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界最南》既能解憂又放空 令人恆春的紅氣球書屋

期盼閱讀像只紅氣球,帶著心靈自由到處飛,徜徉世界每個角落。
文、攝影:鄭景雯

電影《花樣年華》的最後,男主角梁朝偉帶著對女主角張曼玉未果的愛情記憶,一個人到了吳哥窟,把秘密埋在石洞裡,從此他心裡舒坦多了,秘密也被永久封存。國境之南的恆春,也有著一間功能像是石洞的「紅氣球書屋」, 許多旅人來到這裡放空,把煩惱留在古城,離開時心情也如地名般「恆久如春」。

從左營下高鐵後,一路沿著台17線省道往南,沿途兩側香蕉樹帶來南國風情,開啟熱帶模式。進入恆春鎮,穿過只容許一輛汽車通過的北門古城,城牆旁三三兩兩上了年紀的阿公穿著吊嘎、短褲,圍著圓桌泡茶、下棋,像是要我這外地人放慢腳步,別管手機裡即時新聞的推播,此刻沒有別的事情比放空還重要。

穿過恆春鎮的古城門,時光像是跟著老建築倒退回過去,急促的腳步也緩下了。

紅氣球書屋就位在古城牆旁,全白的外觀有著南洋風情,2樓屋簷外畫有一顆紅氣球,被兩棟房子夾在中間,若不是店門口寫著「最南端獨立書店」,它看起來就像是一般民宅,絲毫不像一間書店。

紅氣球書屋被夾在兩棟民宅中間,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書店。

忽然一隻虎斑貓緩緩地走到身旁,像個小主人一樣引領我們穿過前院的草地、植栽,迎來木門後方的書店大主人林彥廷和郭德慧。女主人郭德慧對著虎斑貓,溫柔地介紹牠是紅氣球書屋店長「迪索」,職務內容包括「禮賓接待、店內環境維護、平息店貓鬥毆」。另外還有2隻店貓,「黑貓哈娜是迪索帶回來吃飯的女朋友,花貓小東在店門口昏倒,用苦肉計讓我們收養牠,現在是店裡的小霸王。」

林彥廷(右)、郭德慧(左)夫婦放棄台北工作,來到毫無地緣關係的恆春,開了全台最南的書店「紅氣球書屋」。

郭德慧、林彥廷是對夫妻,兩人原本都在台北上班,外號「木木」的林彥廷,原先在台北的製作公司拍廣告,郭德慧則在飯店業。2016年木木工作了一段時間,本想到美國念電影,那時還是女友的郭德慧認為,既然木木也不在台北,她還不如回高雄老家附近找工作。

從書店裡擺設的相機、電影打板、電影相關書籍,便能感受到書店主人對電影的熱愛。

找著找著來到恆春,正好有朋友房子要出租,長期在觀光產業的郭德慧租下來改成民宿,木木一想到女友創業辛苦,乾脆放棄進修,跟著郭德慧一起南下打拚。在偏鄉小鎮開書店的勇敢,原來是篇動人的愛情故事,難怪紅氣球書屋幸福洋溢。

紅氣球書屋有三隻店貓,前方「迪索」(命名取自馮迪索)是店長,後方背對鏡頭呼嚕呼嚕大睡的是「小東」。郭德慧、林彥廷把3隻貓當成自己孩子,在小閣樓打造「貓房殿」,溫馨陳設讓「人」都想住。

恆春半島民宿上千間 藍海策略開書店

在恆春經營民宿一年多,郭德慧、木木在2017年轉而承租紅氣球書屋,木木說,「起初也沒想過要開書店,朋友看我的藏書很多,開玩笑說『乾脆開書店算了』」。夫妻倆評估,發現恆春半島沒有半間獨立書店,認為若繼續開民宿,競爭對手上千,小本經營無法和大財團拚,「但恆春半島方圓85公里內,沒有人開一間書店,還是有很多關心歷史文化、地方人文、自然的族群」,在小鎮賣書或許是個藍海策略。

郭德慧、木木曾經營民宿,但認為恆春半島太飽和,因為本身有許多藏書,也愛閱讀,轉而開起書店。

木木表示,2016年在恆春經營民宿時,墾丁觀光正好雪崩式下滑,「當時墾丁慢慢沒落,但反而有更多人轉往恆春小鎮旅遊」。然而地方深耕數年,郭德慧發現,「這裡只有一個殼,外殼很美,但殼打開裡面是空的,沒有電影院、沒有書店,天氣不好的時候,大家也不知道要去哪?」於是他們決定開一間可以讓在地人、旅人,無論晴時或陣雨,都可坐下來稍作放鬆的所在。最好在此是什麼事情都不要做,「在台北做的事情就夠多了」。

紅氣球書屋的目的是希望旅人來到這什麼都不要做,單純的拿一本書,或者是坐下來聽一首歌,那就足夠了。

長輩鼓勵多讀冊 卻唱衰開書店ㄟ倒

然而在小鎮開書店是一件不被祝福的事,郭德慧好氣又好笑地說,決定開書店之前,「所有人都在笑我們,對我們好一點的人就勸我們不要開」。在地人說:「恆春人沒有人在看書」。甚至有阿伯直接唱衰:「你們這些開書店的,一定ㄟ倒!」有趣的是,這些長輩們還是會告訴他們的下一代,「讀冊是好事,要多讀冊」,但卻不看好書店的未來。

夫妻倆決定在恆春開書店,但卻不被地方人士祝福,認為開書店ㄟ倒!

