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孤獨死去少人送行 武漢肺炎崩解伊朗喪葬風俗

最新更新:2020/04/07 15:42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7日專電)講究人情的伊朗喪葬風俗正因武漢肺炎疫情肆虐而崩解。基於防疫,許多人獨自死去、孤零零下葬。因隔離措施,送行者屈指可數、守喪者獨自哀傷,使生者蒙受更大心理悲痛。

伊朗衛生部昨天通報新增2274例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確診病例、136例不治,使得累計確診達6萬500例、累計死亡3739例,是疫情最嚴重的中東國家。

在伊朗,本來在清真寺或住家舉行的喪禮,至少會有50名遠親近鄰向亡者致祭,並且參加安葬及後續儀式。其中最重要的一環莫過於給予家屬情感上的慰藉,以免失去所愛又獨處,讓人更加哀痛。

伊朗人原本很重視臨終的時候親友能夠隨侍在側,不過武漢肺炎奪走人命的同時,連這最後一絲溫暖也一起帶走。隔離措施禁止其他人接近病患,導致他們只能獨自面對生命的盡頭。

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報導,阿吉齊(Reza Azizi)的友人死於武漢肺炎時,只有12個人參加葬禮。

「因為他死於武漢肺炎,臨下葬的時候,我們被要求要站在距離墓穴10公尺外。」阿吉齊說:「身穿防護衣的兩個人用石灰埋葬,並且用特殊的塑料將他覆蓋。公墓方面叫我們不可以帶花。」

澤拉夫尚(Morteza Zarafshan)的父親於3週前死於武漢肺炎,喪禮情況很類似。

「醫院派了3個人,全都穿上防護衣,把我們父親的遺體送到墓地。」澤拉夫尚表示,醫院建議只讓兩個人參加葬禮。他說:「連靠近墓穴都不行,更別說要給父親最後擁抱。」

下葬儀式在這一陣子出現如此改變,而且不只是武漢肺炎死者才這樣。53歲阿夫拉施塔(Mohsen Afrashteh)的兒子2週前因肺癌病逝,參加葬禮的人數也遭到限制。

阿夫拉施塔說:「只有12、13個人到公墓致哀,我們甚至連下葬之後想要靠近墓地為他誦念可蘭經開端章(Fatiha)都不行。跟我兒子的墓一樣,其他新墳旁邊也都只有幾個人來送行。」

為了防疫,許多伊朗人現在因為遭到隔離,只能獨自服喪。澤拉夫尚說:「我感到孤寂,這感覺讓我在父親去世之後更加悲痛。」辦完父親葬禮後,澤拉夫尚和姐妹們分別都在進行隔離。

社會學教授穆哈丹(Amanullah Gharai Moghaddam)指出,伊朗社會偏東方思維,講究人情,家人和親人間的關係緊密相繫。喪失摯愛親人當然令人壓力沉重、蒙受極大哀痛,現在又必須保持社交疏離,這可能會造成更多自殺悲劇。

他認為,除了親友之間應該撥電話打氣之外,電視台播放喜劇或搞笑片「讓人想起生命愉快的一面」,這也會有幫助。

集體悲痛籠罩伊朗全境,這或許能讓守喪的人理解到,其實有更多人正面臨著相同境遇,從而降低占據他們心中的那種孤獨感。(編輯:陳惠珍)1090407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