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瑞士:直接民主典範2 / 承襲瑞士古老機制 格拉魯斯16歲公民投票權獨步全國

2024/4/1 12:48(4/1 13:56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瑞士對於下修投票年齡已討論多年,儘管國會今年稍早撤除了將全國性公投及選舉的投票年齡由18歲下修至16歲的提案,位於東部的格拉魯斯邦其實早在2007年就將投票年齡降到16歲,開了各邦先例。圖為瑞士年輕學子在聯邦宮外校外教學。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瑞士對於下修投票年齡已討論多年,儘管國會今年稍早撤除了將全國性公投及選舉的投票年齡由18歲下修至16歲的提案,位於東部的格拉魯斯邦其實早在2007年就將投票年齡降到16歲,開了各邦先例。圖為瑞士年輕學子在聯邦宮外校外教學。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瑞士堪稱直接民主制度模範生,1848年舉行首次全國性公民投票以來,至今每年舉辦3至4次公投,從戰機採購到城鎮環境整治,各類議題無所不包。青年參與政治也是獨特亮點,公投年齡由20歲降至18歲已有多年歷史,甚至有地方將投票年齡降至16歲,全國各地還有青年議會推廣年輕人參政。究竟瑞士能帶給台灣什麼啟示?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鄧佩儒台北1日電)2022年底,台灣未通過「18歲公民權」修憲複決公投,放寬青年選舉投票權成了未竟之志。反觀同為民主國家的瑞士,落實18歲公民權已有30多年,儘管國會今年稍早撤除將投票年齡進一步下修至16歲的提案,但格拉魯斯邦早在2007年就將投票年齡降到16歲,開了瑞士各邦先例。

瑞士聯邦由26個邦組成,其中位於東部的格拉魯斯邦(Glarus)人口僅約4萬500人,雖是人口最少的邦之一,但特別的是,格拉魯斯在2007年將地方層級選舉及公投的投票年齡門檻進一步調降至16歲,時至今日仍獨步全國。

瑞士由26個邦組成,現今的政治體制可回溯至1848年聯邦政府成立,其憲法開宗明義寫道「惟有行使自由才能保證自由」,確立了直接民主制度170多年來的穩健發展。這個總面積約4萬平方公里、人口約890萬的歐洲小國,每年舉辦3到4次的全國及地方層級公投。圖為瑞士首都伯恩市的大教堂。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瑞士由26個邦組成,現今的政治體制可回溯至1848年聯邦政府成立,其憲法開宗明義寫道「惟有行使自由才能保證自由」,確立了直接民主制度170多年來的穩健發展。這個總面積約4萬平方公里、人口約890萬的歐洲小國,每年舉辦3到4次的全國及地方層級公投。圖為瑞士首都伯恩市的大教堂。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16歲公民投票權

當時,擴大青年政治參與權的議題在格拉魯斯引發正反雙方激辯,有人提案將投票年齡上調至19歲,被選舉年齡提高至20歲;支持下修投票及被選舉年齡的倡議人士,則主張年輕人在公共事務上應有發言權,因為相關決定對他們的未來影響深遠。

到了2007年5月6日決戰時刻,當地選民冒雨進行一場地方層級的投票,最終以些微之差通過將投票年齡門檻下修至16歲的提案,被選舉年齡門檻仍維持18歲。

談及這項創舉,格拉魯斯市最年輕的市政委員克瑞斯(Eva-Maria Kreis)近日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表示,降低公民投票年齡是一個「非常進步的決定」,「民主應該盡可能地容納更多人」。

然而,就在克瑞斯受訪前一天,瑞士國民議會(National Council)才以106票對84票,決議終止一項將全國性公投及選舉的投票年齡一律改為16歲的提案,與她這番話形成強烈反差。

瑞士格拉魯斯市最年輕的市政委員克瑞斯(Eva-Maria Kreis)年僅25歲,負責森林及農業資源利用及保育事務。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瑞士格拉魯斯市最年輕的市政委員克瑞斯(Eva-Maria Kreis)年僅25歲,負責森林及農業資源利用及保育事務。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公民投票是一種參與公共事務、彰顯公民意識的方法,而瑞士是世界上公投最頻繁的國家之一。由於大多數選民皆已完成通訊投票,僅有少數選民在3月3日前往瑞士首都伯恩市的一間投票所投票。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公民投票是一種參與公共事務、彰顯公民意識的方法,而瑞士是世界上公投最頻繁的國家之一。由於大多數選民皆已完成通訊投票,僅有少數選民在3月3日前往瑞士首都伯恩市的一間投票所投票。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全面下修公民投票年齡正反意見兩極

台灣在2018年將公投的投票年齡門檻下修至18歲,但選舉年齡至今仍限制在20歲。與台灣不同的是,瑞士並未區分公投及選舉投票年齡,只有一種「投票年齡」,且早在1991年就將公民投票年齡門檻從20歲調降至18歲。

近幾年來,瑞士國會多次針對進一步降低投票年齡進行討論。國民議會2月28日這項投票結果,影響約13萬名16至17歲的青年族群。

有人贊成擴大青年政治參與權,也有人持反對意見。保守右翼瑞士人民黨(SVP)國會議員馬契西(Piero Marchesi)直言,把投票年齡降至16歲,「將與瑞士公民18歲享有民事和刑事權責的法律相抵觸」。

