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沙烏地記者哈紹吉之死
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2018年10月2日進入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後人間蒸發,經沙國檢方證實哈紹吉身亡並遭肢解;聯合國報告指出,沙烏地阿拉伯官員策劃並犯下謀殺案。凶案發生近一年,土耳其媒體首度公布哈紹吉生前最後10分鐘的錄音。
沙烏地記者哈紹吉之死

哈紹吉之死藏暗黑秘密 土耳其媒體出書曝未公開細節

最新更新:2018/12/30 07:42
土耳其文「晨報」信息部門即將出版新書「外交暴行:哈紹吉謀殺案的暗黑秘密」。(檔案照片/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土耳其文「晨報」信息部門即將出版新書「外交暴行:哈紹吉謀殺案的暗黑秘密」。(檔案照片/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中央社安卡拉29日專電)土耳其日報披露新書指出,記者哈紹吉氣絕前5分鐘錄音,讓美國中情局長哈斯佩爾也倒抽一口氣。他本來正進行對抗挺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網軍的「蜜蜂大軍」計畫,被視為重大威脅。

土耳其「 每日晨報」(Daily Sabah)今天報導,土耳其文「晨報」(Sabah)信息部門即將出版新書「外交暴行:哈紹吉謀殺案的暗黑秘密」(Diplomatic Atrocity: The Dark Secrets of the Khashoggi Murder,暫譯),將揭露協助15人暗殺小組的另外兩名人士身分,以及謀殺前後未曾披露的錄音等驚人新細節。

報導提到,15人暗殺小組成員身分早已曝光,但協助行動的另外3人,除了沙烏地駐伊斯坦堡領事館情報站主任穆柴尼(Ahmed Abdullah al-Muzaini)之外,還有兩人身分迄未被披露,他們是領事館保全人員卡尼(Saad Muid el-Karni)和穆斯里(Muflis Saya M. el-Muslih),兩人實際身分都是沙烏地特務。

跟穆柴尼一樣,卡尼和穆斯里也都持外交護照,不過兩人沒有出現在7分半鐘的行凶錄音裡,因為他們不負責行凶,而是負責處理遺體,並在下手前一天抵土耳其,到伊斯坦堡多處地點進行探勘。

報導指出,7分半鐘的錄音內容太半是主導暗殺小組的情報官員穆特瑞伯(Maher Abdulaziz Mutreb)和沙烏地安全部門法醫專家圖拜吉(Salah Muhammad al-Tubaigy)在說話。圖拜吉負責處理遺體並予肢解。

新書內容引述身分未曝光的消息人士指出,儘管圖拜吉據報已遭到羈押,實際上卻是跟家人生活在吉達(Jeddah)的別墅裡,還說沙烏地官員要他「保持低調」。這也意味著不只是圖拜吉,本來應該遭到羈押的其他人其實只是在避風頭而已,根本沒有遭到逮捕。

新書披露,錄音內容不只7分半鐘,其實長度更長、內容更全面。舉例來說,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遇害前一小時的錄音內容就錄到穆特瑞伯、圖拜吉,與暗殺小組另一成員哈比(Thaar Ghaleb al-Harbi)的對話。

錄音內容顯示,這3個人提到,打算先告訴哈紹吉,要把他帶往利雅德,若他不從,就把人幹掉。

新書內容提到,就是這些錄音內容讓曾到安卡拉聽錄音的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局長哈斯佩爾(Gina Haspel)確信,這起謀殺案經預先策劃,而不是臨時起意。

錄音內容顯示,圖拜吉提到自己知道「怎樣好好下刀」前曾說:「我目前還沒有操刀過溫體的(warm body),不過處理他對我來說輕而易舉。我切屍體的時候,通常會戴上耳機聽音樂,同時還要喝咖啡。」

儘管他在錄音中表示「工作時」通常會聽音樂,但沒有證據顯示他在本案中有聽音樂。

根據新書披露,殺手依計畫先告訴哈紹吉,要將他帶往利雅德卻遭拒。這時穆特瑞伯表示,如果哈紹吉配合,將會得到寬恕,並要他傳簡訊給人在利雅德的兒子薩拉(Salah),確認自己人在伊斯坦堡而且平安。

