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文化+

編劇伯樂湯昇榮:看到好劇本,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台灣孕育形形色色的編劇人才,湯昇榮扮演伯樂,不錯過任何讓他感到幸福的好故事
文:江佩凌/攝影:吳家昇

今年春天爆紅的人氣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口碑從台灣蔓延到海外,該劇以10集4300萬成本打造,把台劇推到新高度。是否製作出了一部逼近電影規格的作品,身為製作人之一的湯昇榮稍微歪著頭回:「我不敢說」,但他認為,無論是電影或電視劇,把精確度和該有的規格做好,是應該的。

湯昇榮現職「瀚草影視」總經理,瀚草曾製作過人氣醫療劇「麻醉風暴」系列。他曾在傳統電視台製作多部戲劇,以「草山春暉」獲金鐘獎最佳行銷獎,也是電影「紅衣小女孩」推手之。從電視作品到電影長片,湯昇榮一路見證劇本從零到實踐出來的打磨過程。

OTT崛起影響觀眾口味 編劇走入多元類型天地

身為製作人得具有精準市場眼光,湯昇榮說,這兩年因OTT(Over the Top,網路串流影音)產業崛起,戲劇需求也跟著改變,以往連續劇是13集起跳、每集90分鐘,這幾年反而多製作6、8、10集短長度,而各平台為吸引民眾追劇,在選擇題材上,往往會因應社會脈動或調整敘事節奏。

回顧近年台灣編劇生態,湯昇榮認為,這10幾年來台灣漸漸走出偶像劇和嚴肅的戲劇風格,走入多元類型的天地,也促使不少新編劇冒出頭,尤其近一、兩年很多年輕好手,因受到韓劇、日劇、美劇的影響,願意多挑戰不同類型的故事,讓整體生態相對蓬勃。

在OTT時代下,觀眾口味更加多元,編劇相對也要了解觀眾口味,跳脫昔日偶像劇的戀愛設定。湯昇榮說,從「出境事務所」、「麻醉風暴」到「我們與惡的距離」,這些年職人劇、寫實戲漸漸受觀眾喜愛,這對每一名編劇而言,可說是進入到新的層次,「因為必須要深入各職業體系環節來探討,才能寫得夠深入」。

湯昇榮近年常受邀擔任編劇比賽評審,他也意識到從民間企業到公部門,都舉辦過不少編劇比賽或編導講座,除了鼓勵故事開發,也志在培養編劇或給予編劇更好的工作狀態,而他去年參與十大影視平台催生的「野草計畫」,這個號稱台灣最大規模的影視提案大會,湯昇榮受邀擔任評審團主席,最讓他出乎意料的是徵件數量竟收到近300件作品,投稿的創作者更來自各行各業。

如果可以 一定要再拉高編劇位置

在湯昇榮眼中,好的編劇特質除了要有基本熱忱、不會拖稿,也要有一顆充滿疑問和探索的心,藉由不斷充實自我、大量閱讀、觀察社會脈動,同時累積人生歷練,才能創造出厚實的角色設計,寫出理性和感性兼具的劇本,而對湯昇榮來說,更重要的是編劇耳朵要打開,「不能活在自己的創作世界裡」。

從電影、電視和網路劇三種不同劇本類型來看,他認為,電影編劇需要懂電影的語言和技巧,跟導演做很好的配合;網路劇則因每一集時間不長,故事手法和強調的事情也有所差異。

至於電視編劇, 可選擇獨立創作,也可以團體創作,他提到,由於電視預算比電影便宜,因此作業方式往往遷就於整體製作環境,但近年有些電視作品開始突破新高度,因為電視編劇們願意勇於挑戰,從故事格局、延續鋪排、人物角色到撰寫方法,開始有很深的學問。

「以前受制於電視台,但現在OTT出現了,競爭者來自全世界,觀眾隨時都可以點一部戲來看」,台灣編劇面對各種可能性挑戰,如果沒有一定吸引度,很難得到觀眾喜愛。

他接著語重心長說:「如果可以改變的話,我覺得台灣一定要讓電視編劇的位置再拉高一點,甚至是要比導演高的位置。」

編導製作鐵三角合作 一棒接一棒不能打折扣

對湯昇榮而言,製作人和編劇的關係是朋友,也是最好的監督提醒者,宛如一面鏡子,適時調整編劇創作的感性和理性;他也強調,導演和製作人一定要懂得欣賞編劇邏輯,協助編劇在推動故事上的問題排解,「不能什麼都打折扣,這樣就會讓劇本原來設想的東西不見」。

