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松坂大輔68次對決鈴木一朗 像距離18.44公尺的投打對話【書摘】

2024/5/26 15:12(5/26 15:24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平成怪物」松坂大輔2021年10月19日引退賽後單膝跪在投手丘,在掌聲中帶著笑容退場。(中央社檔案照片)
「平成怪物」松坂大輔2021年10月19日引退賽後單膝跪在投手丘,在掌聲中帶著笑容退場。(中央社檔案照片)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網站)已退役的日本棒球強投松坂大輔,留下日職114勝、美國大聯盟56勝的亮眼成績,然而他在23年職業生涯中,有一半以上時間都在與傷痛對抗。2021年10月19日引退賽,他僅投1個人次,5顆球中有4顆明顯壞球,他在自傳中回憶,「我的棒球人生直到最後都還在奮力掙扎。」

橫濱高校時期的松坂大輔征戰甲子園,在冠軍賽中投出無安打比賽,獲得「平成怪物」封號;日本1980世代優秀選手,以他為首被稱作「松坂世代」;在國際賽場上,他更是令台灣球迷扼腕的「台灣殺手」。然而對他來說,棒球究竟是什麼呢?

「可以說就是我的人生。而這當中真的與許多人相遇,受到大家幫助,我的棒球人生才能走到這裡。」在松坂大輔的引退儀式中,前輩鈴木一朗透過大螢幕影片說:「要說什麼才好,又一直找不到合適的語詞,所以我只能用這種方式,請原諒我,大輔。」之後鈴木一朗驚喜現身獻花,讓松坂大輔頓時紅了眼眶。

「一朗前輩是相當巨大的存在,並永遠都會是我憧憬的巨星。」這兩位名將的珍貴情誼,在《被稱作怪物的我:松坂大輔》書中有深刻描寫。中央社取得授權與您分享部分內容。

影片來源:(パーソル パ・リーグTV公式)PacificLeagueTV

因為一朗前輩的存在

最後一次穿上西武獅球衣是2021年12月4日。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哭,卻沒忍住。聽完恩師給我的一席話,繞球場場內一圈之後,球團工作人員催促我回到本壘壘包附近。我摸不著頭緒,隨後看到中外野大螢幕上出現一朗前輩。

「原諒我啊!大輔!」

畫面上的一朗前輩一說出這句話,球迷的歡聲瞬間響徹球場。聽見歡聲後,我察覺現場發生了什麼事。看向一壘側休息區,發現一朗前輩正走向我,但他並未多說什麼。

「你已經很努力了,長久以來辛苦了。」

情緒自然湧上胸口。對我而言,一朗前輩是相當巨大的存在,並永遠都會是我憧憬的巨星。

雖然在職業的世界,「一決勝負」是對戰的前提,但我面對一朗前輩投球時,他是獨一無二讓我感覺彷彿能在投打之中「對話」的選手。

每每與一朗前輩對戰,都會讓我思考過去的對戰內容。不僅如此,他也會讓我想像未來,思考下一次、將來對戰時該怎麼做。我想一朗前輩有自己不同的想法與感受,但我認為雖然相隔18.44公尺的距離,我們在投手丘與打擊區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對話」。

與一朗前輩第一次對戰是1999年。雖然首場對戰連續3打席三振,即使如此,他還是在我心中留下不管投出什麼球路與球種都能出棒攻擊的印象。

1994年,一朗前輩在日本打出高達210支安打,那年我還是國中生。當時的我一邊看著電視上的一朗選手,一邊想像如果自己與他對戰要怎麼投球。這麼想的同時,我突然感覺到像是有把刀砍向自己。在家裡獨自看著電視的我,不禁「哇!」地一聲閃開。這是真實發生的事。

就算進入職棒開始對戰後,一朗前輩的球棒還是那把我記憶中的「刀」。從第一次對戰開始,就想著要正面決勝負,把那把刀折斷。與一朗前輩共對戰68個打席,61打數、15安打、1支全壘打,共7個打點。雖然在第一場比賽中3次奪三振,但那之後,於日本的對戰中,我再也沒三振過他。

影片來源:埼玉西武ライオンズ

不只對戰,我的腦海中浮現了各個場景。

1999年那場最初的比賽,我在中外野後方熱身準備時,一朗前輩來找我。在我腦中,壓根沒想過一朗前輩會在將要對戰前,特地來找我這個熱身中的高中畢業菜鳥。正在伸展拉筋的我,躺在地上以很失禮的姿勢打了招呼。當然,我立刻站起身向他請求握手。

2014年,大都會對戰洋基的「地鐵大戰」(以紐約為根據地的兩支球隊的傳統大戰)前,一朗前輩主動給了我擁抱,讓我嚇了一跳。我感覺到他會這麼做是因為讀出當時我面對自己的處境,對於被定位為中繼投手而感受到的複雜心情。

我本來想在引退後,什麼都不做,靜靜地過生活。但一朗前輩有著自己的想法,積極地與高中棒球和女子棒球的選手們交流。看見一朗前輩以他的風格表達對棒球的想法,也讓我開始思考,如果有任何能以自己的方式傳達訊息的想法,我也必須去做才行。如果不是看見引退後的一朗前輩所做的一切,我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

一朗前輩以那樣的形式面對棒球並向世人展示,某個層面給人相當大的衝擊和影響。一朗前輩的做法提供棒球界後輩們做為棒球人的存在方式與方向。我想這對我們和之後世代的選手而言,都是非常重大的一件事。

一朗前輩在我引退典禮那天,悄悄在我的置物櫃中放了一件球衣。那是他所率領的軟式棒球隊KOBE CHIBEN的球衣。他說:「我會把游擊的位置保留給你。」2022年11月3日在東京巨蛋舉行與「高中棒球女子代表隊」的比賽中,我以「四棒.游擊手」的身分參賽。

一朗前輩在我面前投球,而我在他身後守備。與2009年WBC(世界棒球經典賽)時相反,讓我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但非常開心,我也上投手丘對他喊話了幾次。就算已經引退,還是要認真決勝負。投得滿身大汗的一朗前輩,投注在棒球中的熱情無比驚人。因為感受到他熱切投入,我也不能不全力以赴投入比賽。同時我強烈認為只要今後一朗前輩對棒球有任何想法,我都要盡力協助。(編輯:林廷軍)1130526

被稱作怪物的我:松坂大輔
被稱作怪物的我:松坂大輔
  • 作者|松坂大輔
  • 譯者|郭台晏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24/05/14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