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和平理性非暴力結束 香港反送中恐重回勇武抗爭

最新更新:2019/08/25 14:09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到觀塘遊行,下午4時左右,示威者包圍牛頭角警署,並在警署前的偉業街上築起路障。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到觀塘遊行,下午4時左右,示威者包圍牛頭角警署,並在警署前的偉業街上築起路障。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25日電)香港「反送中」經過一週的「和理非」示威後,24日在觀塘遊行再爆衝突,而示威者早有準備,並將警方視為目標。在警民矛盾難解下,運動恐將重回「勇武」基調。

「和理非」和「勇武」都是香港政治術語,前者指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進行社運;後者則主張「以武制暴」,即以適當武力回應警察鎮壓。

香港反送中運動13日在國際機場發生圍毆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等2名陸籍男子事件,隨後超過一週期間的「光復紅土」、818維園集會和「香港之路」活動,都未再發生嚴重衝突,和平收場,使外界關注抗爭情勢是否逐漸降溫。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下午在九龍觀塘遊行結束後,轉進包圍附近牛頭角警署;警方發射多輪催淚彈和胡椒球彈驅離,大批抗議者走避,有人眼部受傷送醫。圖為示威者防線前「沈思」。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下午在九龍觀塘遊行結束後,轉進包圍附近牛頭角警署;警方發射多輪催淚彈和胡椒球彈驅離,大批抗議者走避,有人眼部受傷送醫。圖為示威者防線前「沈思」。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然而,24日的觀塘遊行最終又演變成警民衝突,共29人被逮補。而綜觀當天事態發展,可發現抗爭重回衝突基調並非偶然,示威者的抗爭,也明顯以警方為目標。

24日上午,港鐵公司突然宣布,因觀塘區當天的公眾活動,為審慎及安全因素,於中午12時起關閉遊行地點周邊多個地鐵站。

下午1時許,有大批示威者圍在港鐵觀塘站出口,要求公司高層出面解釋,並有示威者阻止港鐵職員拉下鐵門。之後有一批防暴警察抵達車站內戒備,雙方氣氛更是劍拔弩張,示威者不斷圍罵警方,警方也一度拿出胡椒噴霧戒備,直到防暴警察撤退為止。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在九龍觀塘舉行遊行。結束後,抗議人士轉進包圍附近的牛頭角警署;警方在4時30分左右舉紅旗,警告示威者不要衝擊,並於隨後施放催淚彈並動手抓人。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在九龍觀塘舉行遊行。結束後,抗議人士轉進包圍附近的牛頭角警署;警方在4時30分左右舉紅旗,警告示威者不要衝擊,並於隨後施放催淚彈並動手抓人。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當時人在觀塘站的示威者Raymond表示,自己本來沒想出來遊行,但一早看到公告,認為港鐵向政府和警方「叩頭」,因此決定走出來。

觀塘遊行的隊伍中,可見許多示威者攜帶頭盔、防毒面具,甚至身穿護具及拿著登山杖,似乎對接下來的衝突事件早有準備。

下午3時許,遊行隊伍行經牛頭角警署附近,開始有示威者偏離原定路線,以雷射筆照射警方,隨後在偉業街上築起路障,與警方對峙。期間,遊行主辦方的糾察隊不斷呼籲民眾重回原定路線,但仍有大量示威者選擇聚集在路障後方,並戴起頭盔與防毒面具。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在九龍觀塘舉行遊行。結束後,抗議人士轉進包圍附近的牛頭角警署;警方在4時30分左右舉紅旗,警告示威者不要衝擊,並於隨後施放催淚彈並動手抓人。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24日在九龍觀塘舉行遊行。結束後,抗議人士轉進包圍附近的牛頭角警署;警方在4時30分左右舉紅旗,警告示威者不要衝擊,並於隨後施放催淚彈並動手抓人。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由於示威者築路障的地方,與牛頭角警署成直角,雙方無法直接看到彼此佈防。因此,另有一批示威者登上警署對面的大樓平台,用擴音器向路障方向廣播警方動態。

傍晚5時左右,警方展開清場行動,大批防暴警察快速衝向示威者,並發射多枚催淚彈和胡椒球,示威者則向警方丟擲磚塊和燃燒彈。第一波清場結束後,示威者又在數百公尺外再築防線。雙方在觀塘的對峙直到晚間8時左右,之後有示威者再轉往黃大仙和深水埗抗爭,直到深夜。

總體而言,24日衝突爆發前,警方並沒有明顯的挑釁動作,反而示威者似乎早己將警署視為目標。

香港今天下午觀塘遊行結束後,反送中黑衣示威者分別在牛頭角、黃大仙與深水埗等警署外,再次進行快閃流水式抗爭。圖為24日傍晚6時,警方在牛頭角警署一帶發射催淚彈現場。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香港今天下午觀塘遊行結束後,反送中黑衣示威者分別在牛頭角、黃大仙與深水埗等警署外,再次進行快閃流水式抗爭。圖為24日傍晚6時,警方在牛頭角警署一帶發射催淚彈現場。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攝 108年8月24日

Raymond指出,警方從6月起一連串「過度執法」的行為,在目前體制下似乎都難以得到監管。此外,近期又發生女示威者被全裸搜身,及警員對嫌犯動用私刑的事件。他認為,社會對警方的不滿,已比「五大訴求」更能號召民眾上街。

至於前一週的活動之所以沒出現激烈衝突,Raymond認為,因為大家知道,那是「和理非」的主場,目的是向政府表達,「我們還繼續支持這場抗爭」,因此「勇武派」在行為上也有所克制。

然而,在政府仍未回應訴求,警民衝突又不斷堆疊下,和理非帶來的「戰間期」可能即將結束,未來反送中恐重回勇武抗爭的迴圈裡。(編輯:翟思嘉)1080825

反送中示威者24日下午包圍牛頭角警署,警方於下午5時許清場。之後,路面留下示威者的鞋、手套,以及用來築防線的雨傘和竹棍。(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反送中示威者24日下午包圍牛頭角警署,警方於下午5時許清場。之後,路面留下示威者的鞋、手套,以及用來築防線的雨傘和竹棍。(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反送中示威者24日到觀塘遊行,之後有示威者包圍牛頭角警署。下午5時許,警方快速清場,並連發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反送中示威者24日到觀塘遊行,之後有示威者包圍牛頭角警署。下午5時許,警方快速清場,並連發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反送中示威者24日到觀塘遊行,之後有示威者包圍牛頭角警署。下午5時許,警方快速清場,並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圖為一名速龍小組員警對示威者發射胡椒球。(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反送中示威者24日到觀塘遊行,之後有示威者包圍牛頭角警署。下午5時許,警方快速清場,並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圖為一名速龍小組員警對示威者發射胡椒球。(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香港攝 108年8月25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