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酷寒、虐待及孤獨 納瓦尼北極監獄生活極不人道

2024/2/17 23:48(2/19 15:18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圖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2022年在矯正營的影片截圖。(路透社)
圖為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2022年在矯正營的影片截圖。(路透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莫斯科17日綜合外電報導)關押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的IK-3流放地是世上最嚴酷的流放地,在俄國只有被控犯下最惡劣罪行的人才會被送去那裡。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位於俄羅斯亞馬爾-涅涅茨自治區(Yamalo-Nenetsky)的IK-3流放地俗稱「北極狼」監獄,深入北極圈以北,當地生活條件自是非常惡劣。

IK-3流放地因有連坐文化,且冬季平均氣溫低達攝氏零下20度,而惡名昭彰。

那裡的囚犯曾說,他們因其他人犯錯而遭到懲罰,冬天被迫不穿外套站在戶外,站不住的人則會被潑冷水。

夏天時,那裡的囚犯則會被迫在大批蚊子環伺下打赤膊。加上永晝,種種環境對囚犯的身體造成沉重負擔。

納瓦尼在獄中勢必過著孤獨的日常生活。去年12月他移監至IK-3流放地,之前則被關在位於莫斯科東方小鎮梅列霍沃(Melekhovo)的IK-6流放地。

自從2022年以來,納瓦尼曾單獨監禁近300天。他最近才獲准每天可在附近的一間牢房散步一次,但那裡的地面也覆蓋著雪。

納瓦尼從他的牢房窗戶向外看,只能見到高聳的柵欄,而且沒有日光。北極圈冬天時,最佳情況下從來也只有薄暮。

納瓦尼去年1月寫道,他被分配到一名有嚴重精神問題的新獄友。還有一次,他被迫與一名有嚴重衛生問題的犯人分享牢房。

納瓦尼描述說:「如果你住在一間牢房,且一臂之遙就有個人1週7天、1天24小時與你同住,你們兩人也是1週7天、1天24小時距離馬桶只有1或2公尺遠,而馬桶就是地上的一個洞,這時保持衛生至關重要。但當你的獄友在這方面有問題,會立刻使你的生活變得難以忍受。」

納瓦尼確信這兩位獄友都不是隨機分配給他,他認為這只是俄羅斯矯正體系隨心所欲要讓受刑人的日子如地獄般痛苦時,所採取的另一種手段。

納瓦尼去年12月還說,他提出看牙醫的請求,18個月以來一直遭到拒絕。

納瓦尼也出現嚴重的背部問題,最近連行走及站立都困難。他有一條腿漸漸麻痺,顯示他可能椎間盤突出。

去年有500多名俄羅斯醫師連署公開信,要求讓納瓦尼由一位民間醫師看診。因為納瓦尼表示自己持續有咳嗽和發燒症狀,卻得與一名結核病患者關在同一間牢房。

儘管納瓦尼在庭訊時面露微笑、神情輕鬆,但他每次現身卻都愈來愈憔悴。

俄羅斯監獄長久以來有對囚犯施加肉體和精神折磨的歷史。受刑人經常遭到與當局關係好的囚犯虐待,而獄中嚴苛的規定也增加受刑人的心理痛苦。

根據俄羅斯聯邦矯正體系估計,過去5年每年有1400到2000名俄國受刑人在獄中死亡,且最大死因一致是心臟問題。(譯者:洪培英/核稿:張正芊)1130217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納瓦尼命喪獄中 俄羅斯調查人員稱死因仍不明
172.30.14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