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春吶移師高雄變調 音樂人:舞台應讓給喜歡音樂的人

2019/5/8 17:41(5/9 08:3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江佩凌台北8日電)春吶是台灣獨立音樂的重要舞台,今年因希望更多群眾參與,首度移師高雄旗津海灘。但官員上台高歌,讓多次參與春吶的「四分衛」團長虎神感嘆:「把舞台讓給喜歡音樂的人吧」。

自1995年開辦至今的「春天吶喊」,可說是南台灣最具指標性的音樂盛宴,去年更獲金音獎頒發「傑出貢獻獎」,樂手們均視登台為肯定。春吶今年首度移師高雄旗津海灘,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台上高唱蔡琴的「讀你」,讓今年的春吶在網路上引發連日熱議。

董事長樂團吉他手林大鈞日前透過臉書說,大部分在音樂祭演出的樂團,都非常珍惜分秒必爭的演出時間,「政治人物最好不要占用真正的表演時間」。他並打趣指出,今年春吶不像一般音樂祭,「看起來比較像一齣官場現形記」。

對於表演者而言,這情何以堪,也讓多次參與春吶的知名樂團「四分衛」團長「虎神」感觸深刻,今年的春吶在他看來,多少「有點難過」,因為不少人都在看笑話,還有政治人物上台唱歌,「虎神」也無奈地向中央社記者表示:「這種事情在中國都沒發生過,真的是很丟臉。」

多次登上春吶舞台的閃靈主唱Freddy(林昶佐)說,今年的春吶「沒有承襲過去留下的靈魂」。他接受中央社訪問時直言,不論一個音樂節怎麼換團隊或政府如何介入,最重要的應是保存音樂節原有的精神和核心價值。

事實上,走過25個年頭的春吶,可說是台灣音樂節先驅,更是培育獨立音樂人才的搖籃,去年還獲頒金音獎「傑出貢獻獎」。春吶創辦人之一的韋德(Wade)上台領獎時表示:「春吶已經辦了24年了,但是我們得到這個肯定,讓我們覺得自己變很年輕。」

韋德形容春吶有如台灣獨立音樂的尾牙,獲獎當下更高喊「愛台灣,獨立音樂一起加油」,場面十分動人。金音獎評審團主席陳珊妮表示,春天吶喊音樂節在當代音樂場景上充滿貢獻,最早把音樂節帶進台灣的就是春吶,「希望能夠鼓勵他們,也讓更多人知道,在傳承上是有意義的。」。

來自金音獎的肯定,當年就是由四分衛的「虎神」頒給韋德。虎神感慨說道,以往登上春吶的表演團隊,都是樂團寄出DEMO(試唱帶)自行報名,並由創辦人吉米(Jimi)和韋德評選-他們對樂團的sense幾十年來有一定標準,因為他們也是音樂人,評選樂團的基礎較不一樣。

不過今年,虎神苦笑說,主導權是別的單位,不僅報名機制改變,連政府官員都過度介入舞台。「那2個老外臉都綠掉了」,以為帶到高雄去可以不一樣,一不注意,卻讓音樂節淪為官場活動。

春吶移師高雄,從主辦團隊到表演內容,都掀起不小波瀾,在Freddy看來,今年換場地就已經是一大挑戰,後續接手的團隊,更應站在音樂人和樂迷的立場規劃,承襲春吶的靈魂,「如果只是當成一般的演唱會,那就不需要用春吶這個名字」。

Freddy不諱言,春吶本質就是鼓勵原創和獨立音樂,一旦政治人物上台表演,還帶著官員一起唱了與音樂節本身脈絡完全無關的歌,那是很瞎、也很奇怪。「這等於跟春吶完全相反的路線」,不僅樂迷反感,對音樂人而言,更少了一個尊重他們的音樂祭。

才獲金音獎肯定、並已走出自我風格的春吶,移師高雄後不僅票房面臨挑戰,音樂表演更加了過多不必要的橋段。虎神直言,「春吶只是其中一例,台灣很多音樂節都是這樣。」他深切希望民間單位舉辦的音樂活動,政府從旁輔導就好,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舞台讓給喜歡音樂的人去做吧」。(編輯:屈享平)1080508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172.30.14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