夫妻倆現在只把這些當趣談,因為店裡現在最賣的不是咖啡,而是書籍。多虧了木木當時的堅定:「我們的路會不一樣」,才有現在的紅氣球書屋。

如今書店已成小鎮亮點,拜訪者有6成是觀光客,不少來自歐美,另外4成是在地人,許多都是外地求學的年輕朋友,返鄉才發現恆春開了間書店,把紅氣球書屋當成喘息的停靠站。

好在郭德慧、木木沒被負面意見打倒,堅持自己信念,如今紅氣球書屋已成小鎮亮點,許多觀光客慕名而來。

郭德慧說,經營快2年多,每回聽到客人跟電話裡的家人說,「我在書店,等一下就回家吃飯。」這不僅是夫妻倆最好的回饋,也認為當初做了一件很棒的事,讓閱讀可以在小鎮裡生根。

旅人帶不走一片雲彩 書店買下恆春文化歷史

國境之南,書店裡最熱賣的不是新書,而是與恆春有關的地方誌等文史書籍。木木認為,遊客到景點,多半會想帶走一件屬於當地獨特的東西,「書籍是很好認識這個地方發生什麼故事的管道。」

紅氣球書屋裡賣得最好的是與恆春有關的文史書籍。

店裡也特別設置「恆春在地書籍」專區,架上擺著《傀儡花》、《植 旭海—山巔海崖的植物本事》、《國境之南,生態社區好夥伴》、《幾番風雲染牡丹?》等與恆春相關的文史、自然書籍,前陣子也因公視在滿州鄉拍攝《傀儡花》,不少旅客行經書店,也會討論起羅妹號事件。

木木也推薦目前市上已難買到的《半島今昔—恆春半島歷史影像回顧》,書中介紹恆春古城超過140年的歷史。日治初期,多名日本學者踏訪台灣各地調查,足跡曾至恆春半島,1904年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視察台灣南部(伊能嘉矩隨行),也為當時的恆春半島留下珍貴的歷史鏡頭。藉由書中歷史圖像的呈現、古今的對照,尋覓歷史演進的脈絡,回首昔時、鑑照今日,瞻望未來。

木木推薦目前市面上已難買到的《半島今昔—恆春半島歷史影像回顧》,內有日治時期留下的珍貴照片,讀者可循圖對照古今,尋覓歷史演進的脈絡。

辦雜誌、駐春活動 向外拓展書店觸角

雖然木木、郭德慧還是得靠拍片、辦活動、策展等外快,來打平書店收支,然而木木認為這樣的斜槓生活,還是比商業化且快速的台北步調來得愜意。他拉直了身子說,「以前工作都需要熬夜,現在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空氣好、水質好,身體真的比較好。」

木木認為,以往在台北工作都要熬夜,恆春一年四季如春,空氣好、水質好,身體也變好。

夫妻倆認為,離開企業組織體系,比較能實踐自己的想法,像是邀請文字、編輯工作者到紅氣球「駐春」,以文字換宿的方式,寫下在恆春停留時的所見所聞,推廣恆春文化,吸引更多旅人到訪。另外也幫企業選書送到偏鄉小學,近期還著手辦雜誌刊物,取得日本食材情報誌「食通信聯盟」授權,每一期介紹一樣恆春在地農產品,第一期派出「黑豆」打頭陣,未來還想要到海生館舉辦閱讀市集。

除了開書店,郭德慧也將觸角向外延伸,近期還著手辦雜誌刊物,取得日本食材情報誌「食通信聯盟」授權,每一期介紹一樣恆春在地農產品。

郭德慧認為,「一間書店絕不可能只賣書,這樣怎麼拚都拚不過博客來,拚不過價格,那就拚自身價值。」因此她把書店觸角往外伸,和外界接軌,先釋出善意讓周遭鄰里認識紅氣球,消除大家對閱讀的困擾,這樣才有顧客願意上門。

不只是書店 還能解憂

這2年來,紅氣球書屋也帶動地方許多年輕人返鄉創業,甜點店、咖啡店、麵包店陸續開張,郭德慧說,「一間書店對小鎮來說是很重要的指標,如果書店可以生存,代表這裡的產業結構均衡,滿足了生活基本需求外,心靈精神層面也要被照顧。」

紅氣球書屋有一種獨特的療癒感,旅人來到這心情放鬆,也有人對著郭德慧掏心掏肺地講述自己的故事,把這裡當成解憂書店。

許多人問郭德慧為何不把書店開在恆春老街?「我希望進來書店的人不會有壓迫感,來到這像是回到家一樣舒適且放鬆。」特別的是,紅氣球會莫名吸引獨自旅行的遊客,「人到了陌生場域時很奇特,什麼事情都能跟別人分享,好幾個人到這來大哭一場。」她笑說應該轉行當心理醫生,把這裡變成解憂書店,「雖然不能解答別人的問題,但我們有那樣的時間和環境,可以慢慢傾聽。」

書店以導演侯孝賢的電影「紅氣球」為命名,希望閱讀像紅氣球一樣,可以帶領著人們自由飛翔。

店名「紅氣球」,靈感來自侯孝賢的同名電影。木木、郭德慧希望書店給人的感覺,就像電影所言,「不管是大人或小孩,任誰拿了一顆紅氣球都不會讓人有壓力」。他們希望閱讀帶給人們同樣的狀態,不會因為拿了一本書而讓人有距離,期盼閱讀就像紅氣球一般,可以帶我們自由地到處飛,跳脫框架,徜徉在世界的每個角落。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