對於編劇、導演、製作人最佳工作方式,湯昇榮認為,彼此是有如「鐵三角」互相牽制合作,編劇會一直回到自己寫作狀態,但製作人和導演會朝著有共識的「方位」拉著編劇前進;此外,編劇還要提供豐富的素材和精確對白,讓導演及演員更能貼近演繹。

「作品是屬於大家的,從編劇、導演、演員、剪接師,再到製作人參與前置到後製的定調,這是一個團隊合作的結果,必須要一棒接一棒往下走,我越來越確信這件事情。」

談及合作過印象深刻的編劇,湯昇榮首先丟出「呂蒔媛」這個名字。「她是一位很特別的編劇,一直以來就是創作寫實、社會脈動的劇本,她的田野調查、多線敘事都很值得借鏡」。

他還提到另外兩名編劇,一是曾以「雲頂天很藍」奪金鐘戲劇節目編劇獎的黃雨佳,「她很天馬行空,情感轉折和細膩度十分多元」;一位是曾參與「滾石愛情故事─你走你的路」編劇溫怡惠;湯昇榮形容,她的故事帶點溫暖、幽默又小品,對於角色內在有很好的推演,加上設定不唐突、人性化,讓人很有認同感。

正要詢問下一個問題,湯昇榮突然又喊出一個名字:「還有簡士耕。」簡士耕曾參與公視戲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貓的孩子」及「紅衣小女孩2」等票房電影的編劇。湯昇榮直言,很多編劇都不太願意接受「探討」和「挑戰」,但他提的這幾名編劇都有共同點:樂於接受挑戰和他人的意見,也願意把耳朵打開。

長壽劇、偶像劇、類型劇  編劇的功課?

綜觀台灣戲劇風格,湯昇榮認為,可大致分成長壽劇、偶像劇和精緻集數的類型劇,而這3種編劇工作型態也有所不同。

台灣一般被稱為「八點檔」的長壽劇,在國外稱作肥皂劇,湯昇榮說,全球戲劇外銷最多的國家,除了美國、韓國,還有土耳其和西班牙的肥皂劇,他們肥皂劇當然也談恩怨與愛恨情仇,但透過一些戲劇衝突手法,很容易抓住守在電視前的觀眾眼球;反觀台灣長壽劇則是透過眾多角色對話、家庭與人際關係處理,進而帶動整個故事,也是每天吸引觀眾看戲的一種可能。

他提到,去年火紅的70集陸劇「延禧攻略」就屬難度很高的連續劇本,因為必須找到很好的規律格式操作,才有辦法往下寫,而台灣長壽劇往往是邊寫邊拍,通常會有一名主要編劇負責「分場」,把每一場故事鋪陳寫出來,安排哪些人物在哪個場景發生那些轉折,再由其他寫手負責撰寫對白。

至於偶像劇的要素,通常是偶像主演的愛情戲碼,或呈現年輕角色的感情世界、多走「傻傻白白、甜甜蜜蜜」的風格型式,在拍攝手法和演員表演上,則會稍微用力、誇飾,才能觸動觀眾立即的感受。

但他認為,台灣偶像劇還有多加延伸的空間,如近年韓國的愛情故事會加入更多社會脈動,展現一種新的樣態。

然而,寫實類型的故事則較容易打動湯昇榮,如「與惡」的寫實路數,把無差別殺人事件和媒體生態,血淋淋呈現在觀眾眼前,雖然長度只有10集,卻也賺飽眾人淚水。他笑說:「我自己也比較喜歡寫實劇,故事方法貼近社會脈動,比較古典(正經),不會有很多誇大的東西。」但他真的沒想到「與惡」帶來的迴響會如此大。

遇到好劇本的魔幻時刻

訪談尾聲,他透露近期瀚草正在拍一部自製戲,劇名叫「誰是被害者」(第四名被害者),唸出來的卡司竟一個比一個還強大,讓我十分驚訝也期待不已。

我問他:「遇到好劇本,會有什麼魔幻的感覺?」只見他沉思幾秒鐘,微笑著說:「我看到好劇本就會很想努力把它製作出來、實踐出來跟大家分享,讓觀眾得到好的迴響。」

他說,拍戲是相當辛苦的行業,影視工作者勞動工時長,有時還得面對颳風下雨,而幕後團隊一方面要照顧老闆的需求,一方面還要滿足觀眾的娛樂性,得討好每一個人。

接著話鋒一轉說:「但是很多演員和影視工作者都在等好劇本,這讓他們會覺得拍起來與有榮焉、做這行是有價值的,所以當看到好劇本,真的會覺得是一件好幸福的事。」

聯絡我們
service@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