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幕後篇》每一集電視都當成電影來拍 他們就是要台劇「好看」

填補故事的空白,提前想到觀眾意料不到的,這群人絞盡腦汁、費盡心力,縮小了電視影集與電影「質」的距離。
2022/1/1
文:王心妤/攝影:王騰毅/圖片提供:許力文、Netflix、百聿數碼、公視/場地提供:餘生漫漫

「其實我每次訪問,我都很害怕大家問我這個問題,因為我很害怕他們帶著失望的表情離開這一行。」台劇《華燈初上》造型指導許力文在電話那頭說著。

「他喔!我還沒大學畢業就認識他了,他就跟我說不要進入這一行啊!」台劇《茶金》美術設計尤稚儀看著坐在一旁的美術指導賴勇坤說。

被問到想對年輕人進入這一行的建議?三人雖然嘴上都說著快逃快逃,千萬別想著進這行,很苦的!但嘴上說說,臉上卻都帶著笑容,甚至還能聽見他們的笑聲。

有人說,台劇這幾年變好看了,但怎麼變好看的?沒人說得清楚,可以肯定的卻是,有一群人不露臉、不出頭,就是默默做著幕後工作,無時無刻不費盡心思,想著如何讓台劇變好看。許力文、尤稚儀、賴勇坤三人,正在這支台劇勁旅的隊伍之中。

這些年大家明顯感受到台劇起飛,遠的不說,2019年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只議題探討的更深入,連題材也更加不設限;還有職人劇《做工的人》、《火神的眼淚》,甚至是帶領觀眾重返150年前羅妹號事件的台版大河劇《斯卡羅》、重見中華商場風華的《天橋上的魔術師》,1950年代茶葉黃金年代的《茶金》,融合懸疑元素和條通文化的《華燈初上》……,台劇不只題材更加多元,而且討論度高,迴響不斷。

《茶金》使用古蹟拍攝,更需要考慮古蹟的承受度,並在還原與重製之間拿捏分寸。(照片提供:公視)

2020年,創立14年的金馬創投首度宣布將增設「劇集」企劃,協助華語劇集企劃與各國投資者媒合;2021年,文策院透過第3期國發基金,與威秀、秀泰、國賓、新光四大影城合資成立「伯樂影業」,前3年將以投資電影為主,但第二階段也有機會投資影集;國際影音串流平台也與台灣團隊合製出獨家播出的戲劇,都展現出投資方看到投資戲劇的潛力,台劇變得愈來愈有可看性。

除了經驗豐富的導演和華麗卡司撐起整部戲,幕後工作人員的付出必不可少。美術組從0到100打造新世界,一個空景就能讓觀眾穿梭時空;造型組讓演員改頭換面,迷人的復古造型,讓他們一個眼神就把觀眾勾回30年前,觀眾的火眼金睛或許已經看出質感提升,但成效如何,或許身在產業中的幕後人員看得更加清晰。

造型重現風華 補齊觀眾還沒想到的空白

公視與客委會合製的《茶金》以1949年國民政府光復初期為背景,描述茶商千金張薏心如何在爾虞我詐的茶葉商戰與惡性通膨壓力下打出一片天。時代劇除了故事要精彩,更重要的是每個畫面是否能讓觀眾能跟著劇情進入時光迴廊。

為了盡可能呈現,《茶金》劇組全台跑透透,從台北迪化街十連棟出發到桃園大溪老茶廠,再前往新竹姜阿新洋樓、南投日月老茶廠,到最後前身是花蓮酒廠的花蓮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都只為了帶領觀眾重返當年。

此次拍攝地點多在古蹟,賴勇坤和尤稚儀坦言,古蹟拍攝就是搶時間,除了有部分修復、復舊,有時也需要加做遮蓋,舉例來說主場景的花蓮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採光好,但作為茶廠,有些不屬於茶廠及該年代的空間條件就必須修改遮蓋,因此劇中出現「日光總公司」天花板以下都是美術組的心血成果。

在古蹟拍攝,還要考慮建築結構強度的問題,像是姜阿新洋樓中二樓場景,就要思考地板負重,家具重量、人數容納等等,方方面面都得左思右想,再三計算。

但比起大型背景的重現,美術組也著重填補「故事的空白」。尤稚儀舉例,「像是連俞涵飾演的薏心劇中設定是洋裁學校畢業的,劇情中時常使用到她的剪貼簿,但在書桌背後的地方其實擺了一台縫紉機,就算不是戲用道具,但我們認為這應該要出現在那,只是被拍到一點,都可以更增添角色人物厚度。」

賴勇坤也舉例,「郭子乾飾演的吉桑辦公桌上就擺了很多關於農業、茶葉或是商業的書,就算他沒有做戲,但我們認為這是應該出現在當時代、這個角色身邊會有的物品,因此我們也加上去。」另外還有吉桑辦公室背後的圍棋,就算劇中沒有出現下圍棋的畫面,但考慮當時仕紳可能有的興趣,美術組團隊也將圍棋放進背景中。

