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18年1月
「人工智慧(AI)將應用在各行各業的工具,未來不會用AI, 就好像是現在不會用網路,會喪失很多機會。」科技部長陳良基去年11月參加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年會致詞的談話,點出AI對全球產業衝擊、對你我未來的影響有多大。

川普合股概念搞外交 盟友失落

最新更新:2018/01/15 10:16

在川普時代,與美國打交道的方式,都得換成「合股」的營運商概念,能買多少美國貨、僱多少美國人,關乎能不能打通白宮專線。至於川普提出的亞太戰略主軸與內涵,白宮官員沒人敢多說川普是否真有想法。

文/鄭崇生 (中央社駐華盛頓記者) 

誰忘得了他(美國總統川普)在北約動手一把推開其他人的那一幕?」來自加拿大的蘇珊(化名)已在華府擔任特派員15年,她的一席話,反映出國際媒體對這位非典型美國總統至今的印象。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川普去年5月訪歐後說,「我們可以完全仰賴其他國家的時刻將結束」、「我們歐洲人必須掌握自己的命運,為自己的未來奮鬥」。

梅克爾當時沒點名是針對川普,但她的一席話很顯然與川普參加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活動與七大工業國峰會(G7)時展現的「美國優先」有關。

「我為人人、人人為我」是北約集體防禦的最高原則,但川普顯然較看重「人人為我」,才會在新總部落成的活動上毫不掩飾地當著鏡頭動手,一把推開走在他前面的蒙特內哥羅總理馬柯維奇。這樣的肢體語言,傳達給世界什麼樣的美國形象,不言自明。

川普訪歐回美後,隨即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說要和各國重談,被法國總統馬克宏直接回絕。

世界面臨氣候變遷及全球貿易變化,少了美國的領導力, 已成事實,看在美國精英眼中,《紐約時報》專欄作者佛里曼(Thomas Fr iedman)唏噓不已。

佛里曼形容,在川普時代,與美國打交道的方式,都得換成「合股」的營商概念,能買多少美國貨、僱多少美國人,關乎能不能打通白宮專線。將這樣的思維放入亞洲,就不意外川普對「地緣政治」不感興趣,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 更是他選舉時的主要政見。

如果說川普給世界政治人物樹立什麼樣的正面表率,他兌現選舉支票的態度,會是其一,儘管結果讓許多國家失望,但各國也開始有自己的戰術調整。

川普入主白宮的第一個工作日,就實現退出TPP的承諾,這對寄望藉TPP、帶領日本經濟改革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來說,是重大挫敗。

細膩的大和民族,一方面挑起主導區域經貿秩序的重擔,在推動《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上有所進展,另一方面「潛移默化」,讓華府接受由日本提出的「印度洋-太平洋」的「鑽石戰略」;同時,日本和中國修補關係的工作鴨子划水,安倍晉三罕見地親自出席中國駐日使館舉辦的「中共建政」活動。

就現有資訊所知,CPTPP放寬對國營企業的市場准入條件, 美國學者認為,中國可鬆一口氣,北京的改革腳步勢必放緩。布魯金斯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杜大偉(David Dollar)憂心,北京勢必投入更多資源,讓「一帶一路」成為區域主導力量。

「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區域」變成川普的亞太戰略主軸,但很難想像強國如美國,區域戰略竟接受盟邦引導,這一戰略究竟有什麼實質戰術?白宮官員的答案, 仍繞不開「以雙邊協定取代多邊架構」的說法,但沒人敢多說川普是否真有想法。

再看美國與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下重啟談判,卻陷入膠著。川普嘴上的力量,並未讓美國在談判桌上占便宜,反而落得「不值得信賴的貿易夥伴」的負面印象,應驗美國前代理副貿易代表柯特勒(Wendy Cutler)的多次示警。

奎尼匹克大學(Quinnipiac University)去年9月一份民調, 針對川普所代表的美國,在自由世界的領導力,剛好半數的美國受訪者認為,美國的領導地位削弱了;對於川普作為美國總統,更有五成一受訪者感到「難堪」。

《紐約時報》專欄作者布羅(Charles Blow)形容,他過去總把美國在世界的強大形象視為理所當然,而美國現在的世界地位卻面臨難以置信的萎縮。不是因為別人或中國真的強大,而是川普作為美國總統選擇的道路,「令人難過」,這正是世界面臨的現況。

*看單篇不過癮?訂閱電子雜誌《全球中央數位雜誌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