疫情擴散,反而讓疫苗進度受阻。密切關注全球疫苗研發的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顧問葉雷(Ray Yip,音譯)說:「中國很快就遏止住疫情,失去在國內試驗疫苗效果的機會;若還有一大堆病例,中國早就比其他人更早完成臨床試驗。」

因此中國的疫苗研發人員到海外做試驗,雖然美國的「神速行動」將中國拒於門外,但中國仍在五大洲的15個國家地區簽妥協議試驗,像在阿拉伯世界展開龐大試驗,連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總理都已接種過試驗疫苗。葉雷表示,因中國沒有需疫苗壓制國內疫情的迫切性,可好整以暇地作業甚至分享技術。

美國西東大學(Seton Hall University)研究中國的全球衛生專家黃嚴忠表示,北京事實上正用疫苗推動外交政策目標,「相較美國的疫苗民族主義,中國打算填補美國所留下的空缺」。

黃嚴忠認為,阿聯與許多與中國合作的國家都有廣大穆斯林人口,中國的疫苗外交有助緩和因新疆維吾爾再教育營政策而引發穆斯林國家的不悅,也有助為推動一帶一路政策營造正面氛圍。

土耳其9月時展開北京科興疫苗1萬3000人的臨床試驗,也歡迎中國的疫苗製造商,不像歐美排斥中國疫苗;康希諾等3個藥廠也在印尼、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墨西哥、智利進行大規模臨床試驗。

康希諾執行長宇學峰表示,原本他們也考慮做mRNA 疫苗,但最後仍決定做重組病毒疫苗,覺得「這才是快速與成熟的做法」。北京科興與CNBG則是走更傳統的不活化疫苗路線,且只需一般冰箱即可保存。

用完整病毒蛋白製作的不活化疫苗,主要風險在於可能引發疫苗相關性增強呼吸道疾病(enhanced respiratory disease),美國神速行動負責人施勞威(Moncef Slaoui)也對這種疫苗嗤之以鼻。

然而,不同於神速行動擁抱的mRNA等技術,不活化疫苗有的是穩健的歷史紀錄。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的策師勞瑞(Nicole Lurie)就認為,研發疫苗方式百百種,但若創新之餘能遵循行之有年的方式,不失為好方法。

CEPI中國事務負責人傑克森(Nicholas Jackson)曾在輝瑞參與疫苗研發,他表示雖然理論上,大規模生產mRNA比培養類似規模的病毒來得容易,但生產不活化疫苗不太可能成為障礙,中國有充沛的資源可以拉高產能,且因技術難度較低,反有利中國疫苗外交對象的國家,因為這些國家已有多年製作不活化疫苗的經驗,有利技轉。

中國藥監單位似乎滿意於疫苗在動物試驗與第1、第2期臨床試驗得出的數據後,6月時就陸續核准康希諾、北京科興及CNBG疫苗的緊急使用。

康希諾公司表示,數萬名在疫情高風險地區從事海外維和任務的解放軍部隊都已接種他們的疫苗;CNBG表示,中國國內已有數萬人接種他們的疫苗,主要是確保醫護人員、一線工作者與入出境管制人員免遭感染;北京科興也表示,公司內90%的人已施打公司所研發的疫苗。

除國產疫苗外,中國也已與輝瑞&BNT、阿斯特捷利康談妥,將在中國本地生產這兩款歐美疫苗。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今年5月在世界衛生大會宣布,國產疫苗將作為全球的公共財產,中國並於10月加入世衛與CEPI推動的COVID-19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反觀美、俄都沒加入。喬治城大學「全球衛生科學與安全中心」專精中國事務的律師費蘭(Alexandra Phelan)認為,這是身為全球公民支持COVAX機制的良好行為。

雖然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敵視中製疫苗,但在巴西聖保羅大學負責與北京科興疫苗合作試驗的卡拉斯(Esper Kallas)表示,目前巴西還是歡迎中製疫苗,對中製疫苗的偏見不過是極右翼政客的惡整,大多數巴西人都把北京科興疫苗視為可行選項。

卡拉斯說:「我就會去打,毫無疑問,想都不用想。輝瑞與莫德納疫苗成功的消息固然令人振奮,但問題是這兩款疫苗都不在巴西所能掌握中。」專文最後認為,包括巴西在內多數國家,中國疫苗可能仍是最先能倚賴的可行疫苗。(譯者:陳亦偉/核稿:蔡佳敏)1091203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