郭子乾飾演「吉桑」辦公桌上有許多器物或許不需要做戲,但美術組仍會用一些符合人物背景和時代的小物填滿,讓觀眾更容易入戲。(照片提供:公視)

美術團隊不只需要從零開始重新打造《茶金》世界,連鏡頭沒拍到、導演還沒想到、演員沒用到的物品,都需要事先想到,細微到甚至為了讓每一幕都有生活感,全劇光茶樣就有金屬罐、玻璃罐、紙包裝20多款,都是為了更加深劇中的「生活感」,說得抽象,但其實就是讓觀眾更有共感,也更不容易出戲,自然有質感提升的感覺。

場景建構完畢、用生活物品補齊故事,剩下的就是讓演員走進場景中。

鏡頭一轉來到80年代的林森北路,《華燈初上》中「光」酒店小姐一站出來就頗吸眼球,林心如、楊謹華、謝欣穎、劉品言、謝瓊煖、郭雪芙各自迥異的個人氣質,劇組還是費盡苦心,從最醒目的服裝造型到最細微的妝容差別,都要襯托出每位小姐的特色。

操刀《華燈初上》造型的許力文分享,主創團隊事前就花了4年籌備,發現林森北路當時最有名的「姬」酒店,小姐通常是清一色高衩旗袍,原本劇組希望角色們在主場景「光」酒店也能統一穿上旗袍,但3季、共24集的劇情走完,觀眾可能不久就會有視覺疲勞的可能,因此她向主創團隊建議小姐們能改以套裝方式打扮。

《華燈初上》領觀眾回到80年代的林森北路日式酒店,演員一字排開的小姐裝扮在開播前就引起討論。(照片提供:百聿數碼、Netflix)

許力文笑說,「可能是因為我沒有參與前期的田野調查,比較沒有包袱吧!」許力文融合團隊希望的風格和自己的專業,最後也順利說動導演連奕琦,讓他僅考慮一天就同意許力文的想法。

服裝、髮型、妝容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氣質,為了角色和劇情走向,許力文也煞費苦心。她舉例,除了兩位媽媽桑林心如和楊謹華服裝比較有歐美女性風格,其他小姐在日式酒店的穿搭造型則是考究當時正紅的日本偶像。

《華燈初上》的「光」酒店小姐,不同的服裝與妝容也展現出角色特色。(照片提供:百聿數碼、Netflix)

許力文舉例,像是林心如劇中穿上的前衛金屬色連身褲,「心如就說這是過去沒有嘗試過的風格。」而謝瓊煖飾演的阿季,許力文接著說,「她其實家境不是非常好,這個我們就用衣服的質感呈現,加上她的設定本來就是小姐中年紀最大的,也有種奮力一搏的感覺,我們認為角色會用自己的方式打扮,最後的風格也有點像是台語說『俗水』。」

而劉品言飾演的花子,許力文說,「我們一開始設定就是讓她的風格比較大家閨秀一點,但因為她有段在私娼寮的過去,所以最後也有在把氣質這方面收一點回來。」另外謝欣穎飾演的Yuri本來長相就偏向冷豔,角色設定白天在百貨公司上班,劇中造型也偏冷;而設定是大學生且年紀最小的郭雪芙,裝扮上也盡量青春無敵一些,常有短裙打扮。

預算多了 標準卻更高

《華燈初上》中,林心如的戲服超過80套;楊謹華的也超過70套;其他小姐每人也都有50套以上,服裝造型的預算驚人。而另一部《茶金》的美術總預算則拉到1500萬元,光是花蓮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就耗資400萬。

《茶金》美術預算落在1500萬,但兩人認為預算雖然有提高,但要求的成果品質其實更高。(攝影:王騰毅)


雖然觀眾看得過癮,但對製作團隊來說同樣是個「甜蜜的負荷」。賴勇坤解釋,「因為預算往上加,但觀眾的要求也往上加。」尤稚儀接著說:「雖然預算往上加,不過會希望團隊做出超乎預期的成果。可能以前預算只有500萬,但有人會希望能做出1000萬的成果,但當預算加到1500萬,就會有人希望做到5000萬的效果。」不過也正是這樣的超前部署與自我提升,質感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浮現。

雖然預算數字往上跳,尤稚儀解釋,但這筆預算其實包含觀眾在畫面中看不見的隱形成本,像此次《茶金》環島拍攝,單就運往花蓮的道具量就超過6車、共17噸,拆卸、組裝、搬遷都需要耗費龐大的人力及物力。

