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特派專欄 MeToo運動席捲印度 婦女權利改善仍未定之天

最新更新:2018/10/17 16:34
印度校園不時有性騷擾傳出,印度尼赫魯大學8名女學生3月指控遭一名教授性騷擾,但官派副校長拒絕把這名教授停職,引爆學生上街遊行抗議。(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康世人新德里攝 107年10月17日
印度校園不時有性騷擾傳出,印度尼赫魯大學8名女學生3月指控遭一名教授性騷擾,但官派副校長拒絕把這名教授停職,引爆學生上街遊行抗議。(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康世人新德里攝 107年10月17日

中央社駐新德里特派員康世人/10月17日
正當印度人慶祝為期一週的杜爾加(Durga)女神慶典時,新一波的印度#MeToo反性騷擾性侵運動正方興未艾,但是否讓印度女性就此免去受性侵性騷擾的陰影,仍是未定之天。

就在印度不分男女都向被認為是戰無不勝、所向披靡的印度教女神杜爾加跪拜祈禱之際,諷刺的是,印度女權仍無顯著進步,南德里某社區15日在杜爾加女神慶典展開的第一天發生一起性侵案。

犯案者是名富豪並擔任社區委員會副主委,他覬覦社區商店老闆娘的美色,進入商店把門反鎖,強暴老闆娘,完事後有恃無恐,想等待體力恢復再遂行第二次犯罪。

雖然鄰居破門而入,警察也趕到,這名富豪竟然還想再性侵老闆娘,死也不肯走,最後警方花了許多功夫才把這名現行犯架走。

但一到警局,富豪給了警方大筆賄賂而獲釋,又拿一大筆錢給被害人的家人,最後案子撤銷,只剩下被害老闆娘暗自垂淚。

在現今的印度社會氛圍,一旦成為性侵或性騷擾事件的被害人,不但沒有來自周遭的同情,甚至還可能被人閒言閒語。在男性主宰的印度社會,許多男性都認同婦女長得太美或穿得性感是「有錯」的。

被害婦女若想報案為自己伸張正義,也常因警方收賄釋放被告,被告再以金錢和恐嚇逼迫被害人撤告,或在法庭辯論時遭被告律師不斷羞辱,最後只能放棄。

這也就是為什麼這名強暴鄰里店鋪老闆娘的富豪,在達成目的後有恃無恐,還想再次犯罪。

這同樣是為什麼,德里女大生公車輪暴案發生滿4年後,新德里仍頻傳性侵案,性侵報案數持續上升,2016年的定罪率僅26.6%。

這些擁有財富和權力的印度上層社會男性,或是市井販夫走卒都認為,即使性侵、性騷擾案真的立案且進入法庭審理,他們仍可逃脫法律的制裁。

有報案的還算是有勇氣的婦女,更多的是在考量名節,或在擁有權力和財富被告的施壓下,擔心失去工作和家庭而放棄投訴與報案的被害婦女。

根據印度社群網路媒體「當地圈」(LocalCircles)在全印度進行的最新調查顯示,約有80%的印度婦女在職場遭到性騷擾後隱忍下來,不敢報案。

因此從美國好萊塢引爆的#MeToo運動延燒全球迄今,印度雖曾因某些性騷擾事件而至少兩度引爆#MeToo運動,但在輿論熱度過後,以男性為主宰的觀念未變,婦女也畏懼站出來控訴下,又是船過水無痕。

9月由寶萊塢女星杜塔(Tanushree Dutta)再度點燃印度#MeToo運動,被控者從寶萊塢的知名諧星、製片、導演等逐漸延燒到印度暢銷作家、媒體高層。甚至曾在媒體工作的印度外交部國務部長艾克巴(M.J. Akbar)也被多名女記者指控性騷擾,一些加害人因此失去工作、解散工作室,讓印度女性重燃希望。

一名不願具名的印度大報資深編輯說,如果這次的#MeToo讓婦女更有勇氣站出來,且讓這些擁有權力和財富的加害人失去名譽、工作、財富和權力,甚至獲得應有的法律制裁,很有可能改變社會風氣,洗刷印度被指為強暴國度的污名。

但在艾克巴被超過10名女性指控性騷擾後,印度政府和執政黨持續保持沈默,艾克巴更於15日控告首位指控他的女記者拉曼尼(Priya Ramani)涉嫌誹謗,讓原本對這波#MeToo運動持樂觀態度的人再陷悲觀。

一名律師告訴中央社記者,這場誹謗官司最聰明的地方,就在於只控告對艾克巴開第一槍的拉曼尼。因為拉曼尼講述的是20年前的往事,在法庭上不易舉證,只要第一位開槍者被法院判定誹謗罪成立,可想而知對其他控訴者的心理影響有多大。

無論艾克巴遭控性騷擾的真相是否能透過法律釐清,確實有更多印度女性在這波#MeToo運動中覺醒,更願意站出來捍衛權利,但這樣是否真能改變印度根深蒂固的男性主宰一切下常發生性騷擾、性侵的社會現象,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編輯:陳惠珍)1071017

在以男性為主宰的印度社會,女性通常只是男性的附屬品,除了整日為丈夫和家庭操勞,還要隨時保持警覺,避免遭到性騷擾與性侵,圖為村莊傳統印度女性。(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康世人新德里攝 107年10月17日
在以男性為主宰的印度社會,女性通常只是男性的附屬品,除了整日為丈夫和家庭操勞,還要隨時保持警覺,避免遭到性騷擾與性侵,圖為村莊傳統印度女性。(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康世人新德里攝 107年10月17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