殺手要求哈紹吉寫下「如果一時聯繫不上我,不用擔心」,不過再度遭拒。

錄音內容接下來顯示,哈紹吉說道:「你們要殺掉我嗎?你們要掐死我嗎?」

這個時候哈紹吉依然保持冷靜且不為所動。接下來,穆特瑞伯下令暗殺小組5名成員用尼龍布袋蓋住哈紹吉的頭。從錄音中可聽見哈紹吉此時說:「不要捂住我的嘴,我有氣喘,你們會掐死我。」

哈紹吉據報抵抗5分鐘後氣絕。根據新書披露,這5分鐘錄音令人「不忍卒聞」,即使對這種事經驗老到的情治人員聽了都不舒服。哈斯佩爾聽錄音時據報也倒抽一口氣,就連將阿拉伯語翻成英語的口譯人員聲音也在顫動。

哈斯佩爾聽完錄音後對土耳其國家情報局(National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局長費丹(Hakan Fidan)說,土耳其在本案中掌握到的情資是「情報史上數一數二」的成就並予以祝賀。

報導提到,本案發生在沙烏地駐伊斯坦堡總領事奧泰比(Mohammad al-Otaibi)辦公室內,他並未說出諸如媒體報導「別在我辦公室裡」這樣的話。

至於媒體廣為報導,穆特瑞伯曾致電某人說「跟老闆講,行動完成」,每日晨報這篇報導指出,這與事實不符。新書披露,沒有這樣的證據。

另外,沙烏地曾表示本案有「當地合作人員」,但這本新書指出,沙烏地意在藉此「操縱」本案偵辦。安卡拉要求利雅德提供相關人員身分時,10月30日訪伊斯坦堡的沙烏地檢察總長莫杰布(Sheikh Saud al-Mojeb)對於有「當地合作人員」的事予以否認。

哈紹吉9月28日就到領事館領取結婚所需的官方文件,館員要他10月2日再走一趟。報導說,從錄音顯示,謀殺案就是從9月28日開始進行策劃。

根據錄音內容,遺體肢解過程運用解剖電鋸,歷時半個小時。過程讓現場人員也覺得不舒服並且作嘔,圖拜吉對他們大叫,「你們幹麼那樣」。沒有證據顯示遺體被人移走,也沒有用酸性物質溶屍的證據。

領事館後來分3階段清理殘渣,先由殺手大致上清理,館方人員當天下午再適度清理,沙烏地9天後又派化學家阿加諾比(Ahmad Abdulaziz al-Janobi)和毒物學專家扎拉尼(Halid Yahya el-Zehrani)抵伊斯坦堡進行最仔細清理。

兩人在11人團隊陪同下抵土耳其執行情報圈術語「擦拭者」(wipers)的工作,對外宣稱協助偵辦本案。他們進行長達一週的清理工作,10月17日才讓土耳其情報團隊入館檢驗。

這本新書還試圖解答哈紹吉遇害的原因。他是知名異議人士,對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 MBS)的批評不假辭色。不過哈紹吉親近友人、住在加拿大的社運人士阿卜杜拉齊茲(Omer Abdulaziz)告訴新書作者,批評沙烏地政府之外,兩人其實正投入名為「蜜蜂大軍」(army of the bees)的共同計畫 。

這項社群媒體計畫打算結合有意將沙烏地內部真相公諸於世的異議人士,一起對抗被稱為「MBS的蒼蠅」(flies of MBS)、活躍於社群媒體的挺穆罕默德.沙爾曼網軍。哈紹吉生前曾私下捐款5000美元給阿卜杜拉齊茲,並承諾會拉進更多異議人士。阿卜杜拉齊茲指出,沙烏地政府得知消息後,將哈紹吉視為威脅。

報導最後指出,加上新書即將披露的內容後,國際社會更可掌握本案全貌。只是還有一個問題無法釐清,那就是哈紹吉遺體安在?(編輯:林憬屏)1071229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