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一路救人卻救不回母親 何松財面對創傷找回自己[影]

2019/9/17 09:22(9/17 13:51 更新)
曾埋怨「老天爺怎麼這麼不公平」、「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何松財,回首漫長的重建之路,他感謝有同事與義消兄弟相挺,更重要的是自己沒有被擊倒,並堅守消防崗位到今天。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曾埋怨「老天爺怎麼這麼不公平」、「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何松財,回首漫長的重建之路,他感謝有同事與義消兄弟相挺,更重要的是自己沒有被擊倒,並堅守消防崗位到今天。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九二一20年 走過震殤(中央社記者蘇木春台中17日電)服務於台中市政府消防局災害搶救科的何松財,九二一地震發生時,他在瓦礫堆中拚命救人,卻救不回在南投竹山老家罹難的母親,20年來他參加創傷課程,加上消防弟兄陪伴,讓他重新找回自己。

何松財民國78年從軍中退伍後進警察專科學校受訓,後來分發到台中從事消防工作。九二一地震發生時,他在消防局北屯分隊服務。

引發九二一地震的車籠埔斷層經過北屯,周邊災情慘重,有義消深夜開車要返回位大坑住家,發現道路中斷、沿途民宅倒塌,趕到北屯消防分隊通報,但地震後通訊中斷,災情無法傳到隊內,何松財跟著隊員出勤查看,見到斷垣殘壁的災情也嚇傻了。

何松財得知震央位於老家南投縣竹山鎮的隔壁集集鎮時心頭一震,一邊忙著救災,一邊掛心家人,只要救災空檔就打電話試著聯絡家人,但通訊中斷,始終無法取得聯繫,加上任務在身,只能進災區搶救受困民眾,讓他無暇多想。

直到當天下午5時多,何松財家人從南投撥電話到消防局,轉達何松財老家「出事了」,需要他返家處理。何松財在災區接到其他隊員轉述後,因台中當地災情已獲控制,受困民眾都已被救出,何松財報備後趕忙啟程返鄉。

何松財歷經千辛萬苦才順利回到老家,但整個社區30多戶超過一半房屋倒塌,母親與姪女也逃生不及罹難,身為消防人員卻無法親手搶救母親生命,日後憶起總悲從中來,成為他人生最大遺憾。

九二一大地震,何松財的老家位在南投縣竹山鎮,該地災情慘重。圖為南投縣竹山加油站震後完全塌垮,夷為平地。(中央社檔案照片)
九二一大地震,何松財的老家位在南投縣竹山鎮,該地災情慘重。圖為南投縣竹山加油站震後完全塌垮,夷為平地。(中央社檔案照片)
何松財的老家位在南投縣竹山鎮,名竹大橋是竹山通往名間的必經之道,在九二一震後斷裂,造成交通中斷。(中央社檔案照片)
何松財的老家位在南投縣竹山鎮,名竹大橋是竹山通往名間的必經之道,在九二一震後斷裂,造成交通中斷。(中央社檔案照片)

地震後災區資源匱乏,何松財想為母親與姪女辦後事,但四處請託也調不到冰櫃、棺木,台中消防弟兄得知後,協助載運器具與物資到竹山,何松財看著消防弟兄開貨車到場時,再也忍不住悲痛,激動落淚。

處理完母親與姪女後事後,何松財曾有一段時間意志消沉,不敢回竹山,甚至刻意忽略九二一地震議題,陪伴在身邊的妻子與兩名兒子發現後,不斷給予加油打氣,勸說當時地震緊急狀況,即使何松財母親在世,也一定會要求他救災後才能返鄉。

不過,何松財仍因創傷症候群所苦,每逢九二一地震週年或平常發生地震時,情緒都會陷入低潮,甚至萌生退意,但家人與同事總在他身邊支持,何松財也告訴自己,正由於喪母的切身之痛,更應深刻感受救災工作的重要。

曾埋怨「老天爺怎麼這麼不公平」、「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何松財,回首漫長的重建之路,他感謝有同事與義消兄弟相挺,更重要的是自己沒有被擊倒,並堅守消防崗位到今天。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曾埋怨「老天爺怎麼這麼不公平」、「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何松財,回首漫長的重建之路,他感謝有同事與義消兄弟相挺,更重要的是自己沒有被擊倒,並堅守消防崗位到今天。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何松財曾多次參加創傷症候群的情緒管理課程,也透過工作的忙碌與成就感,加上休假時多花時間陪家人,讓他重回生活正軌,找到人生意義。

失去了母親的何松財在九二一地震時挽救許多生命與家庭,包括在台中大坑災區搶救出數名深陷瓦礫石堆中的受困者,這些生還者曾到消防分隊致謝,進而成為何松財內心自我重建的動力。

既是救災人員也是災民,何松財回憶陪母親遺體準備到殯儀館火化時,看著沿途居民升起炭火準備烤肉過中秋節,那種家人團圓的氛圍一度讓他久久無法釋懷,但看到社會各界帶著愛心的物資湧入災區,卻又讓他深深感受「天地無情、人間有情」。

曾埋怨「老天爺怎麼這麼不公平」、「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的何松財,回首漫長的重建之路,他感謝有同事與義消兄弟相挺,更重要的是自己沒有被擊倒,並堅守消防崗位到今天。(編輯:李明宗)1080917

失去母親的何松財在九二一地震時挽救許多生命與家庭,包括在台中大坑災區搶救出數名深陷瓦礫石堆中的受困者,這些生還者曾到消防分隊致謝,進而成為何松財內心自我重建的動力。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失去母親的何松財在九二一地震時挽救許多生命與家庭,包括在台中大坑災區搶救出數名深陷瓦礫石堆中的受困者,這些生還者曾到消防分隊致謝,進而成為何松財內心自我重建的動力。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服務於台中市政府消防局災害搶救科的何松財,九二一地震發生時,他在瓦礫堆中拚命救人,卻救不回在南投竹山老家罹難的母親,20年來他參加創傷課程,加上消防弟兄陪伴,重新找回自己。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服務於台中市政府消防局災害搶救科的何松財,九二一地震發生時,他在瓦礫堆中拚命救人,卻救不回在南投竹山老家罹難的母親,20年來他參加創傷課程,加上消防弟兄陪伴,重新找回自己。中央社記者蘇木春攝 108年9月17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