以人力而言,《茶金》此次美術組共有18人,但依照整齣戲的規模應該有24人。賴勇坤說:「好聽一點會說人數不夠後期再加,但都是不夠的。不過台灣的環境沒辦法一次就配到飽,這次的人力大概有3組,但實際上來說應該要有5組。」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人力有限的結果就是讓每個工作人員都繃到極限,賴勇坤邊比劃邊解釋,「如果說人是橡皮筋,每個都繃到極限的話,下一步是什麼?可能就是直接斷掉。」尤稚儀透露自己工作期,每天的睡眠約有4個小時,因為拍片是所有團隊環環相扣,若不能早於執行、助理的工作前完成設計、挑選,整個行程也會被拖累。

賴勇坤(左)與尤稚儀都表示,希望劇組團隊的工時問題能被看見,不求太好,只希望能「正常化」。(攝影:王騰毅)


但賴勇坤也說,工作人員的環境其實持續進步中,以他擔任美術指導的團隊為例,賴勇坤會作為溝通橋樑,盡力取得雙贏結果,「以工時來說,其實不是硬性規定上班到下午6點就走這種,但可能會在合約提到兩個通告之間需要間隔至少幾個小時,或是不包含車程需要隔多久,盡力讓每個人都能有休息時間。」

尤稚儀打趣說:「其實合約上標注的是最低底線,只是如果違反了,想必是非常嚴重的超時,甲方真的可以毫不在意嗎?」

對於幕後團隊的工時長度,許力文也有同樣看法。她以個人經驗為例,之前與歐美團隊合作時,因為工會會與資方溝通,團隊成員每天上班最多只有12個小時,且要有假日時間,更人性的也會考慮到每個工作成員的私人狀況,「我之前到澳洲拍戲時,當時的副導孩子還小,一開始合作就談好,劇組讓她帶著孩子來上班。」

許力文(左)認為,若工作人員獲得足夠的休息,在創意發揮上也能有更好的效率和成果。(照片提供:許力文)

許力文認為,「其實幫工作人員解決問題,大家也就能付出更多精力在工作上。」久而久之,這也能成為一個正向循環,工作人員無後顧之憂,在工作也有更好的效率,雇主也能獲得更好的成果。

正向循環 活水濺起新水花

賴勇坤從事電影美術的經驗豐富,從《指尖的重量》、2012年《陣頭》到今年新作《一杯熱奶茶的等待》,橫跨電影與戲劇美術組,賴勇坤認為電影與戲劇的界線逐漸變得模糊,以《茶金》畫質是4K而言,質感提升已是種趨勢,兩種差別只能考慮影片的光影呈現,像是電影院是黑暗環境,拍攝的光線就需要考慮不能太刺眼,否則觀眾可能不適,但電視劇多是在平常環境觀賞,就不能明度太低。

尤稚儀則表示,現在很多影集幾乎當成電影拍攝,對美術團隊而言,前置準備相同,但因爲觀眾現在看劇的管道更多元,也有來自美國、韓國、日本的作品,同樣的競爭下,觀眾並不會考慮到太多因素,純粹會從觀影體驗、質感來要求台灣作品。

賴勇坤(右)與尤稚儀都有豐富的電影美術經驗,兩人認為在質感上已經沒有大銀幕和小螢幕的分別。(攝影:王騰毅)

許力文跨界操刀影集造型前,她從2008年與導演鍾孟宏合作《停車》出發到今年上映的《瀑布》,另外還有《軍中樂園》、《愛》、《我的少女時代》等片,曾六度入圍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

許力文首部操刀造型電影是與鍾孟宏合作《停車》,之後又陸續參與《我的少女時代》、《軍中樂園》等多部作品。(照片提供:許力文)

許力文認為,若以電影與影集觀看門檻而言,影集相對觀影門檻低且討論度發酵時間長,「假設一部影集播出前兩集,有人在網路上分享心得就會有討論度,但一部電影可能會先在戲院放映,之後某天在電視被看到後才發現『這部片這麼好看,當時怎麼錯過了?』。」

對於投資方而言,影集投資報酬率較高,投資意願同樣提高,「影集題材會更不受限,以創作端而言,他們可以思考更多元類型劇種,製作端的我們拿到這樣的劇本,就會製作出更不同的故事。」

「這就像個活水,會激起更多創作水花。」

堅持的理由 台劇繼續走的力量

許力文、賴勇坤、尤稚儀都入行超過10年,堅持到現在總有個原因。許力文說,「自己選擇的路,要努力走完。」賴勇坤說,「作為美術指導,我喜歡解決問題的成就感。」尤稚儀則害羞說:「跟他們比,我的時間還不夠長,但我不喜歡後悔,現在還沒有看到自己的極限,想繼續試看看。」

三人不變的卻是給想入行年輕人的貼心叮嚀,希望他們能看見包裹在華麗成果中的辛苦,勇敢嘗試、盡力去做就足夠。一如台灣戲劇近年起飛,路也許還很長,但奮力往前跑,仍持續前進中。

主題照:《華燈初上》造型許力文(右起)、《茶金》美術指導賴勇坤、尤稚儀分享製作台劇的美麗與哀愁。(攝影:王騰毅、照片提供:許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