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記者在現場/金馬56觀察:中國抵制自傷創作者 星馬拓新視野

最新更新:2019/11/24 20:44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演員楊雁雁以電影「熱帶雨」中的精彩演出奪得最佳女主角,上台領獎致詞時難掩激動情緒,一度哽咽。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 108年11月23日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演員楊雁雁以電影「熱帶雨」中的精彩演出奪得最佳女主角,上台領獎致詞時難掩激動情緒,一度哽咽。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 108年11月23日

文:洪健倫

中國抵制第56屆金馬獎,不但中國片全數缺席,金雞獎更刻意辦在同一天,然而受傷最重的其實不是金馬獎,而是中國優秀的電影人。與此同時,儘管中國關起了門,星馬電影卻為金馬開啟了另一扇窗。

對於包容性強大的金馬獎而言,兩岸作品同台競逐要全然擺脫政治討論和想像,是困難的,前幾年金馬獎揭曉得獎結果後,就常被批評「胳臂向外彎」,把大獎都給了中國電影。台灣影人看似平常的致詞,也莫名挑動中國政府與民眾的敏感神經。

無論如何,北京的決定,使得中國電影在今年金馬影展中缺席得非常徹底。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很有自信的說,「我們還是有很好的作品」,卻也坦言少了中國電影參與,「損失當然損失」。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典禮結束後,李安說,金馬獎像是華語電影的大家庭,「我們雙手永遠是張開的」。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 108年11月24日
第56屆金馬獎23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頒獎典禮。典禮結束後,李安說,金馬獎像是華語電影的大家庭,「我們雙手永遠是張開的」。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 108年11月24日

不過在我看來,在今年對岸種種手段下,損失最重的,其實是中國真正有才華的電影創作者。

純粹論作品,對重度影迷而言,中國電影在金馬獎入圍名單中往往很能創造驚喜。這些中國電影不一定有優渥資源,卻勇於深刻反映社會真實、人性善惡與曖昧,用最真誠的電影手法,打開觀眾的視野,思考「電影」兩字最純粹的意義。有人甚至用生命,換來對於理念的堅持。

因此,第55屆金馬獎因中台兩地影人言論引爆的統獨口水戰下,中國已故導演胡波的首部長片「大象席地而坐」,仍在眾人的掌聲與淚水中,擊敗大導演張藝謀與當屆熱門電影,拿下最佳劇情長片大獎。

中國已故導演胡波的首部長片「大象席地而坐」拿下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大獎,胡波母親(右2)從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右)手中接過獎座。(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國已故導演胡波的首部長片「大象席地而坐」拿下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大獎,胡波母親(右2)從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右)手中接過獎座。(中央社檔案照片)

張大磊的首部片「八月」,同樣在第53屆金馬獎拿下最佳劇情長片。此外,紀錄片「囚」以超過4.5小時的篇幅記錄精神療養院病患的故事,「塑料王國」揭發中國回收產業鏈中非人的勞動環境,也都入圍了該屆金馬獎。上述作品,都無法見容於以「中國奧斯卡」為目標的金雞獎。

今年中國影視創作空間更限縮,業界視為華語影壇年度代表作的「少年的你」與「八佰」都受撤檔潮波及,無緣報名本屆金雞獎與金馬獎;名導婁燁的「蘭心大劇院」,受邀擔任今年金雞百花電影節開幕片,卻又臨時遭主辦單位撤換。

這些電影在對岸的政治操作之下,在兩岸的電影最高殿堂中,只換得兩頭空。僅有取得上映許可「龍標」的王小帥電影「地久天長」,在金雞獎擒獲3獎。

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頒獎典禮23日晚間在福建廈門舉行。王小帥(右)憑借「地久天長」獲最佳編劇獎。(中新社提供)
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頒獎典禮23日晚間在福建廈門舉行。王小帥(右)憑借「地久天長」獲最佳編劇獎。(中新社提供)

另一方面,由於中國電影今年的缺席,反而讓我們有機會在金馬獎中,看見一輩星馬華人新銳的崛起。

東南亞各國間電影創作社群連結緊密,交流頻繁,加上留洋人才返國,在過去10年間,培養出一批氣象一新的創作者。他們積極與國際影展建立人脈,與金馬影展的關係也很緊密。本屆入圍創作者陳哲藝、楊修華、廖克發,都是這波趨勢下的要角。

而相較起中國片多半處理社會內部矛盾的題材,與鄰國社會連結緊密的星馬,則展現較寬廣的國際視野。陳哲藝的「熱帶雨」,帶到了新加坡與馬來西亞華人社群之間,幽微複雜的關係。

影片來源:TGHFF YouTube頻道

楊修華拿到最佳原著劇本的「幻土」,則是在急於引進移工開發的新加坡海埔新生地上,勾勒出經濟與勞動市場全球化下,整個東亞、東南亞社會中的底層階級的孤寂處境。

林書宇執導的馬來西亞電影「夕霧花園」,則與廖克發的「菠蘿蜜」,用2個截然不同的政治角度,處理了過去馬來西亞社會避而不談的戰後歷史與民族情感。

今年中國電影的缺席,給他們更大機會進入金馬殿堂,同時也打開了金馬獎的視野。其實,台灣與星馬華人電影社群一直很緊密,許多大馬僑生都是選擇來台灣念電影,越來越多人選擇畢業後再返鄉貢獻所長。

影片來源:TGHFF YouTube頻道

其實,金馬獎第53屆就有馬來西亞電影「輝煌年代」(Ola Bola)入圍,第54屆入圍名單中,也有新銳大馬導演陳勝吉的「分貝人生」,未來是否會持續關注星馬華語電影,這也是肯定的。

作為影迷,我們渴望被不同的故事深深吸引,被各種出人意表的影像手法驚艷,這一份期待,並不分任何國籍。而電影競賽就是我們為這些創作者喝采的時刻。讓他們親眼看見,充滿荊棘的創作路上,他們並不孤單。

因為今年的風雨,讓我們有幸在華人電影世界中,認識了一批視野很不同的新朋友;但同時,縈繞心頭上揮之不去的,則是對另一批才華之人被埋沒的惋惜。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