身為青年政治人物的克瑞斯坦言對此感到「非常失望」。一些反對降低投票年齡的人堅稱16、17歲「太年輕」,不夠成熟也不懂政治,但就她看來,「很老的人也有同樣問題」,他們許多人不懂甚至不在乎政治,只是不斷把票投給同一批人。

2年前當選市議員、現年26歲的克瑞斯指出,降低投票年齡有助增加年輕人政治參與度;並非所有年輕人都對政治冷感,很多時候只是缺乏參與機會。

「民主就是分享權力」,前格拉魯斯地方議員祖勒(Christoph Zürrer)抱持相同觀點。在當地擔任公民教師多年的祖勒說,班上學生大多是16歲左右的青年,就他觀察,他們其實對瑞士政治及民主發展「相當了解」。

瑞士民主基金會(Swiss Democracy Foundation)理事長波斯哈德(Stefanie Bosshard)也贊同下修16歲公民投票權。她說,從教育角度看來,若能加強學校的民主教育,並賦予16歲青年投票權,社會上就有更多年輕人的聲音。

克瑞斯回憶,格拉魯斯通過16歲投票權提案那年她才8歲,學校還特別為了這項變革增設一門課程,幫助學生提早了解、熟悉各項投票權益。

「從16歲開始,我每次都會去投票,從沒例外」,克瑞斯說,她本以為這是稀鬆平常的事,但直到大學時遇到來自不同地區的同學,才發現原來16歲公民投票權並非常態,「我是特例,因為我來自格拉魯斯」。

瑞士前格拉魯斯地方議員祖勒(Christoph Zürrer)在當地擔任公民教師多年,受訪時表示班上學生大多是16歲左右的青年,就他觀察,他們其實對瑞士政治及民主發展「相當了解」。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瑞士前格拉魯斯地方議員祖勒(Christoph Zürrer)在當地擔任公民教師多年,受訪時表示班上學生大多是16歲左右的青年,就他觀察,他們其實對瑞士政治及民主發展「相當了解」。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瑞士以其民主為傲...我們是最古老的民主國家之一,也可能是最古老的直接民主國家」,瑞士民主基金會(Swiss Democracy Foundation)理事長波斯哈德(Stefanie Bosshard)日前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言談間洋溢著瑞士人的自信。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瑞士以其民主為傲...我們是最古老的民主國家之一,也可能是最古老的直接民主國家」,瑞士民主基金會(Swiss Democracy Foundation)理事長波斯哈德(Stefanie Bosshard)日前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言談間洋溢著瑞士人的自信。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格拉魯斯襲自古老機制的創舉

有趣的是,回顧歷史發展,格拉魯斯之所以如此「前衛」,其實歸功於瑞士百年民主體制的「古老」機制,也就是「邦民大會」(Landsgemeinde)。這是歷史最悠久的直接民主形式之一。

如今在瑞士仍保存「邦民大會」機制的地區僅剩格拉魯斯及內羅得亞本塞(Appenzell Innerrhoden)這2個邦。在格拉魯斯,「邦民大會」固定於每年5月的第一個週日舉行,擁有投票權的公民皆可參與,並針對各項公共事務提案或對他人的提案發表看法。

在「邦民大會」上,格拉魯斯公民針對各項邦內法律及財政預算提案「投票」,但有別於目前普遍的投票方式,「邦民大會」投票程序並非選民在選票上蓋章後投進票箱,而是每個人在廣場上手舉一張有顏色的投票單,現地直接舉手表決。

不過,祖勒指出,「邦民大會」與會人數通常不多,每年平均6000人,約占格拉魯斯總人口的14%。

青年議會促進青年政治參與

在國會拒絕進一步降低投票年齡門檻後,瑞士青年議會聯盟(Umbrella Association of Swiss Youth Parliaments DSJ)代表因奇奇(Aline Incici)受訪直指,如今瑞士國會年輕人占比少得可憐,「青年願景在(國會)決策過程中難以被重視」。

根據瑞士官方統計,18歲至30歲人口占全國總人口15%,但目前國會30歲以下的議員占比卻不到3%,反觀41歲至50歲及51歲至60歲人口比例雖不到15%,但這兩個年齡層的國會議員占比卻都在30%以上。

為了推動青年參與政治事務並培養青年從政者,瑞士各地都有地方層級的青年議會,數量約為90個。因奇奇強調,推動青年政治參與非常重要,「如果年輕人不參與,他們就無法形塑自己的未來」。(編輯:侯姿瑩)1130401

在國會拒絕進一步降低投票年齡門檻後,瑞士青年議會聯盟(Umbrella Association of Swiss Youth Parliaments DSJ)代表因奇奇(Aline Incici)受訪直指,如今瑞士國會年輕人占比少得可憐,「青年的願景在(國會)決策過程中難以被重視」。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在國會拒絕進一步降低投票年齡門檻後,瑞士青年議會聯盟(Umbrella Association of Swiss Youth Parliaments DSJ)代表因奇奇(Aline Incici)受訪直指,如今瑞士國會年輕人占比少得可憐,「青年的願景在(國會)決策過程中難以被重視」。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13年4月1日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瑞士:直接民主典範3 / 瑞士「民兵」議會 公民參與治理「兼職」議員成主流
172.30.14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