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本土OTT求生戰
2016年台灣進入OTT元年,歷經3年戰國時代,呈現愛奇藝、Netflix、LINE TV等海外巨擘,及本土派LiTV、KKTV、CATCHPLAY、電信三雄旗下的myVideo、friDay影音、Hami Video等群雄競逐局面。OTT產值蒸蒸日上,本土派卻面臨內憂外患。
本土OTT求生戰

OTT組國家隊出海 別只喊內容為王還要搭平台

最新更新:2019/06/30 13:49
CATCHPLAY執行長楊麗貞說,「大家都說內容為王」,但沒把通路建起來、提升用戶體驗,打造好平台,「這個王就被困在城堡裡走出不去」。(CATCHPLAY提供)中央社記者江明晏傳真 108年6月30日
CATCHPLAY執行長楊麗貞說,「大家都說內容為王」,但沒把通路建起來、提升用戶體驗,打造好平台,「這個王就被困在城堡裡走出不去」。(CATCHPLAY提供)中央社記者江明晏傳真 108年6月30日

本土OTT求生戰專題2(中央社記者江明晏台北30日電)文化部盼電信龍頭領軍「OTT國家隊」打出去,已在印尼闖出一片天的CATCHPLAY認為,別只喊內容為王,「鋪了紅毯,王才能走出去」,打造好的平台,比急著把台灣影視內容推向海外更重要。

「內容為王」是影視圈耳熟能詳的一句話,意味著優質內容是帶領整個影視產業發展的最大重點;台灣近來有不少擲地有聲的好戲劇、好電影,但國際能見度還不夠。

OTT國家隊遲未成軍 誰來登高一呼?

去年底,中華電信MOD超越200萬戶記者會上,文化部次長李連權「許願」,盼中華電號召台灣內容業者與OTT夥伴籌組「OTT國家隊」,把台灣電影、戲劇相關內容帶上國際;文化部手握銀彈,也希望參與策略投資,協助整個國家OTT產業向外發展。

然而半年多過去,「OTT國家隊」遲未成軍,不少OTT夥伴開始急了,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理事長錢大衛說,「很多OTT業者都有意願,就差誰來登高一呼,盼政府推一把,補上臨門一腳」。

中華電信以「務實」角度看待此事,董事長謝繼茂對中央社記者說,「這部分一直都在談」,但是籌組國家隊「沒那麼容易」,中華電專長在傳輸,後面還有內容、製作發行等,有賴其他產業協助,畢竟「內容為王」。

「擔心台灣原創戲劇、電影的內容產量,怎麼跟韓劇、陸劇抗衡?根本不足以支撐平台走出去」,業界知情人士認為,台劇要走出國際,必須面臨全球殘酷舞台的考驗,想助攻台灣OTT出外打天下,內容必先成為主流,但投資內容除了資金,也需要時間,這也恐怕是中華電不想提槍上陣的主因。

造好平台出海更關鍵 別急著推台灣內容

「大家都說內容為王」,但沒把通路建起來、提升用戶體驗,「這個王就被困在城堡裡走出不去」,CATCHPLAY執行長楊麗貞對中央社記者說,籌組OTT國家隊,應該要先思考提供好用的平台和服務體驗,「鋪了紅毯,王才能走出去」,透過平台讓當地市場先認識你這個國家,再讓台灣原創影劇「搭便車」,而不是滿腦子只想把台灣內容全部打包就要推到海外。

今年與HBO奪下「我們與惡的距離」全球版權的CATCHPLAY,就是台灣第一個走向國際的OTT平台,如今已在印尼位居第一大付費OTT平台,共有260萬用戶,付費比例約1成,年底來自印尼市場的營收將是台灣的2倍,預計帶動明年財報損益兩平。

楊麗貞說,台灣OTT市場太競爭,3年前決定進軍印尼市場,形容當時簡直是「胼手胝足、流血流汗」。

2019年與HBO奪下「我們與惡的距離」全球版權的CATCHPLAY,就是台灣第一個走向國際的OTT平台,如今已在印尼位居第一大付費OTT平台。中央社記者江明晏攝 108年6月30日
2019年與HBO奪下「我們與惡的距離」全球版權的CATCHPLAY,就是台灣第一個走向國際的OTT平台,如今已在印尼位居第一大付費OTT平台。中央社記者江明晏攝 108年6月30日

CATCHPLAY一開始先與印尼電信商合作,瞄準當地收入高、熟悉科技的白領階層,與印尼獨立片商簽下的獨家版權,加上美商八大片庫支援,抓住主流市場喜好,再參考印尼院線票房占比,購入25%的當地電影接地氣,「提煉內容的價值,吸引用戶願意付費」。

而在這之中,CATCHPLAY也「夾帶」了許多台灣中影修復片如「小畢的故事」、「風櫃來的人」,還有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等,累計下來已有上百部華語片,楊麗貞說,「文化不能強求」,他們是把台灣內容一點一滴、潛移默化注入當地,「只要他們看得下去,就能做到文化外交」,別被國家隊只能推台灣內容的框框困住。

揚棄本位主義 OTT國家隊打團體戰

除此之外,楊麗貞也說,「整合,才能有一個國家隊的基礎」,而且可以在台灣先做,期待中華電帶頭整合,打造OTT大平台、內容的中央廚房,發揮技術、儲存空間或是素材處理等資源共享綜效,才足以和國際業者競爭,並縮短進入不同海外市場的學習曲線。

台灣影視產業生態複雜,有線電視、MOD、頻道商、OTT等業者擁護各自利益,但台灣OTT市場競爭,不少業者已決定打破本位主義。舉例來說,本土平台OVO號召遠傳friDay影音、台灣大哥大myVideo、亞太電信Gt TV、民視四季線上影視加入「OVO AI電視實驗室」,意味著市場已有合作共識。

OVO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有順也表示,透過與各家OTT服務的資料串接,藉由AI跨APP學習用戶的觀影偏好,可推薦適合的影音內容,提升用戶體驗,也期望與夥伴一起把訂閱市場做大,拓展到海內外更多家庭。

「不認為有線電視和OTT是完全競爭關係」,錢大衛也說,有6成LiTV付費用戶還在使用有線電視,意味著消費者想看更多元的內容,兩者可以互補,盼電信商、有線電視和OTT業者聯盟「打群架」,改變產業生態對抗境外業者,並走向海外,放眼更大的市場。(編輯:林淑媛)1080630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