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英國脫歐與疫情夾擊 蘇格蘭等地要求權力聲浪再起

2020/12/21 20:28(12/21 21:5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英國數百年來以不同形式存續,但如今面臨脫歐困境與疫情夾擊,有些專家更表示,這個國家正處於完全分崩離析的邊緣。(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英國數百年來以不同形式存續,但如今面臨脫歐困境與疫情夾擊,有些專家更表示,這個國家正處於完全分崩離析的邊緣。(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倫敦20日綜合外電報導)英國數百年來以不同形式存續,但如今面臨脫離歐洲聯盟困境與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夾擊,似乎問題叢生,有些專家更表示,這個國家正處於完全分崩離析的邊緣。

法新社報導,英格蘭、蘇格蘭與威爾斯在1707年合併,1921年再加入北愛爾蘭。英國本土由這4個主要地區所組成,但自1990年代末期以來,每一地區都擁有更多自治權,包括醫療在內。

這些地區為尋求在緊急時刻掌控最重要政策的能力,今年屢次在防疫策略與英國中央政府脫鉤。

英國的脫歐議題在疫情期間大體上被擱置。但如果英國脫歐結果不大好,可能會刺激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地區的政府,升高要求更多權力的聲浪。

蘇格蘭民族主義者點出,他們從一開始就未想過脫離歐盟,如今可能想再度嘗試成為一個獨立國家,然後重新申請加入歐盟。

獨立智庫歐洲改革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Reform)副主任斯普林福德(Josh Springford)告訴法新社:「疫情不會有幫助。」「脫歐又碰上這種混亂局面,加上保守黨(英國)政府在(英格蘭與蘇格蘭)邊界以北非常不受歡迎,我認為支持獨立的人可能增加。」

2016年英國公投通過脫歐,但大多數蘇格蘭民眾卻投票反對脫歐,自此之後支持獨立的呼聲愈來愈大。

民調專家柯爾蒂斯(John Curtice)說,今年之前蘇格蘭獨派力量主要獲脫歐問題助長,但今年疫情已成為驅動力,支持獨立者增加,跨越對脫歐問題的分野。

他說:「蘇格蘭民眾的觀點是蘇格蘭政府和首席大臣施特金(Nicola Sturgeon)的防疫表現值得稱許,相較下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就做得亂七八糟。」

施特金和所屬分離主義派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希望這場完美的風暴能助一臂之力,讓蘇格蘭能重新舉辦一次獨立公投。2014年獨立公投的結果是55%選民反對獨立。

不過首相強生一再誓言,將阻絕再辦公投的意圖。

另一方面,雖然大部分的焦點都放在蘇格蘭,威爾斯的民族主義者也敲鑼打鼓要求獨立。

威爾斯國民黨(Plaid Cymru)已承諾若贏得接下來的地方選舉將舉辦公投。但是脫歐議題比較不會是催化劑,因為儘管多年來歐盟提供經費資助威爾斯的重建與發展,威爾斯在2016年的脫歐公投以微小差距支持脫歐。

斯普林福德說:「導致威爾斯獨立的可能性沒有那麼高。」

至於在愛爾蘭,脫歐可能會在愛爾蘭海彼岸引發不滿聲浪,重啟30年來有關英國對北愛爾蘭統治的衝突。

在都柏林,共和派新芬黨(Sinn Fein)黨魁麥唐納(Mary Lou McDonald)表示,脫歐已引發「各種關於分割我島是否智慧與能否永續的根本問題」。

雖說如此,他們得先克服首府都柏林民眾的潛在抗拒,因為必須填補當地約100億英鎊的年度預算缺口。

斯普林福德說:「儘管有很多來自新芬黨的內部壓力,但獨立的條件和蘇格蘭不盡相同。」(譯者:陳怡君/核稿:林治平)1091221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